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当现实和梦里的景象重叠 你会有另一种认识

日期:2020-01-21 16:44: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43
这些梦太过美好,我一度只想沉浸其中,不愿醒来。在梦里,我回到了自己童年的时候,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在大人的庇护下永远只是小孩子。在梦里,我完成了在现实中不可能做到的事,胜利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认为那是真的

这些梦太过美好,我一度只想沉浸其中,不愿醒来。在梦里,我回到了自己童年的时候,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在大人的庇护下永远只是小孩子。在梦里,我完成了在现实中不可能做到的事,胜利的喜悦连我自己都认为那是真的。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疲累的起因总是带着千种无奈,强势与懦弱是一个根源,不需要任何的借口,不寻找任何的出口,更多时候,我们在现实的臂膀里傻傻的冷笑,笑无由的痴狂,笑放在心头的重压,笑渐渐远去的美好,笑空空两手的追求,笑到泪珠落下,笑到咬紧牙关,笑到只看到梦里花开,只能在梦里面如桃花,现实,就是一位威严的家长,我们只能更乖地听话,在最深的红尘里体味苦,或者甜。

山峦重叠,透露出若隐若显的美,模糊而满目期待,困惑中却又充满无限好奇,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我们人生十分相似,当局者迷茫,旁观者困惑。

梦常做,但不常记。现实和梦,想必是有联系的。因为坏人死了还是坏鬼,好人死了还是好鬼,好与坏在梦里没有改变。

今年的冬天并不冷,天还未雪,周围的景象跟深秋相比也没有什么改变。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笑声依然;唯有一阵凉风时不时地“教训”一下你,控诉你不该忘了,这是冬天!

恋爱就是恋爱,这是有生命力的,是另一种不同的东西。已经无法遏制它了。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她个子不高,双眼皮,她的发型只有两种,一种是散着头发自然垂落,另一种是用发箍绑成马尾辫,班里人时常调侃她的发型。

拒绝心,一句话的出发,让很多人尴尬,有时候的耍聪明却成为一部错棋,有时候的固定成为别人的思考,有时候却让更多的话语压住了自己的心,还不能透支自己的心算,依然拒绝着很多的风景,沉默,当诉谈成为一种笑柄,自己关闭了成长的生命,自己躲开了探索的魂魄,依然荡存在这个世界,低估了自己的开始,放弃了别人的再见,把每次的循环去冰封,把每次的周旋成为失败。

十七岁,在这个敢爱敢恨、敢疯敢闯的年纪,我们究竟承受了什么。当烦恼、失败、无助、孤独……向我们袭来时,我们是该责怪自己,还是该埋怨这个残酷而又冷漠无情的现实。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无从知晓。

当,梦里轮回,仿佛又回到那个小村落。停了在村头,立了在村尾,靠了在村左,守了在村右。等待,还是那熟悉的闲逸;等候,还是那熟悉的静谧。

只是,有时候,离开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

这并不是给当代大学生敲什么警钟,路终归要自己去走,就像我们年龄越来越大,识人越来越多,走路越来越远一样,没有兑现的话我们不会再说!

渐渐的,天,明了、净了,衬在空中,清清爽爽的,透着空明;风,轻了、柔了,缠缠绵绵的,诉着温存;地,青了,绿了,映在眼中,重重叠叠的,蕴着清新;水,涨了,平了,漾在心里,盈盈溢溢的,载着期待。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