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横亘在山谷间的跳石塘 我们就到了三铧子峰下

日期:2019-12-09 15:39:3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719
有些恼怒的的小臭臭从地上爬起来,本欲扑向三脚蛙身后的小蟀蟀,却一下子看到了三脚蛙那张黑黑的脸,不禁哈哈大笑。我们到达火车站时虽已傍晚,可并未影响到我和新战友们的兴致,借着夕阳的余晖,我见一个黑乎乎的庞

有些恼怒的的小臭臭从地上爬起来,本欲扑向三脚蛙身后的小蟀蟀,却一下子看到了三脚蛙那张黑黑的脸,不禁哈哈大笑。

我们到达火车站时虽已傍晚,可并未影响到我和新战友们的兴致,借着夕阳的余晖,我见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横亘在我的面前,当我再仔细端详它的时候,越来越觉得熟悉,我意识到似曾在哪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呢?噢,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在电影《铁道游击队》里见过的那种火车吗?好奇心引发了我的诸多想象,正当我还沉醉在思考之中的时候,部队带兵首长就下达命令,开始上火车,我们便背上了当天刚刚打起的新背包,一个接一个地按秩序上了火车。

塘前的宁静,跟着鱼在游走,鱼,就弄出些顽皮的响声。特爱这鱼儿在激动中打破这羞涩的平衡。

时间的长河把我们隔开到河的两端,横亘在这之间的,是跨不过的距离,于是,不做那无谓徒劳的挣扎,我们背对背,各自天涯,各争繁华。

人间一大盛景,莫过于,山顶皑皑白雪,谷间已是山花烂漫。

水自山出,与其广处低堰分流,急汇坠潭,击石腾腾,无有朝夕。鱼鳖难跃,翠鸟不飞,凝目视之,似壶口之缩影。一侧巨石,读书之妙境也;一侧悬崖,或似刀削,或似天琢,草木覆焉。至于谷口不知所逝,然谷有桥,影于潭,近乎满月,草木杂生,石砾斑驳,非百十年无以述其史也。侧目谷上,其平缓者似有居舍,未几,有农人悉悉显焉,未知其来往。

坝,是在两山之间横亘而成,坝里有水,水岸有村,村子依坡,坡无大名,正名于山脚立起汽车站,站名叫坝里坡。

前面一处藕塘,荷叶婷婷,荷花粉白,甚是美丽。正在欣喜之际突然发现荷花在动,女儿先叫了起来:爸爸,飞翔的花朵!我们仔细一看,藕塘上一群白鹭,或掠过水面,或低飞于荷花荷叶间,远看像极了荷花,近看也会产生这样的幻觉。我们沉浸在美景中,疲劳和烦躁一扫而空。至今我的脑海里还翩飞着那藕塘上的美丽的花朵。

在弥漫着的雾气里,他从冷绿色的幽谷中,轻轻地走出来,朝着远离这片山谷的地方的方向,缓缓地挪动着步子。那人鞋子上沾着的泥土,成为了一只只均匀而略有些残缺的脚印,留在了山谷绿色的甬路之中。

或许一滴水的冲动,把亘久的渴意表达得馥郁而美丽。可总有焦渴的风剥落我们曾引以为荣的青春。在某一种结局上有过我们忧伤的心鸣,而在最后的结局里,我们永远拒绝哀求的泪滴。

今天是星期六,又是逢集的日子。于是二人说先到场上买个梨和铧,秋中秋后要梨田梨地,家中铧太钝了,不好用。况且自己家的那头水牛还小呢,不能累坏了。再则上小学的儿子也要回来,一家人放松一下多好啊。他爸也正歪着嘴吃雪糕,冰的牙生疼,扔了又舍不得。什么味啊,一点也不好吃。哼,他白了他妻子一眼,正好她妻子正笑嘻嘻地看他呢。

就这样,我们边说边攀登,不知不觉就到了山顶。

草叉攒好后,空地就属于小鸡的独立世界了,孩童很少捣乱。母鸡总是带着叽叽咕咕的小鸡群在草把间觅食、嬉戏,母鸡会跳起啄食谷尖留有的秕谷或者谷粒,小鸡啄食草脚碎末。要是母鸡一声惊叫,小鸡即刻藏在草把脚里……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