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倚着窗努力的想象着在祖国最北端一个叫黑龙江的城市生活的若叶

日期:2020-03-28 16:50: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60
窗台上已经积了一坑坑雨水,坑洼里还有几只努力挣扎爬出坑的蚂蚁,看着它正要脱离苦海,却由于好玩心起的窗里人而又落进了“汪洋大海”,这样反反复复,直到那个无聊加无良的人卸了玩的火,才放过那只可怜的蚂蚁。叶

窗台上已经积了一坑坑雨水,坑洼里还有几只努力挣扎爬出坑的蚂蚁,看着它正要脱离苦海,却由于好玩心起的窗里人而又落进了“汪洋大海”,这样反反复复,直到那个无聊加无良的人卸了玩的火,才放过那只可怜的蚂蚁。

叶落,飘零,数落了往昔的一树繁华,流年着如今的一地落寞。若,淡如清风,那,叶落只是归根。

喜欢三月雨的情切意绵;喜欢六月雨的柔情无限;喜欢秋雨的波澜不惊;喜欢冬雨的粗放豪迈。也常常在雨天倚着窗,看满街闪动着的朵朵缤纷,是雨中的伞在亮晶晶的雨珠之间迸跳着、欢欣着、飞扬着,而伞下的每一颗心也都变成了彩色,那雨就也成了彩色,就也蕴含着爱落入脚下旖旎与缠绵的土壤。

经过四年城市生活的我,就种下了不安分的种子,极反感我的山村,一心向往生活在别处。做一个荣归故里的家乡人。

未知就意味着想象,我爱想象,所以想象出来的也一定是我爱的。确定意味着现实,大人们告诉我,现实总是好残酷的。我对自己说,不怕,我容许我的想象有误差。我要面对的是现实与成长,不是一根如意金箍棒,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不能总来遂我的愿。我是狼哥,不是猴哥;狼哥只是任性,猴哥真的了不得!

心需要方向,心的方向,应该就在我们所累积的每一天的下一天的路的那端。不在云端,不在雾里,就在明天,每一天的明天,每一个追踪梦想的今天的明天。

耐不住寂寞,很想找一个人痛快地聊聊,信步走向一座北端的大院。

他的意识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窗前,梦幻般的一个清简楚羡的姑娘步盈轻迈小心翼翼径向窗前,附身侧耳瞄眼静听窗里场面,想听出自己想象的画面,正如所料,那个睡在床上自己最熟悉的男孩的心跳声及呼吸声,若隐若现。

但是要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我就必须工作。不然我就无法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为了生活我就必须放弃那些无聊的想法回到现实的生活当中去,但是每当我一开始工作的时候哪些无聊的想也就随之不见,虽然生活也是一样平平淡淡无声无味,但是哪种平庸无能无用的想法却很少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但是当我做完事情以后或是工作空闲的时候,这种意识又在我的脑海里萌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爱把自己与别人来做比较,这一比较无形之中又发现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一下子又把自己打回到原形,又觉得自己是个平庸无能无用之人,我不想去想这一些,但是现实的差距确实相差的那么大,使我们不得不埋怨自己的无能。

然而,货源却出了问题。这是省航运管理局的一个自我保护主义政策出台所造成的。原来,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黑龙江省内河航运市场已是运大于求了,当时,黑龙江和松花江两条水道的航运业务统归国家交通部黑龙江省航运局进施行业管理,在两条河道上从事运输的船队又分为直属和地方两类,省航局为了保证他们直属船队的货源充足,就在一年一度的全省春季货源平衡会上出台了一个政策,其主要内容是;煤炭运输全部由直属船队承担,地航只能拉运木材等杂物,不让地方船队从事煤炭运输就等于卡住了我们的大部分货源。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