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头上结着冰花的孩子 真实

日期:2020-06-30 15:31: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48
《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初号机的驾驶者居然是一个小男孩,碇真嗣,一个16岁左右看起来有些软弱孤僻的孩子。他的父亲是EVA部队的总司令,用现在的话说绝对是一个官宦家庭的子女,而他的生活却是一团乱麻。真嗣很小

《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初号机的驾驶者居然是一个小男孩,碇真嗣,一个16岁左右看起来有些软弱孤僻的孩子。他的父亲是EVA部队的总司令,用现在的话说绝对是一个官宦家庭的子女,而他的生活却是一团乱麻。真嗣很小的时候母亲因为一次意外实验事故而身亡,父亲一直处于内疚当中无法自拔,对于儿子也一直疏于照顾,父亲在真嗣的眼睛里一直是一个冷漠的代名词,因为父亲的要求太高了,自己一直达不到要求,而且在真嗣的眼中父亲真正关心的只是凌波丽这样一个14岁的妙龄少女,父亲莫非有萝莉控情节?年幼的真嗣望着父亲与凌波丽的身影留下的只有困惑与无奈。在第四使徒到来的时候,父亲居然想到了自己,让自己的儿子去驾驶初号机,去冒这个险,不像是一个父亲应该有的做派,而且当碇真嗣用幽怨的目光望着高高在上的父亲,问道:“你为什么选我来,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因为你有用,别人替代不了。”父亲冷冷的抛下这样一句话就走了,只留下碇真嗣在原地发呆。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又是一度冰花季。

比如,那些吸着烟的女子,她们寂寞着,孤独者,同时她们也真实着,在寂寞中燃烧,在真实中回望,她们最懂世间,讨厌道貌岸然,宁可孤独死,也不可随波逐流。在自己的世界里真实的活着,并且永不背离。

只见人头攘攘的剧院大门前,好多人在排队进场,也有不少大人带着小孩来看戏的,只要个头不超高,又有大人带着,就能进去。个头本来就不高的俺灵机一动,也跑上前去,就近牵住一位埋头挤队的大人的衣角,很顺利也就遛进去了。

老奶奶唱的是《东方红》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这两首歌。那个画面我隐隐约约还记得,她满头华发,乱糟糟好像从来都不梳的在后脑挽个缵,住的是一间小而黑的屋子,除了炕就是杂物,吃饭的小铁锅总是有剩饭在里面,锅好像也不曾洗过,结着厚厚的嘎巴。她总是坐在门前太阳下纺线,嗡嗡纺线声伴着她的歌声,讲述着我听不懂的故事,我只管天真的跳着唱着陪着她……其实现在想来这个画面好温馨的。

爷爷已经离开多年了,春雨滋润着他坟头上的柏树也长高长大了。今天这如油一样贵重的春雨,他老人家一定也会珍惜的,说不定在那个世界披着蓑衣正在劳作哩。

一个头发花白的大爷牵着老伴的手,两人倒着往前走,大爷不停的说着什么,从傍边女士的表情中,能看出大爷的幽默。

窗台,花向着阳光祈祷、玻璃上布满了冰花。红酒瓶斜躺、高脚杯不知去向?空气弥漫红酒的清香、昨夜为谁泪沁衣裳?

题记,雪落下,掩盖了多少往事: 虞美人的故国,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沈从文的边城,雪花铺满船头,那个人还是没有回来。故国千年玉砂,边城万树冰花。围炉懒去斟酒,落笔闲来品茶。尺雪何须意冷,车薪不负风华。追寻往事多少,莫指寒江钓家。

(仄起首句入韵,六麻)

闲鹤湖南乡友原玉/冬日 •幽意冬日凝青露,清霜玉树花。独吟晨赏菊,自笑晩烹茶。长夜知寒色,衰颜遣岁华。流年堪暮景,幽意荡闲家。

注释

1,车薪,杯水车薪的缩写,通常用来比喻力量微小。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