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我遥望着天空 一轮皎洁的盈月挂在空中

日期:2020-03-26 09:07: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47
家里总是少不了花花草草,曾经最喜欢养富贵竹。富贵竹可以栽培在装满土壤的花盆里,也可以插养在盛满清水的花瓶中。那一次在花店,被那浓绿的叶子所吸引,一问花店老板娘,那吊挂在空中的植物就是绿萝。凤凰飞到了树

家里总是少不了花花草草,曾经最喜欢养富贵竹。富贵竹可以栽培在装满土壤的花盆里,也可以插养在盛满清水的花瓶中。那一次在花店,被那浓绿的叶子所吸引,一问花店老板娘,那吊挂在空中的植物就是绿萝。

凤凰飞到了树上,将一头挂在了树上,然后凤凰松口,笼子自然的悬挂在树上,凤凰歌唱着不一会远处飞来了黑压压一片鸟群,全像这里飞了过来,成千上万大家用着爪子抓着笼子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去,鸟儿们配合的非常默契像是受过转业训练的,累了大家交换着轮流着,到了晚上笼子总算被打开了,所有的鸟儿也都走了。

行色匆匆,卸下所有疲惫,于水云间,凌波微步,于草尖上,遥望着你。我的心,渐渐地,爬满寂寞的夜空,遥望着你的窗口,等你,撩起月帘,让我看一眼,你在灯光下,笔尖滑动的声音。

我的故乡就是我的母亲,是“母亲”的乳汁哺育了我们长大,而我们就在“母亲”的身边玩耍。当中秋的圆月高高地挂在空中的时候,我在想故乡的月亮会比这个更清明;当杨柳温柔地拂过我的脸颊的时候,我仿佛感受到故乡街边的杨柳扶风,当我看着这落叶簌簌地往下落的时候,我在想我还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到故乡的怀抱。

一轮太阳的光轮,燃烧起赤红色的镀金大地。

三年了,每一次,我回到外婆的小山村,我总觉得,她就站在那高山上,用那如水的柔波,深深地遥望着我,看我一点一点地,蚂蚁一般,渐渐挪近,我无法逃离她的目光,一如身前。

枫叶枯黄了,如同垂朽的老人一样,耷拉着,挂在枝头,摇摇欲坠。坚持不住了,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下,在空中挣扎着旋转,凌乱地飘舞着。重重地倾倒在冰冷的石头和狰狞的泥土上。枫叶仰视着,凝望着如同一大片云母般空灵的天空,久久不能合眼。风从枫叶林里刮过,金黄一片的枫叶在地上翻滚,发出绝望的沙沙声,它们不舍离开枫树;发出心碎的破裂声,它们不想在秋天来临之时而离开。

借一碗月色,把诗词写进去,揉碎了。挂在你的眉梢,挂在你的千丈秀发里。泯一口夜晚的清香。呵!这月色,这葵花,这爱情。是热烈的,是激荡的。

从此,我寂寥地拾起一簇桂花的芳香,挂在了心上。

除夕之夜,团圆饭设在20多层高的温德姆大酒店。华灯绽放,异彩纷呈,红男绿女齐聚一堂。此时此刻端起美酒,遥望鼓浪屿绚丽的灯光,俯瞰脚下飞驰的车辆,似有恍若仙境般的感觉。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最享受着的,是安静地坐着昂着脑袋望着挂在夜空中的月。月不似太阳那般耀眼,也不似繁星那般距离如此遥远。她总是很安静地呆在半空,好似熟睡,但也在不经意地遮住了半边的俏脸。

你的牵挂在那里,你的喜欢在那里,

此时的太阳并不火辣,只是安静的挂在东方。空中的蓝,本就给人以清新舒畅之感,再加上这雨后特殊的乡村气息,便使人更加的陶醉其中了。

不解月明,为何在都市的喧嚣中越显娇颜的绚烂,莫视着游子苦楚的心扉。牵挂在此刻泻下春江般的波澜,源源不尽的涌向那方梦中的乡土。高悬夜空的那轮皓月,是否可以将我的失意化做像那盈月色般的清透,任清风吹散在飘渺的红尘。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