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在城里久了 看惯了水泥和人群构筑的风景

日期:2019-11-14 17:25:0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23
品尝了梯子崖特有的韵味,也领略了梯子崖纯朴自然的野趣,看惯了城市的熙熙攘攘,偶尔来这里洗心涤肺,好像做了一回世外桃源的仙人。当相信故事相信童话是人生活的写真,怕也是一种对文字过于执着的表现。“愈是酣畅

品尝了梯子崖特有的韵味,也领略了梯子崖纯朴自然的野趣,看惯了城市的熙熙攘攘,偶尔来这里洗心涤肺,好像做了一回世外桃源的仙人。

当相信故事相信童话是人生活的写真,怕也是一种对文字过于执着的表现。“愈是酣畅的梦,醒后愈无法回忆;愈是交融的生活,文字愈无法记述。”只是幸福不容易入笔,心境不容易聚拢,对于看惯了个性化自由的文字堆积,或孤寂闲适,或慵懒回忆与遐想,如今需要的怕也不过是这类小小的感悟与感动。

记得在脏兮兮的童年里,母亲总是把赤条条的我放在湖水里洗礼。如今,谁能洗礼尘封的我?我知道,今天的眺望是短暂的,礼拜也是短暂的,我将很快返回紧张的工作,返回城市坚硬的水泥和柏油路上,返回到一生轮回的眺望里……

但现在呢,无疑已经衣食无忧,但那段少年的情怀还在吗?想一想自己的一些闲情雅意,其实很多都是自己心里的被压抑的真实,我们在社会上拼杀,看惯了人情世故,都被自己披上了一件外衣,都是演员,都有着种种伪装,时间久了,连自己都被自己的演艺迷惑了,只是把一些原始的东西当做了说笑,也许就在这种种不经意间,才能发现那些不曾逝去的真实。

当我看惯了,城市中的灯红酒绿,看惯了人们心底的脆弱之时,我就会独自离开,我想去听一听自然的声音。

看惯了日出,日落便是一种享受。就像习惯了分别,重逢便是享受。如果说日出是蓬勃的少年,那么日落就是老者阅尽人生的感慨。

压力是一场葬礼,是连接生与死的对话。它的意义在于逝者用过去的悲痛为生者打造的构筑未来的桥梁,而这诗情画意的桥梁的出口,即是挣脱压力的束缚,跟随自己的心。

很久了,很久。我不想抒情苍白的豪情与温柔。

愿我们大家呵护自然、共筑绿色梦。让我们的绿色中国梦,在呵护中,向我们迎面走来。

冬来了,带来了哭泣的冷雨,枫香、木荷、构骨树、张开粗壮的树枝,迎接这冬的使者,偶尔有鸟虫的鸣叫,纠结着细碎的呜咽,心碎慢慢成殇。

中国梦,我的梦。如此简约得话题却道出了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国家人文素质的提升,精神需求的扩张,在中国梦的实现过程中,由每一个小小的梦所构筑而成的大家梦,方能有所成就,方能大爱无边,方能成利他之美。

老头还以为,这动物园围墙不够高。立即又命人,请来筑高围墙的泥瓦匠。于是,围墙就这样增高了1米……

天作棋盘星作子,敢与天宫争高低。地为琵琶路为弦,弹遍神州作和声。高山上长城垛口,有北斗七星的痕迹,深湖里横卧的不老松,有攀缘足蹬的脚印。放飞心灵的风筝下面,系满了无数只温暖的手,山脚下的凉亭里,投来了无数双敬慕的眼神。走过的名山大川,绿意盈盈,游过的五湖四海,浪涛滚滚。看惯了野外变化的四季,到处都是宜人的风景。

我们忽略了,我们到目前为止都还算短暂的生命里,时光都是处在倦怠里的。

最后,雪花给我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我实在也想不到将它送给谁了,它便尽力地挨到最长的时间里,无奈地融化了。我看着手里的水珠,呆了,方才还是一朵六角雪花,让我想起要将它送给一个人,让我思索我的思念,可现在却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滴看惯了的水珠,是否我的思念住得太远,是否一切美好都会消失得这么迅疾?是否我注定了探索不到那个人的存在?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