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 与二姐相处的日子确实难忘

日期:2019-11-11 08:29: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89
与“水”相处的日子,却又似乎少了缘分。每次疲惫而后跳入小溪摆弄“狗刨水”的时候,总是被呛几口水以后就发出“再不洗澡”的誓言。是被水吓坏了,还是肆意蹂躏洁净的溪水的行径必须遭到这样的报应么?我无法清楚,

与“水”相处的日子,却又似乎少了缘分。每次疲惫而后跳入小溪摆弄“狗刨水”的时候,总是被呛几口水以后就发出“再不洗澡”的誓言。是被水吓坏了,还是肆意蹂躏洁净的溪水的行径必须遭到这样的报应么?我无法清楚,最终归结为“缘”故的了。

唱一首夜的协奏曲,忘一世琉璃空悲。

前几天,我的大学同窗胡云林(方舟)先生从宝鸡市打电话说:“我要出版一本散文集,请您写篇序。”我立即实话实说:“老同学,我给别人的着作写过序言,可主要是给我的研究生,给同辈人作序不大妥当。”云林也是个直爽人,说:“就是您写,您不要推辞。”我已听出来,这是他的“决定”,不容商量,而且,讲话带有“命令”性质。“命令”也无妨,当过“官”的人,给他人下“命令”已成惯性。我只好问有什么要求?他答,没有任何要求,你愿意写什么、愿意怎么写,任凭你定夺,我不参加任何意见。我又询问交稿日期,他说天太热,您慢点读、慢点写,没有时限。

花中不占一枝春,秋实难成席上珍。

输与李桃非些少,剖分肠腹尽酸辛。

在忘与不忘之间,有一个无形的原则:党和国家不能忘,忘即背叛;父母亲情不能忘,忘即失去良知;正义和道德不能忘,忘即失去规则……

从始至终,我都佩服那些,说忘就忘的人,仿佛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可以如多余的影片一样,一刀下去,可以实现无缝对接,从此与之毫无瓜葛。我也佩服那些,历经了岁月的辛酸荣辱,却还能优雅从容活着的人。

其实是我大伯父的女儿,名二姐。我在广东被人打劫头外伤,返吉安医院住院治疗时得知二姐肠癌开了两次刀,父亲和我大伯父年七旬相继过世,责无旁贷我从吉安市区打的一路狂奔直驱40华里外的北源乡村。

二姐的话里没有流落出一丝艰辛,一丝抱怨,她好像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一切。听着二姐这样平淡的叙述,我又一次的想起了母亲。母亲这一生始终勤勤恳恳的工作,任劳任愿的操持着家务。母亲虽脾气暴躁,但对我们哥俩,却显得总是那样温和。

我记得一起奔跑过的日子,同饮一杯酒的相处,我记得,不知道你是否记得。

冬天来了,母亲开始担心二姨的处境,想要过去看看;我就说,等到开春的时候再去看看二姨。母亲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听从了我的劝告,在家里待着,并没有看二姨。其实,说句实话,我却并不希望母亲去看看二姨的,因为每一次看二姨回来的时候,母亲都是要唠叨几天的,而且是很上火的事情,是母亲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唯一值得偷的是那套你与他私奔时从家里带出来印有蝴蝶图案的陶瓷碗碟,可如今被你因为骂他恨他,不知砸了多少回,到底多少回,说实话,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