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

日期:2019-10-12 21:13: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22
“家在荷塘边,荷香袅水烟。风吹舒翠袖,雨过舞翩跹。”记不清这是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里学过的一首小诗,但它固执地存在我的脑海中,每每想起,就让我想起那片荷塘。学校放假了,日子一下子闲了起来,每天早晨,我都

“家在荷塘边,荷香袅水烟。风吹舒翠袖,雨过舞翩跹。”记不清这是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里学过的一首小诗,但它固执地存在我的脑海中,每每想起,就让我想起那片荷塘。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1)

学校放假了,日子一下子闲了起来,每天早晨,我都会到公园的荷塘看荷花。

大暑节气,气温疯了似地往上长,即使在早晨,也能感觉到它的气势,空气潮潮的,闷闷的,在公园走不了半圈就会汗流浃背。荷塘的木板桥上也是潮潮的,我从桥上过,随意看着挤满荷叶荷杆的荷塘,一种感觉熟悉而遥远。

这个时节,已经过了荷花的繁盛期。红色的荷花只是零零星星地点缀在一碧的荷叶中;莲蓬大多已经结籽,有的已经耷拉着头,歪歪斜斜地和荷叶交错着,繁密的莲蓬能让人想象出它们当初开花时的繁盛景象。但现在只有很少的荷花在开。

太阳已经和自荐阁的肩膀一般高了,阳光铺满了大部分荷塘,今天又是一个大热天。进入伏天后,气温一直居高不下,这个荷塘也在努力对抗着高温的侵袭。一些叶子老了,叶面起了皱,泛了黄,不再新鲜翠绿,有的叶边甚至卷缩了,成了焦褐色。叶子底下有成群的游鱼,它们浮在水面上换气,“嗻嗻嗻”的吐水声急促而单调。我扶着荷塘边的栏杆,拽住一片荷叶晃了晃,这些鱼也不散开,还是撅着小嘴一张一合。我想起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到的“桃花汛”说是三月桃花开放的时节,每一片飘落在水中的桃花瓣,都变成了游鱼。我环顾着眼前的荷塘,视线在每一朵红荷上逗留,莫非这些游鱼就是那些飘落的荷花所化?它们啊,原本是这里的主人,只不过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

没有风,高温氤氲着水汽,一阵阵清新的荷香还是扑进了我的鼻腔。我深吸一口气,这是曾经多么熟悉的味道啊!

故乡在水乡,那里江河湖塘交错,溪渠沟汊密布,荷塘是随处可见的景观之一。我从小就喜欢荷,无论是碧绿的荷叶,还是粉红素白的荷花,都能让人耳目一新。更不用说馥郁的荷香、爽口的莲藕了。只要提到荷,我的心中就会涌起许多关于它的美好感觉。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2)

我上初一那年,村里组织村民在我们家菜园的南头挖了一条东西走向的沟渠。这条渠宽不过4米,却连通了村东村西两条数米宽的主要水渠,既方便了雨季时的排水,也方便了干旱时的灌溉,还给乡亲们洗衣洗菜节省了时间。渠水缓缓流淌,清澈的渠水给乡亲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一些改变,也给我和弟弟带来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想法。我们想,现在有了水,可不可以在我们家菜园附近也种出一片荷来?小渠里是不能种荷的,那样会阻碍排水的功能。我们家菜园在村子最西边,菜园顶头是一块洼地,不成型不成规模的,下点雨就积水,一直荒着,长年长满杂草,我们平时在那里放牛,也在那里逮蚂蚱捉青蛙,但没有人想过要把它利用起来。小渠挖通后,从我们家菜园和洼地之间穿过,这块洼地也得了好处,无论晴天雨天,总是汪着浅浅的水。我和弟弟不约而同地想到,这块地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实现种荷的梦想。

清明刚过,天气还不很暖和,村东那块荷塘里的荷叶才刚刚冒出尖尖的角,水清幽而冰凉,我和弟弟就迫不及待地跳进荷塘,顺着荷杆潜下水,从软软的淤泥里用手挖出一根根带有藕节的荷苗。我们俩又用整整一个下午拔出了那块洼地的杂草,小心地栽上那些荷苗。小伙伴们诧异地看着浑身糊满泥巴的我们哥俩,哈哈地笑,我们也跟着哈哈地笑。在当时,谁会想到这样的努力会有结果呢?从我们记事时起,那些荷塘就在那里,一岁一荣枯,自由繁衍铺展,没人往里栽过一棵荷,也没人要把它们挪到别的地方去,连开红花还是白花也都是荷花自己的事,人们只是在冬天把荷塘里的水抽干,从塘泥里挖出一根根胖胖的莲藕。而我们这些小孩子呢,每年也只是从荷塘里摘荷叶当草帽,摘荷花祛暑气,摘莲蓬尝新鲜,或者在夏天潜到水底掏藕尖炒菜吃。也许,我们在面对拔荷杆时带出的一大截藕茎的时候,曾有过把它们重新栽在水中会不会长出一片荷叶的想法,但毕竟,玩才是小孩子的天性,那样的想法也就成了一个闪念而已。

但奇迹往往就是在看似荒唐的一个闪念被付诸行动后产生的。一周之后,在平静的浅水中,居然长出了新的荷叶。先是圆圆的浮叶紧贴在水面上,越长越大;是一些细细的荷杆钻出水面,伞状的立叶亭亭玉立,在风中轻轻摇摆。

荷叶的生长速度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没多久,那片洼地已经覆上了一片绿绿的荷叶。父亲说:“没想到你们俩淘气鬼还真把藕种活了,以后能不能长好,就看了。”为了让荷叶好好长,我和弟弟经常下到荷塘里拔草,我们还在荷塘和小渠之间垒起了一道畦子,以保证小渠水少时荷塘里也能蓄着水;父亲帮我们弄来一筐农家肥撒在荷塘里,还帮我们喷过几次农药,以防止一种绿色的大虫子吃荷叶。

那年暑假快过完的时候,荷塘里基本上长满了荷叶,父亲说:“今年这些荷藕是不会开花了,不要急,今年就让它们好好长叶发根,明年应该就能开花长藕了。”父亲已经肯定了我们兄弟俩的行动,并开始了对我们的农业技术的启蒙教育。也许,在他看来,他的两个儿子已经不再是顽劣的小孩子,而是可以做点事的小大人了。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3)

那一年,不仅小伙伴们在荷塘里摘了不少莲蓬,而且我们家还在年底挖了不少白白胖胖的莲藕,自己家吃不了,还送给邻家一些。

就这样,我们家真正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荷塘。它不大,却用它肥沃的淤泥滋养出足够的莲蓬和莲藕,给我们以快乐和实惠。每当摘莲蓬和挖藕的时候,母亲都会一脸骄傲地对邻家说:“这个荷塘啊,是我的俩小淘气自己弄起来的。”这句话母亲一年年重复,也不知对人说了多少遍。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4)

上高中后,我们开始住校,往往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我还是喜欢到荷塘边走走看看。父亲打理着那块荷塘,他把周围做了些清理,荷塘显得更加规整了。高三那年,面临即将到来的高考,我的心情开始焦躁。那年春节放假,从没挖过藕的我却被父亲要求去和他一起挖藕。父亲和我都穿着笨拙的水裤下到荷塘,把水排到小渠里。父亲指着淤泥中一根根枯黄的荷杆,教给我从哪里下锹后就去了荷塘的另一头。我们各挖各的。我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很轻松的挖藕的活,其实并不轻松。没挖几锹,就累得我腰酸腿胀。眼瞅着一大条藕趴在泥里,却像被泥吸住了一般,我怎么掏,也掏不出来。我一着急,好好的一条藕竟被我掰成了碎碎的几节,带出来的泥巴还溅了我一脸。我哭笑不得,抬头看父亲,他正在荷塘那一头,挽着袖不紧不慢地挖着,没多大工夫,就挖出一整条又粗又长的藕来。在他的身后,已经摆着三四支藕了。父亲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分明是说给我听:“有些事是急不得的,就像这挖藕,得慢慢来!”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5)

翻过年,高考很快就到了。七月份难熬的三天高考过后,接下来是更难熬的等结果。那段时间,我不愿说话,不愿见任何人,总是一个人跑到荷塘边,坐在草地上听昆虫的鸣叫。父母看着我每天心神不宁、烦躁不安的样子,心里一定也很不好受,但又不知该说点什么 。

有一天,父亲在小渠里支了几根木桩,又和母亲一起用斧头锯子忙活了大半天,一座肩膀宽的木吊桥就跨在了小渠上。父亲说是为了方便我们一家人从菜园到对岸的大田里劳动。但后来我想,他们做这一切,都应该是为了我。他们知道我喜欢那个荷塘,就在小渠上架了这座木吊桥,这样,通过木桥,我可以直接从我们家菜园里走到那片荷塘边上,而不用绕道菜园边的小路了。那些天,我踏过木桥到荷塘,又从荷塘踏过木桥回家,焦灼的心情

慢慢归于平静。我想起父亲年前说的那句话,“有些事是急不得的”“急不得”那就静下心来等等吧!

记得收到书的那天,一向很少和我说话的父亲,突然说了很多话,有一句一直都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娃,要记住,只要付出了辛苦,就一定会有收获的。”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6)

后来,远离故乡到外地上学和工作,回趟家都变得越来越难。但每次回家,我都会去我们的荷塘看看,一些往事便会如荷香般从心底慢慢浮起来。好多年了,父亲还在打理那个荷塘,也在给我们打理着一些与老家有关的记忆。荷塘已经变成了我们的孩子偶尔提到的“爷爷帮我拽过莲蓬吃”“爷爷还给我逮过蜻蜓”

再后来,父亲的身体大不如前了,挖藕成了力不从心的事,我们又不在他身边,荷塘里的藕连续几年都没有挖,任它们烂在了荷塘里。荷塘的堤坝也没人管了,被小龙虾掏了很多洞,显得很是沧桑。

五年前的那个清明节前夕,父亲突然打电话说想把那个荷塘平了,改种水稻,他说挖不动藕了,白白浪费了那块地。我告诉他自己看着办,愿意种水稻就种水稻,不愿意,就让荷塘荒着。那年秋天,父亲在电话里高兴地告诉我,我们的那块荷塘,打了两大袋谷。我握着电话,想说点什么,却哽咽了。

哦,那片荷塘,关于承包一片荷塘的介绍(图7)

又过了两年,父亲因病离开了我们,也离开了他一辈子辛勤劳作的土地。在我和弟弟的一再要求下,母亲终于答应把家里的所有土地都给了别人去种。包括那块后来变成稻田的荷塘。

从此,那块荷塘,那块在我们生活中存在了多年的荷塘,就成了曾经的荷塘。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