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抓麻雀时 用过的那根绳子放哪里了?是不是在西厢房?三姐问道

日期:2020-06-29 08:21: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74
知了在我的老家,叫“姐了”,知了的幼虫,我们俗称“姐猴子”。每次放学回家,都会去捉。天还没黑,“姐猴子”还没出来,我们就会拿着铁锹,到大树下翻土,先把“姐猴子”挖出来捡走,多的时候一会能挖几十只。天要

知了在我的老家,叫“姐了”,知了的幼虫,我们俗称“姐猴子”。每次放学回家,都会去捉。天还没黑,“姐猴子”还没出来,我们就会拿着铁锹,到大树下翻土,先把“姐猴子”挖出来捡走,多的时候一会能挖几十只。天要黑了,“姐猴子”爬出来,地上,树上都可以捉到。有时候在地上看见一个小洞,手指头一戳,洞变大了,“姐猴子”的大钳子露了出来,赶紧去捉,手指头伸进洞里,钳着你的手指就提出来。有的拉不出来,钻到深处,舀一瓢水灌到洞里,一会“姐猴子”就爬出来了,这玩意怕水。

做一个冰车并不难,晚上牛进圈了,弄十几泡新牛粪。在屋后平坦的地面上,撒一层灰,把新牛粪放在上面,拍平、拍扁、拍匀,拍成圆形,约四、五公分厚,沿直径对称往里面放两个铁环,冰车就做成了。第二天早晨把冻成的冰车翻过来,掸去灰,边浇水边冻冰。冰层约两公分左右,拴上绳子,就可以拉出去玩了。

纪年四十叹龙钟,花过三旬褪艳红。

惊诧徐妃半面后,馨香更胜少时容。

注:①忘忧姐,年近六十,而形容婉娈,幽默风趣,应邀口占。

麻雀喜欢集体行动。当谷子成熟时节,麻雀们便成群结队飞向农田掠食谷物。农人们顽强抵御着这场铺天盖地的侵略,英勇扞卫着流血流汗得来的劳动成果。在田间地头立了不少稻草人,穿件旧衣服,戴顶烂草帽,拿把破蒲扇,以静制动吓唬它们,这种貌似张牙舞爪恐怖唬人的法子终究收效甚微,但现在看来其实很环保的。当农人懊恼于雀口夺食的壮举难奏其效之际,终于有一天,麻雀被列为“四害”之一,人民举全国之力对它们进行大肆的围剿,掏窝、捕杀以及敲锣、打鼓、放鞭炮,轰赶得它们既无处藏身,又无喘息的机会,直至到飞得筋疲力尽坠地而死。就连时任中国文联主席、中国科学院院长、诗坛泰斗郭沫若也牵强附会,写了一首至今还让人不可理喻的《咒麻雀》诗:“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麻雀麻雀气太骄,虽有翅膀飞不高。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你真是个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人们总是笑着向自己的过去告别,一些往事只不过是后来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笑而已,笑笑也就过去了。

后来,随着家庭生活的改善,拆掉了西厢房,要盖西平房时,因那棵苹果树碍事,父亲把它伐掉了,那里便显得空荡荡的了,好长时间我的心里也空荡荡的。父亲把苹果树的树干做成了辘轳头,每每摇辘轳的时候,抚摸着辘轳头,一如抚摸着从前那棵苹果树,挽起的一圈、一圈辘轳绳,一如挽着过去那一段、一段不寻常的岁月。辘轳发出“呜呜”的叫声,仿佛在说:“我还是过去的我,从前的那棵苹果。”

是不是只有心碎,是不是只有转身,才能留住瞬间的永恒,而思念,才永远不会老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