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正值年少春衫薄 四月”

日期:2020-07-04 18:21: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24
在这冷热交汇的早春,冰山的棱刃,屈服了一场软的早春的东风打磨。落在肩上的厚絮棉衣,此时剥去了外面的冷的劲力;你可听得到,极薄的软风中,潮涌着一波波极薄的暧的弱力,它们从地面上,从山坡,从高山上,从树枝

在这冷热交汇的早春,冰山的棱刃,屈服了一场软的早春的东风打磨。落在肩上的厚絮棉衣,此时剥去了外面的冷的劲力;你可听得到,极薄的软风中,潮涌着一波波极薄的暧的弱力,它们从地面上,从山坡,从高山上,从树枝上,从枯萎的草心上,开始站立,走进了春的深处。

在一个风轻草浅,阳光明媚的四月,我邂逅了人生第一段爱情。那年的四月,空气清洌多情,泥土带着芬芳。我确实不曾想过,爱情会在四月悄然降临。河边的杨柳一头扎在水里,柳絮漫天飞扬,像四月的雨,缠缠绵绵,带着忧伤,飘在我们走过的每一个足迹。如今,走在四月的风里,杨柳依然,柳絮依然,轻轻落在心瓣,荡起记忆的旋涡。

走出去,除了花开,还是花开,有时会忘了自己。四月,芳菲天,风的妩媚,花的娇艳,雨的温柔,绿的心醉。四月,绽放的季节!

(颈联颔联扇面对,新韵)

汤茶纸墨消闲,日月风霜送寒。

久醉江南素景,归来又恨薄衫。

频寻枕上华发,往后新添毳冠。

恐怯深宵雪冻,今年更胜昨年。

踮起脚尖轻踏那片片金黄而行,不时发出沙沙声,这是落叶诉伤的情怀还是这晚秋铺遍的落伤的琴音呢。清点的忧伤无法赏析,只好,忍踏落叶润眸,埋进岁月憾殇请来唯美的忧,拎起无法记量的思绪,跟着寒冷的秋风,念起,是谁沾彩点水,点送了晚秋那曲优殇。是秋点痛的枯萎染进了青春的岁月,触碰了光阴的遗痕:拈指点寒雨,泪不禁已湿心。

更多美文,关注紫茉公众号:素茉流香

你知道吗?我时常会感慨人生,不论是前年,还是去年,不管是春,还是夏,回不去了都,都回不去了。即使每一年都有春,夏,但与那年不同。从此以后,你只能一直往前走,你的青春年少总有一天会垂垂老矣。

苏城四月,春味正浓,阳和煦而芳菲腴。湖面微褶,杨柳依依,灌木层叠,满目葱郁。这何尝不是,极好的踏春时节?

上次回娘家时,正值“雨水”时节,我一到家,马上泊好车,便直奔老家的老屋旁。

再美的梦都超越不了这四月的颜色,再灿烂的笑意,都抵不过这春的笑脸,世界之大有的时候近在眼前,远在天涯,可是,我们没有理由去面对四月瑰丽的色彩!

时有花瓣姗姗落在头上、肩上,那些染了花香的雨珠打湿了我的发梢,我的薄衫。于是,那个位于花下独立的女子,便有了些许凄美的伤感。恰应了那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景。

春韵(4) 七律 四月芳菲天 2018 年 5 月 8 日 芳菲四月春阳暖,涧水叮咚草复生。 淡淡花香迷彩蝶,依依柳影醉黄莺。 青青竹海妆新粉,莽莽山林隐小城。 我欲置身尘世外,超凡脱俗作仙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