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裹着头巾的异族的妇女背着竹兜从我身边走过

日期:2019-11-10 09:52: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14
山里的婆娘(已婚女人)也特别爱美,但是,她们却不能像青春女子那样展示美。她们的美被包裹在包头巾里。那时,山里女性只流行两种发型,一种是姑娘梳的麻花辫子,一种是婆娘梳的发髻。改革开放初期,山里人还很穷,

山里的婆娘(已婚女人)也特别爱美,但是,她们却不能像青春女子那样展示美。她们的美被包裹在包头巾里。那时,山里女性只流行两种发型,一种是姑娘梳的麻花辫子,一种是婆娘梳的发髻。改革开放初期,山里人还很穷,山外的世界开始鲜活起来,集市上开始流行一些亮丽的头饰,蝴蝶结的红绸花、飘扬的红线绳、彩色象筋圈、花发夹……山里姑娘长长的麻花辫随之亮丽起来。山里婆娘们的思想还依然守旧,她们虽然在解放初期就脱掉了那又长又臭的裹脚布,但她们不习惯解开头上的包头巾,在酷热的炎夏,一样将美丽的秀发包藏在头巾里。三姨出嫁那天,母亲在吊脚楼里用柴灰和线给三姨拉面(相当于现在的面膜美容)和梳理发髻。拉完面,母亲用茶油把三姨长长的头发抹得又黑又亮,用橡筋圈将头发扎成一束,又用红线绳在发根处缠着绕着很多圈,再用一只银钗将长长的头发盘成了一个圆圆的发髻,套上黑色的发网袋子,插上一支银花,还要缀上一把银梳,戴上红绸花,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最后用长长的黑丝帕一圈圈紧紧地包裹起来。

上座部佛教僧人

几分薄命,受声色犬马,高低抑扬。

亦有湖山迷乱眼,诗歌倾尽竹篁。

玉杵擎光,与谁舒朗,名色苦无常。

风痕无数,灯火冷映离章。

--

幸往世缘深,漂流逢古道,余命芬芳。

自此禅花开寂静,更从观慧懂沧桑。

素眼慈心,承接冷暖,欲语看花黄。

微身时借,名同碧水浮光。

时间的足迹兜转在我的身前身后,甚是无邪,像是沙滩上捡贝壳的幼龄孩童,想要牢牢抱住,却总是被它灵活躲开。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在意时间。与你们在一起相伴相随中,我意外地收获了安定与恬静。因为有可爱的你们,沉闷烦躁的夏日中,出现了一份浓浓的情,一份深厚的谊。

冰雪之巅,雪山两旁。欢乐的容颜,掩映在碧蓝的苍穹之后。空旷,高远,寂寞。从彼此身边走过,擦肩的瞬间,已成永远。

子明妈妈收了收裹着头的纱巾,微低着头走出了老奶奶的大门。

一身黑衣,漫步在这茫茫天地,碎了满地的阳光,星星点点的希望,彼岸高歌着,挺立的倔强。关于过去的缅怀,只能一纸浮华,细数那时候的离合悲欢,然后搁置在一旁,默默守望。寻个静处,内心或现实,冥思着成长是何意义,远方的迷雾里何去何从。之后,继续着旅途。

我渴望从你身边走开,我不敢,怕你看出我的懦怯。

再说“妥”,妥怎么会是女部?它同样是个会意字,甲骨文的左上部是一只手,右边跪着一个妇女。金文的形体基本上同于甲骨文,不过其右边的妇女有点半站的样子。小篆则手在妇女的头上,这不仅为了结构合理,而且也更能显示制伏之意。“妥”在最初是制伏的意思,想不到吧。制伏女人就妥了,古代男人真是太小格局。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