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或许是吧 反正过是兴趣爱好

日期:2019-11-11 12:00:0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12
我很是佩服这般的女子,她们可能是妩媚倾城的武媚娘,又或许是温柔贤淑的周娥媓,又或许是孝顺烈女的窦娥,又或许是绝世红颜的陈圆圆,又或许是绝世才华的秋香姑娘。对了,我该乘车去看一看我那些以前的同学、朋友。

我很是佩服这般的女子,她们可能是妩媚倾城的武媚娘,又或许是温柔贤淑的周娥媓,又或许是孝顺烈女的窦娥,又或许是绝世红颜的陈圆圆,又或许是绝世才华的秋香姑娘。

对了,我该乘车去看一看我那些以前的同学、朋友。理一理衣服我揉了揉右脸像停车的站点走去。站点里的人不多只那么几个,在车上很容易就找到个适合的座位。看看车窗外悠悠的行人,心里觉得十分枯燥,不禁然唱起了小曲儿。唱的起了兴就放声的唱了出来,我让这歌声只有我一个人听得见,一旁的妇人斜眼看了我一下正过身去,没有说话,我猜想她定是心里嘀咕我在玩什么鬼怪的游戏不愿理我罢了。

我说,反正就是这么块地,能堆多少算多少吧。

夜里,我看到天使在唱歌。很好听,很好听。她对我说,你,想要什么吗?我告诉她,我想回家!我们都彼此沉默。沉默。似乎时间就此定格,或许是时间老了?!也或许是我们累了。那时,我看到满天的流星。我问天使,那是谁的眼泪吗?她对我说,对,那是你的。不会的,我不会流泪的。我已经长大了,我不会再流泪。你骗我!

有人说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有过一段难以割舍的情感,或许是平静的,或许是闹腾的,最终还是抵不过时间和现实。

书屋的每本书背后都有你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或许是书摊上讨价还价的稚气少年,或许是入夜后秉烛的懵懂青年,或许是痴迷书海,不时拍案叫绝的中年,或许是抚摸书本,追寻往昔的老年。

或许就在失火之前,还有人经过巴黎圣母院时如此想着。等下一次吧,反正它也不会消失,等以后有的是时间的时候,在慢慢参观,不急于这一时。

我总是在想,那些尘封的记忆里,多少是人生的败笔,多少是人生的遗憾,多少是人生的美好相遇和一丝丝偶然,多少又是你根本不愿意去尘封却被尘封了的记忆呢?或许你没有想过,或许是你不敢想,或许是你根本没有能力去想。

一个人去逛街,不再担心走快走慢的问题,不再思量时间早短的问题。也不再再为我感兴趣而对方不感兴趣的事情烦恼。我可以完全随着自己的心情,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自在的逛街。脚步时快时慢,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以无顾忌的停下来接触,了解,观赏,拍照。遇到好吃的不需要问他们爱不爱吃,自己一人就买来开心的吃。

不知你是否记得。或许是一个玩笑话,或许是说真的。我听后很幸福。真的。你告诉过我,六年级过后你便会离开平利。我知道,所以我也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友情。我只是想在我们最后一次同校的这个机会,好好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给你,给我。给我俩。

或许是无聊,或许是为了出去看看,总之绝对不是为了去瞻仰历史文化的气息,有时候出去,就只是为了出去,如此而已。

冷子兴是曹雪芹小说里设计的一个人物,他在“演说荣国府”的时候,说了不少事,几乎所有的信息都非常准确,单单贾元春和宝玉年龄这个重要信息记错了,而且错的还不是一星半点,可能吗?冷子兴是曹雪芹设计出来的一个人物,冷子兴可以错,而“演说荣国府”是第二回的事,已经对《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的曹雪芹绝对不会错。这个误差只能是曹雪芹故意留下的。我这么说是不是作者有点太“痴”呢?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