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记忆丨童年的爆米花

日期:2019-10-12 21:58: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29
裹着围巾,漫步在寒风悉悉的街道;避着寒意里车来车往刺眼的灯光,耳边游荡着广场舞大娘震耳的音乐,有种说不出的烦闷。突然一声巨响让眼睛一亮,一种并不陌生但似乎又相距了很久的场景再次重现眼前,瞬间烦燥的心情

远去的记忆丨童年的爆米花(图1)

裹着围巾,漫步在寒风悉悉的街道;避着寒意里车来车往刺眼的灯光,耳边游荡着广场舞大娘震耳的音乐,有种说不出的烦闷。

突然一声巨响让眼睛一亮,一种并不陌生但似乎又相距了很久的场景再次重现眼前,瞬间烦燥的心情荡然无存。

在街道连着居民区的角落里,一个双手和脸上都布满黑黑烟垢的老人,左手摇着一台尘封了很久的老式爆米花机,右手随着堂子下面的火苗推拉着一台老式的风箱。

那台两头尖中间圆滚的、带着苍桑和记忆的爆米花机,在老人那张灶堂里烤红的脸膛下,臣服的左右滚动着。

那一种让人久违了的馨香,伴着冬的寒意迅速飘荡在巷子的幽幽深处;思绪也随着诱人的馨香飘回到了那个儿时的年代,那个让人魂牵虽然贫穷但是很单纯快乐的年代…

我小时候生在我外婆家。那时候虽然普遍经济条件较差,但我外公是银行的,父亲也是公职人员,所以基本上温饱还是没什么题。

儿时的世界没有现在这么丰富精彩,所以也就没有现在小朋友那么多奢侈的要求;偶尔外婆给我一毛钱让我去买几个花花绿绿的水果糖,那也是基本上能达到一种非常满足的状态。

但记忆里和我小伙伴们最急切盼望和喜欢的,还是那些走村串户,左边挑着爆米花机和轮胎似的桶状物,右边挂着封箱和小灶的老人能来光顾我们的家门。

那时候都知道看见爆米花儿老人,又是快要过新年穿新衣服的时季了。

在那个缺吃缺粮的年代爆米花相当于年终最奢侈零食。也只有快过年了大人们才会有闲工夫去准备,而且也不会去为那几毛钱的加工费去心疼。

我记得那时候稍微日子好过点的就拿着半口袋的玉米和半斤白糖,经济条件差点的人家也就拿着农村常用的葫芦瓢就着一瓢玉米,也就这一毛钱一袋的糖精(注:因为那时候加工是按斤算,而当时很多老百姓连买盐都还要借钱,一斤盐也就二毛钱)花上几毛钱的加工费也给自己家的孩子解解馋,让这些幼小的心灵得到最大的安慰和满足…

那个年代虽然贫穷,温饱不保;但童年的脚步是漫山遍野无忧无虑的欢快自由。

在那个经济落后物资匮乏的年代,对小朋友来说当然最诱人的美味就莫过于爆米花了;一听说爆爆米花的老头来了那兴奋劲绝对不亚于过年。

飞快地跑回家,催促外婆拿玉米、给钱,提着袋子,一阵风地跑去排队。稍稍步伐慢点的,就只有心不甘情不愿排在长龙队伍的尾巴上慢慢等侯;但都是乡就不会像现在排队那样的火急火療。

看着别人家一锅锅的玉米爆出来,也只有在捂着耳朵的惊叫声和打闹声中,兴奋地等待那什么时候属于自己的时光。

老人边聊着着今年的雨水收成,边接着大人们递上的无嘴的纸烟;在吞云吐雾中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而我们这帮心急的孩子则围在黑漆漆的爆米花机前;任柴灰飞扬,拼命的往机器下的小灶里加着柴禾;恨不得马上就能爆出米花儿。

老人似乎并不在意我们的感受,缓缓摇着炭炉上圆锥形、漆黑的类似炮弹的机器,另一只手不紧不急拉着风箱。

他总是不理会我们的焦急、叹气,“怎么还不开锅呢?”有时老人一歇手,我们以为他就要开锅了。可是他又似乎若无其事的点只烟继续转动着那泛光的摇柄。

也许由于长期的烟熏火烤,老人的脸似乎年年都保持着那种黝黑透红的模样,总会让我们决得似乎从来没有洗过脸。

傻傻地盯着那张脸看着他嘴里吐出的烟圈,终于等到他停手为开锅做准备时,胆大的站在旁边捂紧耳朵,眼睛死死地盯住那尖尖圆圆的怪物,而胆小的小伙伴早就撒腿跑远了。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在寂静的乡村听起来象过年放鞭炮的声音。雪白的爆米花大部分蹦出了机器的小口,跑进了与老人同样黝黑的轮胎袋子里。

于是不论是谁家的爆米花 都疯拥而上,帮着扯袋口,倒爆米花或用手帮着往袋子里捧,或帮着拣掉到地上的顺便拾缀几颗到嘴里。因为帮忙总有回报的,总会分到一小撮爆米花。这样的好事情谁不愿意干呢?

排着还没有轮到自己的列子,闻着别人的爆米花香味,前方爆好的人家总会递上一捧。那个香甜脆爽真是无与伦比。

就在一次一次听到别人的爆米花“嘭”的一声出锅,闻着漫天的爆米花香味直往鼻孔里弥漫的时候。那口水一次又一次地往肚子里吞咽,相信轮到自己的爆米花出锅的时候肯定口水都是咽饱了。

站在队伍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的拿着爆米花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回家了,剩下的只有耐心且无可奈何的等待那“嘭”响后的喜悦。

而内心总是希望老人能将机子转快一些,不要停下来那怕叫我们加柴烧火都愿意。就在老人一次一次起身总以为应该要停下来开锅了,又总见他坐下继续转动的失望中;终于没有耐信继续守侯,欢快加入旁边嬉戏的伙伴之列。奔跑中只听"嘭"的一声打破山村沉寂的巨响。来不及捂住耳朵,爆米花儿也砧入老人那漆黑的袋子里,空气中散播着馨香淌着阵阵热气,伙伴们又是一阵狂呼⋯

慢慢的夜色暮下,在起起伏伏的“嘭嘭”声中大家都拿上了自己的爆米花,空气中只剩下还飘荡着的寥寥柴烟味和玉米的馨香…

远去的记忆丨童年的爆米花(图2)

远去的记忆丨童年的爆米花(图3)

远去的记忆丨童年的爆米花(图4)

远去的记忆丨童年的爆米花(图5)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