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了一天 肚子也该咕咕的叫了

日期:2019-11-10 18:25:1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59
我坐在一条巨大青虫的肚子里,今天是开学日我得坐着它去我的学校。“咕呱”的一声响动我的青虫动车开动了,蠕动的肌肉和着黄色的粘液波荡汹涌着。初春的雪,淡泊而温润,已现出晶莹的浅蓝,幽幽暗香弥漫了清晨的旷野

我坐在一条巨大青虫的肚子里,今天是开学日我得坐着它去我的学校。“咕呱”的一声响动我的青虫动车开动了,蠕动的肌肉和着黄色的粘液波荡汹涌着。

初春的雪,淡泊而温润,已现出晶莹的浅蓝,幽幽暗香弥漫了清晨的旷野。星星点点的踏雪的人,红衣碧衫,如莲似荷,仿若婚礼蛋糕上朵朵的雨花,萦绕着温柔的烛火跳动。履痕在地球的宣纸上,描摹第一张中国画。足印犁开时,一如丛林间溪流的炫音,沙沙淙淙;点染处,抑扬顿挫,浓墨重彩,雪地在畅鸣,咯咕咯咕有如远方布谷的和声。

但这并不影响你的朵颐。一天奔波填饱肚子是上策。于是乎,于是乎的结果你应该知道…

“天啊,6点20了,今天要升旗/晨操(训),不能迟到,该叫同学们起床了。”

“唉,该臊呢,娶了个媳妇遗尿呢。今个化肥没弄成,人家开票的人没在,等到吃后晌饭也没来,供销社叫咱明天再来哩。”

“若是叫了爸妈,那必定是有重要的大事要禀报协商。”

集会上卖的最多的食物是烧饼,有圆形的和椭圆形的。那时候,我们听到布谷鸟(我想,应该是布谷鸟吧)叫“呱咕呱咕”,我们就唱“呱咕呱咕,你在哪住?我在西山jia后。你吃啥饭?我吃烧饼夹肉”……

“还好,你没回家,不然我就该饿着肚子返生产队了。”走进仕忠住的瓦房后我说。

“叫了,她不来。”他儿子无奈的说。

月亮渐渐的西斜,露水渐重,丝丝湿润落在我的发丝上、身上,雄鸡已经叫了一遍,我想,该下楼去了。

回到家,楼下的小女孩甜甜地叫了声:“阿姨好!”那纯真的眼神,让我的心都融化了。真要相信自己重现青春。

清晨,起床,咦?怎么听得春天的鸟儿欢快的叫声,还有布谷鸟也在咕……地叫。恍惚间,以为置身春天里。撩开窗帘,窗外依然草木枯黄啊,但阳光灿烂着,今天又是一个晴暖天,春天的鸟儿,却在这深冬里,跑出来欢唱着。

莹莹很喜欢喝酸奶,我怕她喝多了不好好吃饭。因此,一天只限她喝两瓶酸奶,今天早上,她已经喝了两瓶,不一会又拿出一瓶来,我说不能再喝了,喝多了会拉肚子的。她却说,不喝酸奶也会拉肚子,一句话呛的我无言以对。

洗漱刚刚结束,随着大门哐啷一声响,清晨四点上公园锻炼的父亲也回来了,与平日里不同的是,手上拿着一只“咕咕”只唤叫的土鸡。平日里吃鸡,都是菜市场屠宰好的,约莫是老父在回家路边,看到了从农村里拿来的土鸡便买了回来。

乡下的草莓成熟了,我们乡下叫泡儿,和大棚中草莓的个头儿和鲜亮劲儿那是没法比的。虽然也有几种颜色,但更多是没有赶上趟的麻色,看相不好,但味道嘛,只有乡下人知道哪个才叫正宗了。乡下山上河边沟中都有这个宝贝,又不要钱,摘多摘少都是自己的,可以坐在坡上吃一天,只要你肚子受得了就行。

结婚以后才发现,婚后的生活真的不是想象的那样美好,周而复始的日子,真的让自己麻木到麻木,当有了宝宝的那一刻,自己是开心的,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在一天一天的长大,自己的心情也随着好了起来。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