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作与散文里阴沉 我想这些

日期:2019-11-11 11:51: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70
平静,依然平静,窗外的景色没有我想的那样完整,也没有那么抽象和人性,总有一些陌生的人毁坏那里的树木,仅有的几棵树上挂着牌子,上面写着“树木私有”的字样,每次看到这些字样我就生气,像孩子一样的生气,这些

平静,依然平静,窗外的景色没有我想的那样完整,也没有那么抽象和人性,总有一些陌生的人毁坏那里的树木,仅有的几棵树上挂着牌子,上面写着“树木私有”的字样,每次看到这些字样我就生气,像孩子一样的生气,这些树木都是天然自生的,怎么能成了私有呢。

在中国文学史上,他没有什么名气。可是,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中,他是常常被提及的。他的名字,是与“唐宋八大家”之首的大散文家韩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为他,韩愈曾作《嗟哉董生行》《送董邵南序》等名篇。虽然,董邵南也可算上一个文人,但是,如果没有韩愈的散文为他做着几千年的广告,人们早已不知他是何许人了。

因为散淡,作为乡村教师的我,日子过得很平和。

不知是老天爷眷顾,还是对舞文弄墨者垂青,反正在连续冷冬阴霭掩盖之下,竟然以暖阳茬苒,在12月12日这天,将成都市成华区文化馆,以特殊方式,演绎出了四川省散文学会文友部第249次主题活动别样风采,在蓉城天空留下芬芳吐蕊。

生活、感情都是欲望最初的开端,浪漫的女作家总喜欢在散文里表现出自己追求自由、浪漫,无拘无束,与事无挣的惬意情怀,编织着那种才女才值得拥有的孤寂芳心,也只有她才能明白自己。

想一想就恨,恨乌云翻滚的日子

青一阵,白一阵

你听,乌鸦的羽毛,吹花落雪

这些,与花朵无关

与嘴唇无关

来吧,小南风,你这不靠谱的

再次诱拐我的初心

我已备好三月,备好了天涯孤旅

深秋,午后,阴沉的天气,路旁树无精打采地低着头,悬在树梢上的脆弱的黄叶,零落地无可奈何地看着路上匆匆的行人。我静静地等待着——我梦中的姑娘。

次日清晨,我迷茫地看着天花板,难道一生与散文无缘?好歹我高中散文也有几篇令老师赞不绝口。

忽然间忆起《还珠格格》中那美丽怡人的心旷草原,夏紫薇与福尔康之间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在碧草连天,紫薇烂漫的草原,两个人吟诗作对,私定终身,“紫薇花对紫郎”,不免觉得无比的温馨和罗曼蒂克。

葛彦,安徽芜湖人,出生书香世家,自幼耳濡目染,曾在省市级杂志《散文百家》、《安徽文学》、《时代文学》、《未来》、《作家选刊》、《青年作家》、《岁月》、《作文与考试》、《读书》、《芜湖文艺》;报纸《中国供水节水报》、《江淮晨报》、《芜湖日报》、《大江晚报》;及网络《作家在线》(中国作协主办)、《红袖添香》、《榕树下》、《且听风吟》(登月度热榜)上发表个人文集、《中华网》、《起点中文网》、《中国文苑》、《中国文学网》、《中华散文网》、《美文网》、《散文网》、《湖北写作网》等各种媒体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有作品入选2015年《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第二卷)、中国文联出版的散文集和《芜湖作家散文选》、《繁昌文化丛书》(文学卷)等,并被专业文学杂志选为优秀范文和高中写作素材。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