你说:我只会给你一柱香的温存 然后擦肩而过

日期:2020-07-31 07:38:5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722
习惯了灯红酒绿的夜晚,凉风轻轻掠过,停促街头,默默立在人群外听着吉他的故事,然后再次伤情缅怀。无数人擦肩穿梭而过,自己竟是那样还有许多的牵挂。黎明轻轻划过夜的脸庞,而我却依旧沉醉于温存的梦乡,当阳光照

习惯了灯红酒绿的夜晚,凉风轻轻掠过,停促街头,默默立在人群外听着吉他的故事,然后再次伤情缅怀。无数人擦肩穿梭而过,自己竟是那样还有许多的牵挂。

黎明轻轻划过夜的脸庞,而我却依旧沉醉于温存的梦乡,当阳光照射到房间时,我却不敢开窗,害怕那空气中的有害微粒进入我的内脏。

仍旧有些冷,一件件的衣服裹不住那些青涩的温存。

你不要以为外公随后就随便把犁往哪个旮旯里一放了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外公会很郑重地把犁放在一张高桌的下面。高桌的上面供着家神菩萨,桌子上有三柱香火,一小碗里插着一块煮熟了的肉。在我的记忆里,那三柱香火永远没有停熄过。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们……

普圆净院主殿为观音宝殿观音宝殿抱柱楹联:息心皈礼,戒定慧三学齐备;合掌称名,闻思修一味圆通。客堂抱柱楹联:幻心每遇尘嚣起,真性常随云水闲。

我撑着伞游走在雨中

我以为这样的季节适合说爱情

比如与你相遇

比如与你道别

比如我们走各自的路

街角的风总是来的执着或突然

可能它比较喜欢掀起我的伞角

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飘过

我看到你忧郁的思念弥漫

一地里落下的雨滴

像我捡拾不起的悔意

像我想要对你说的话语

有时候是睹物思人

有时候是触景生情

其实无论哪一个让你在我的世界里呈现

我都会哭的肝肠寸断

我撑着伞游走在雨中

随着水流的方向一直走下去

想去看你

去看你

20181123

我进了4班,一个普通班,在一个普通班学号是2号,跟重点班这个名字擦肩而过。

我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你温柔贤惠,你是我工作的动力,并不是累赘。可我没勇气说,我怕你觉得我从来都是动嘴不动手,只会咬文嚼字,大道理一大堆却没有实际证明。

一位批评者在新浪网上针对“80后”的作品说:“80后极度的功利和拔苗助长的方式,只会造就出无数的垃圾作品,而形成一个恶瘤,80后的作品最终走向的,只会有一个结果——溃烂,永远被历史所遗弃。”

我从不会轻轻安慰说“很痛吧?不痛不痛。”,不会往人伤口上撒盐说“就这点伤也能痛?”,我只会稍用点力按住那人的伤口,说上一句:“是这儿痛?”

去看奶奶,奶奶的墓是新修的,有些陌生。我知道,你回来过。也许我们刚刚擦肩而过,却认不出彼此。

大老表的儿子大老板还算很给面子,爽快答应,并主动说:“得给你开个条子,拿到市里一家我下属的门店去。他们见是我开的条子,一定会给你的外甥安排工作。”说着就进卧室里间去写条子去了。

太阳升起到三柱香的脑壳上了,地上的还没裉完色的青草上,露珠反射的一丝丝光晃的人眼睛以为看见宝贝。回头一望自家的瓦房上已冒出了做饭的烟了,跑回去的麻狗又跑来了,围在老头身边立起前腿喔喔叫。牛到沟对面向阳的山坡上认真吃草,牛身上的那几只屎八哥,站在牛背上找什么在吃。岩隙伸出的野核桃树丫杈上歇了几只长尾巴鸟一动不动,好像还在等谁出现。沟边永远不知道安静的地麻雀,一群边飞边吱吱叫不停。挂在椿树上的乌鸦好像一直没有睡醒,要么还在装深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