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 那心中的黑颈鹤没有出现在眼前

日期:2019-11-11 08:43: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36
前已有四篇专言四时之胜,今则总言之。管鲍之交是千古美传“知已”故事,当年鲍叔牙与管仲一起做生意,鲍叔牙出的本,而管仲没有出本,可是每次赚了钱,管仲都要多拿钱。有人就说管仲太自私了,可是鲍叔牙就说:“他

前已有四篇专言四时之胜,今则总言之。

管鲍之交是千古美传“知已”故事,当年鲍叔牙与管仲一起做生意,鲍叔牙出的本,而管仲没有出本,可是每次赚了钱,管仲都要多拿钱。有人就说管仲太自私了,可是鲍叔牙就说:“他家里穷,如果不多分一点就没法过日子。”后来一次,鲍叔牙与管促一起参战,可是管仲见敌人打来了,第一个就逃跑。

这烛,这心中的烛!这声,这心中的声!我相信它们永远也不会灭!永远也不会散!直陪伴我到永远……

没有悲戚,没有忧伤,只有淡淡的怅惘和遗憾,茫茫红尘空虚度。不过细细想来,我本卑微如草芥,渺小如尘埃,只要活得问心无愧、坦荡如风,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又何妨!它岂不也是人生里“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最纯朴又最美丽的境界?

这天,隔水望黑颈鹤,但它还是想像中的仙鹤,我只是在王老师那小钢炮式的定焦镜头里看见它们,它们在湖中岛上走动扇翅,自在得很,风姿绰约,姿容高贵,我因此对“鹤立鸡群”有了更深入的理解。这天印象最深的是回程途中从车窗里回望念湖,竟然肉眼看见独一只大鹤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凌波微步的仙姿,等打开镜头对着湖面捕捉它时,它早没了影。这一切难道是我的幻想?

然而,每到一年的冬至来临,我童年里的某个冬至便会出现在眼前。

管顾下年出大运,养班大猪胜如牛。

啊,这就是乐土,这就是我心中的乐土。

小波,虽然你的肉体消逝了,但你的灵魂将亘古永存!你那追求自由、智慧、风趣的人格魅力像那天上晶莹夺目的星星,在这个凡尘之上永远闪着迷人的光芒!你那双天真无邪的澄澈眼睛永远烙在了我的心中!愿天堂中的你灵魂安宁!

把心中的爱,伴着阳光和雨露的清新,写成且行且珍惜。花开,不为倾城,只为,留一抹浅香于心中……

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不同的对话,终成就你,成就永恒,那个背影,依然在心中清晰可见,在每个人心中,清晰可见。

太压抑了,就喜欢抬起低沉的头。云,就那样不经意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洁白,柔软,惬意,安然。

我望向老人指的方向心中怀着小激动,可当我看清楚时,呆住了,那里没有原本以为的郁郁青青的高山,相反只有因为大雨而暂时停工的工地,望那心中想难道那一座座还未完工的高楼立的地方就是曾经的高山?“老人家,你不会指错了吧”我弱弱的问道,只见老人果断地摇摇头“怎么可能,虽然老头子眼瞎了,但山的位置一辈子都不会忘,怎么了”

这一天,他打马自道上过,锦衣绸缎不似前。身边美眷如云过。她身着嫁衣站于前,如火的嫁衣灼伤他的眼。他下马沽得酒来喝,低声问是谁家妇,如火嫁衣为谁着?

一晃,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多年了,因为离家远,直到妈妈去世时,也再没能吃到妈妈包的大黄米粽子。可是,每当粽子飘香时节,故乡,会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妈妈,会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梦中的我,正坐在小饭桌前,看着妈妈娴熟地包着大黄米粽子。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