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工从车上下来 手中拿了两罐王老吉凉茶

日期:2020-06-30 18:14: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80
来到浅草寺,最不可缺少的一件事便是求签祈福。 在浅草寺求签只需投入 100 日元,接着就可以拿起签筒摇晃几下,然后抖出一支签,再依着签上号码去去对应的抽屉里找签文。签共有100个,分成大吉、吉、半吉、

来到浅草寺,最不可缺少的一件事便是求签祈福。 在浅草寺求签只需投入 100 日元,接着就可以拿起签筒摇晃几下,然后抖出一支签,再依着签上号码去去对应的抽屉里找签文。签共有100个,分成大吉、吉、半吉、小吉、末吉、末小吉、凶等7类,当然,绝大部分是各类吉签了。签文是一首中文诗,有日文和英文的解释。汉诗类似偈语或禅诗,诗文并不难懂,但其内涵玄机,只有自己才能理解,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这大概就是签文的奥妙之处。同行的团友有幸抽到第33签,诗文是“枯木逢春艳,芳菲再发林,云间方见月,前遇贵人钦。”枯木逢春,云开月见,又有贵人相助,时来运转,果然是吉签。据说,抽到凶签的概率很小,但万一抽到也不怕,只要把那签纸折好挂在附近的木架上,观音就会将它消灾化吉。看来寺院的签,也很人性化。

陈工从车上下来,手中拿了两罐王老吉凉茶,递给我一罐,他自己打开了另一罐。我侧身看他,鬓角的发根处全是白色,而发梢则乌黑油亮,飘逸柔顺。外表的光鲜亮丽可以伪饰,可是内中的苍老他如何掩盖?十年了,一个受了伤的男人用了十年的时间来寻找真爱而不得,这个男人他能算幸福吗?就算他开着几十万的车,穿着几千一件的名牌,抽着几十块钱一根的烟,那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孤身一人,冷暖自知。我问他:“陈工,除了那两个,还见过别的吗?有合适的吗?”

清翠绵延的七里群山,犹如一道绿色的天然屏障,隔湖守护在小城的北面。它使我想起少年时曾和小伙伴们上山砍柴、拔笋、摘野果的情景,那时半山路边一株巨大的老苟树下,曾住着一对面慈目善的老夫妻,免费向过路歇脚的客人提供用木茶桶装着的山茶果凉茶。而我假日里砍柴经常路过,没少享受这清暑解乏的山茶果凉茶,时至今日,对山茶果凉茶的爽口清香都记忆犹新。如今路边的野花、山果,在黄昏里摇曳生姿,提醒着我,原来花果飘香并非幻觉。

还记得刚来没多久,他们就拿了一大沓小红花来粘在我们的工作牌上,粘在我们的脸上,粘在我们的手臂上。

我从柴堆里翻了个遍,找了四条长长的粗木棍,用钉子钉成两个与人一般高的十字架,又将稻草绑在两只手臂上、身体上,把剩余的稻草缠在顶部,尽量弄得精细些,绑出了一个与身体比例协调的小脑袋,两个栩栩如生的稻草人就在我手中诞生了。

为了宣泄我的怨恨,我把陈工加到了我的黑名单,这样的朋友,没有也罢。

“ 罐小乾坤大,汤靓文章秀,一罐汤就是一截人生。当我揭开锅盖,香气氤氲,砂罐如一口古井,幽藏着生活的秘密,不同秉性的食材同处一个逼仄的空间,共同酿制了美味浓郁的汤汁。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它们相互接纳、渗透、融合,当是彼此包容异质的品格。它们在激情四射的武火中澎湃,在文火的温情脉脉中沉淀,这样的汤才鲜美、隽永。人生大抵也是这样,年少时刻,风风火火,及至中年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待到阅尽人生无数,才练就不显山不露水地淡看功名。这无疑是一罐人生的老汤。”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