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很偶然的一个时机 很偶然的从一位同学那听说

日期:2019-11-10 12:19:4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20
家乡的变化很大,城区改造扩建使我对家乡的环境空然间一片盲白,经过黄帝故里才感觉到这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相遇,每一位炎黄子孙都会慕名而来寻根拜祖,随着春节将近,各种各样大小不异的中国结挂满整个炎黄广场,家乡

家乡的变化很大,城区改造扩建使我对家乡的环境空然间一片盲白,经过黄帝故里才感觉到这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相遇,每一位炎黄子孙都会慕名而来寻根拜祖,随着春节将近,各种各样大小不异的中国结挂满整个炎黄广场,家乡的人们脸上洋溢着喜庆,而那不时打点着年货的老板嘴里清唱家乡戏的方言很是熟洱怡心。

同样是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季。当时,正处于大学毕业前夕的邢丹到深圳实习,因没有边防证,邢丹很发愁。一位同学对她说:“我有一个朋友丛飞在深圳认识的人很多,又特别乐于助人,我们找他想想办法。”那时的丛飞已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歌手。

接下来是去她儿子家参观了一下,然后是直奔酒店,胡同学设宴款待老同学,我我们一共是11人,除了一位年轻的司机师傅之外,我们十人,有4位是我的小学老同学,还有一位是我的老战友,还有一位是我另一位老战友的夫人,其余几位又是他们的高中同学,也是我的乡党,最近的乡党。如今一个个在西安都混的相当的好,有的当了公公婆婆,有的已经晋升为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

到了,在林区的纵深处,出现了一排红砖瓦舍,一群孩子正席地而坐,听一位女教师朗读课文。这就是我的同学无疑了,我心中自言自语。四目相对,我惊诧不已,岁月几乎没有给她留下沧桑的印记,她依然那么年轻而美丽,像一枝荒野里艳丽的野花!

尔后收工时,外公就会扛着犁来到一条清清的小溪,用手轻轻拭去犁身上面的污泥。那动作轻得啊就像是给一位刚出生的婴儿洗澡一样。每抹一下,外公就要把毛巾到池塘里用清澈的水清洗干净;那眼神呢,凝神、专注;那表情呢,虔诚、庄严,就像是在敬奉一位威严而神圣的土地菩萨。

刘姥姥八十多岁,对神灵极尊敬和虔诚。

她家里供奉神像,邻居孩子有吓着的、撞鬼的都找她化解,是村里的女神。

这天姥姥买一张神像,往家走。遇到小李上街。小李问她:姥姥买的神像啊!

姥姥说:不能说买,要说"请″神。

小李说:您请的神,多少钱一张?

姥姥说:就这张薄纸要三块,我讲讲价,二块。

小李……

我们不断的重复这样的游戏,我演绎一个很笨很笨地每次都被人破译密码的笨蛋,她演绎一个很犀利很犀利每次都能破译别人密码的天才。

天很蓝,水很清,一座城很恬静,和风追着偶绽放的烟花四处跑……

珞瑶默默地看着他从贩卖机下面的出口,拿出两瓶咖啡出来。

我小时候,看到后院开着的桃花,幻想它结出香甜的桃子,问姥姥什么时候才能吃到桃,姥姥说“那一季”,我很费劲的记“那一季”的名字,生怕错过了吃桃子的时机。

或许能说的不太多,因为人太平凡,或者说平庸,真要做个总结那就是转变、浮躁、别等待!

当今考入一所如愿的名牌大学,是每一位家长和每一位学子的理想目标,只要不断地努力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愿望。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