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拿起锄头砸下就是一个坑 小男孩就把种子放下坑里

日期:2019-11-14 16:23: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10
多年前曾经读过一个小故事,一个小男孩在海边捡起搁浅在沙滩上的小鱼,静静送进海里。小鱼成千上万,小男孩不辞辛苦地往返。一个恰好路过的老者,对他说:“你一天也捡不了几条。”小男孩一边捡一边说:“起码我捡到

多年前曾经读过一个小故事,一个小男孩在海边捡起搁浅在沙滩上的小鱼,静静送进海里。小鱼成千上万,小男孩不辞辛苦地往返。一个恰好路过的老者,对他说:“你一天也捡不了几条。”小男孩一边捡一边说:“起码我捡到的鱼,它们获得了新的生命。”我们的善良虽然改变不了世界,但至少美丽了我们。

日月星辰在我的体内孕育

气流在我的体内对流成风

花鸟虫鱼与各种植物在我的体内繁衍生息

我到底是什么,这不是一个迷

宇宙中所有物质的基因我都拥有

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宇宙

我微笑时,就是一个春天

我恸哭时,就是一个冬天

迷茫时,就是一个黑夜

我在不停地运转

只是为了寻一个归宿

尘归尘,土归土

五月的阳光开始暴戾起来,无情地把侧面墙上的窗户一格一格地投影到屋内的墙上,顺着窗户望过去,外面的工地上,工人们在巨大的坑里面建起一个个方格子,像建造地下迷宫一样,他们在坑里建起无数个方格子然后他们在担起一筐一筐的土,把泥土填在方格子里,马路的另一边,一座座白色的办公楼在暴戾的阳光下无力的泛着白光。

我们那地方用来锄地的工具都是些短把的锄头,还不足一米长,不像内地的农村,可以直了身子干活。我们要弯下腰,屁股撅起老高---这原因,也许是因为我们那地方尽是些山地,长把锄头施展不开吧。总之,用那短把锄头锄上一阵子,直起腰来,往往眼前发黑,两腿发软,要缓一阵子,才能过了那劲儿---有一次,我竟然晕倒了,队长将我架到地头的一棵树下,大伙七手八脚的扇风,掐人中,含了凉水往我脸上喷---折腾了好一阵子,我才缓过来。队长“吧嗒--吧嗒--”的吸着烟斗,看着我,摇摇头,说:“你去放羊吧!”

河堤边是小城秋季最丰盛的地方,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叶子交错着,已经干枯的也自觉的掉进树坑里完成了淤泥的悲壮。这不仅仅是一种颜色的交替,更是一种生命的次序,万物有时却以树叶最居代表性了。

一小块荒地里长满了杂草,需要去清理。我带着一把锄头进入了荒地锄草,春天时节,温差变化大,炎热的阳光照耀着你锄草的脚步,不一会便大汗淋漓。

岁月自笔尖缓缓流淌,粗糙的纸上是笔划过的沙沙的声响,窗外落花静凋,那年那月你沐着暖阳浅浅笑,搁置在回忆里的笑容就像掷地有声的雨滴,砸下细碎的波澜,然后恢复平静的最初,没留下任何痕迹。

这种车车身用合成金做成,十分坚固,就算50吨的东西砸下来也完好无损。

小种子眯了眯眼,不一会儿,它终于看清了梦寐以求的外面的世界,它朝四周看去,小种子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它想让好朋友看到自己长大的模样。小种子左看右看,看到一株就快凋谢的兰花,小种子试探的问:“是你吗?”兰花朝它看去,点点头,微微一笑,随后花瓣迅速凋谢,垂落在小种子的花根处。小种子很难过,但是它还有相当长一段盛放的时光,它要好好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趁着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它要绽放成最美的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