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的这个时候 正当我寻思着再接父母来宁小住

日期:2020-06-30 10:48: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09
若是可以,我希望我的七色伞会有着风一样轻灵的身姿,它会在一个眨眼的瞬间,带我飞越生命的四季,带我尝尽人生的苦辣酸甜,这样,当我走在十字路口,会不会就不用再不知所措了?当我面对羁绊,会不会就不用再彳亍前

若是可以,我希望我的七色伞会有着风一样轻灵的身姿,它会在一个眨眼的瞬间,带我飞越生命的四季,带我尝尽人生的苦辣酸甜,这样,当我走在十字路口,会不会就不用再不知所措了?当我面对羁绊,会不会就不用再彳亍前行了?当我深陷患得患失中,会不会就不再忧伤又迷茫了?

正当我看早上电视的时候,嫂子的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滴滴答答的进门来了。放下正在看着的电视,连忙下炕找地板上凌乱的鞋子穿。两只都那么随意地挑在脚上。

当我头顶蔚蓝的天,脚踏苍寥的沙漠时,我原先那些失意、彷徨、焦虑、困惑、痛苦、烦恼和无奈,全都伴着暖意的丝丝微风,随风而去了,像将人的心灵彻底洗涤过一样,再哀怨的心灵,置身于那样一种自然界中也会贮满光辉,再凄惘的身躯也会洒满活力。俯瞰足下,那些沟沟壑壑,宛如精心雕琢过的艺术品,千姿百态,然而,它们不需要人为刻意去雕饰,就已充满了诗情画意。

隆冬之时,寒风凛凛。因为伤风感冒不得不到医院看病。匆忙挂号后便开始排队。走廊幽长、灯光昏暗,楼道的风很大,来往的人却稀少,突然凉意四起。正当我陷入放空状态时,有两个人出现了。

“你们住哪里?我过来看看你爸他老人家。”

诗人们关于莲花的诗句更是叫人情不自禁的喜欢,如“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出淤泥而不染,翟清涟而不妖”等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句子。

上个月刚过完生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28岁了。算起来,分手快两年整了。三年的恋爱,在两年前划上了句号。在那三年中的最后一年,其实我已表现出了对爱情的倦怠。

西湖很静,我说的是西湖的夜晚,我说的西湖不是杭州的西湖,只是西边的丹河水域,丹河不大,西湖故也很小,南方有瘦西湖,那这个西湖只能是袖珍西湖。既然叫湖,就得对得起这个名字,有岸有堤,绿水蜿蜒,碧波不兴,岸旁垂柳,还有小巧的假山隐现,有点湖的瘦削模样。夏日炎炎的暖风渐趋温和,秋的凉爽正一丝丝的蹒跚到来,湖边的流行音乐正流淌着古筝的曲子,也似这流水,悠悠漫漫,和着夜色朦胧。

在我们的生命旅程中,处处倾注着父母的心血与祝愿,我们的欢笑是父母脸上的微笑;我们的痛苦是父母眼里深深的忧伤;我们的家庭是父母常年的牵挂;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但永远走不出父母牵挂的心。

走下桥头,依山傍水的是一幢苗寨,有典型的吊脚楼,很容易让人想起宋祖英的民歌《小背篓》。正当我们想留影的时候,一位丰韵性感、成熟知性的美女少妇也正骚首弄姿地朝着她的兼着摄影师的男伴摆着风情万种的造型,一下为这座恬静的小木楼凭添了几分神韵!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正当我寻思着再接父母来宁小住,然后一家人一起再去上金贝看荷,却不幸传来父亲小脑出血的噩耗。

青花瓷般幽蓝的天空里,几朵白云正游弋其中好不自在。暖金色的阳光肆意斜洒在她能照到的每个角落里,整个世界像漫过金漆一样,散着一阵阵透心的佛光。微风正轻抚着整个大地的每寸肌肤,带来一缕缕雨后青草独有的芬芳,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惬意恐怕就是如此吧。还记得周华健歌曲《真心英雄》里那句歌词:“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突然发现歌如人生原来真的不是空穴来风。昨天的这个时候可正是台风登陆的时候。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