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诗歌:曾经的我 确实不学无术

日期:2020-05-28 12:18: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42
那些以诗歌为外衣的较量、评判、谩骂,在显摆个人的同时,也显得个人那样无聊。诗人韩东曾说,诗是无用的东西,但非常重要。诗歌本身没有一点功利性,诗歌既是天马行空的穿越,也是小桥流水的浸韵。诗歌可以有不同的

那些以诗歌为外衣的较量、评判、谩骂,在显摆个人的同时,也显得个人那样无聊。诗人韩东曾说,诗是无用的东西,但非常重要。诗歌本身没有一点功利性,诗歌既是天马行空的穿越,也是小桥流水的浸韵。诗歌可以有不同的风格,可以有不同的流派,却不可以有相互间的鄙视和偏见,更不可以因此而势不两立。诗歌的风骨不是哪一个诗人哪一群诗人确立的,而是从诗歌在滚尘里站起来的那一刻起就有的秉性。

曾经以为,歌里的悲伤都是别人的故事,肆意的青春,肆意的爱情,都是要拿来挥霍和浪费的。就像《后来的我们》里,见清遇到小晓,以为一切都是天定,即便我再落魄,即便我再低迷,你都会留在我身边。可是,终于有一天,那个说好要走一辈子的人走散了,你才终于明白,原来歌里写的,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当我那流溢着欢乐和喜悦的杯盏全意要为你——我生命的夜空里最最耀眼的明星献上清洌悠扬的一支歌时,我却突然忆不起我纯朴的心地,曾经为了表达赞美和感激而收藏储备了怎样的乐音。那些曾经清泉一样流淌过我心地上的妙乐,似乎并没有给我足够清晰的勾勒出它模样的留痕。流至了远方的它们,只留下了纯粹到只能用大雪般的洁白来形容描绘的大雪般的欢乐和温馨。

民间有这么一句俗话:“经是好经,让歪和尚念歪了”。其实不管和尚是不是歪,关键他念的确实是经。这些经就是“圣人”传下来的,是要我们必须要遵守的。如果别人有违反的就要去口诛笔伐,就要成为别人嚼舌头的对象。这样的情况给当事人造成的痛苦可能别人永远也不会知道,但是我们却应该反思了,我们该不该再去念那些经?“圣人”立规则到底可不可取?

话又说回来,今年的年确实不好过,你看那慌乱的脚步,张张愁眉不展的脸上,被压弯腰板的汉子们身上,再看看走遍摊位门市的打工仔,没有多少收获,目睹这一切,只能感叹:太难了!

然而确实,确实是验证了凉茶的味道。我不后悔,体验尴尬也是收获。我只是但愿天下所有有情人不要只是看中利益和利害关系,人要是退化到惟利是图的地步,那也就与低级动物无异了!孔夫子早就说过,人和畜生相差就那么一点点啊!

若惜眼前人作为朋友给予的种种情分,就应该牵扯不出这么多的磨难。可就算经逢不欢,再见之难远不如这离别一刻所有的愁。爱很痛,心很空,也许只能这样一次一次错过,然而,唯一的伤痛还是会埋在我的心中。海水是咸的,你的善念化不开我的固执,取不走我富藏的盐分。一如你歇斯底里的哭泣,我只能安慰,无法改变。

桃花、李花、梨花等我己经司空见惯,到处都有,似乎唤不起我的情思。

很喜欢的一首歌。蔡依林城堡专辑里《柠檬草的味道》,歌中是这样唱的“是不是回忆就是淡淡柠檬草,心酸里又有芳香的味道……”;此时此刻,我唱曾经唱过的歌,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

2015.7.19,周末上班中,保存资料在电脑D盘里时,又看见自己以前整理过的所写文章,很随意的点开几篇,注视着也曾精彩过的瞬间,虽然那些诗歌读起来有些伤感,散文品起来依旧幼稚不大气,却融入的是我真挚的情感,不失洒脱自然。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