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说:我们有文字书写的历史 上面有自命不凡的人

日期:2019-10-12 14:12: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95
七堇年说,错把倾诉欲望当作创作灵感的年代,当幻想蔓延的时候,意识天马行空,无处安放。是啊,物质决定意识。用文字寄托成为最好的方式,由此,常在昏昏欲睡的课堂还有那些个样沉闷压抑的晚上,用不是文字的文字书

七堇年说,错把倾诉欲望当作创作灵感的年代,当幻想蔓延的时候,意识天马行空,无处安放。是啊,物质决定意识。用文字寄托成为最好的方式,由此,常在昏昏欲睡的课堂还有那些个样沉闷压抑的晚上,用不是文字的文字书写心情,书写梦想,书写幻想,书写寄托,书写感慨……这样的时候,很容易把无处释放的倾诉欲望当作创作的灵感,当作是我的才气。

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一二件难忘、或喜或忧的事情,珍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里、心中。你有,我也有,只等有一天,把它说出来。

七夕来临之前,本就是屌丝的我,并不期待能有什么不一样。习惯单身的我,早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别人看来如此美好的一天里,我选择了独坐闺中,敲字书孤情。

渐渐的,我的生活似乎再也离不开了文字。习惯每天去书写一些或真实,或纯粹于浪漫的想象。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变得坦然,变得不再过多的去计较现实。我的心似乎变得平静,却在深处埋藏着一份冰冷的火焰。这一切都是我相识了文字之后,而有的转变。

后记:沉重的文字始终笼罩在伤感的阴霾之中,何时能走出忧伤的境地?我不知道,也许时间可以告诉我。这本该是前天早晨想写的,但由于心情急转直下,也没有了闲情书写,荒废廉价发霉的时光。

从历史上来看,奴隶们反抗奴隶主的很少,成功的少之又少!

即使,这一生,我曾自命不凡,曾经在人生的春季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命运无情,将我的身体无情摧残,将我的意志消磨殆尽,可是,人来到这世上,无穷富有与贫穷,健康还是残疾,只要与命运斗争,与不公抗衡,与心魔斗智,用一颗淡然的心看世界,用一颗宽容的心对待自己与别人,不再纠缠于以前的鲜花与掌声,不再苦求名与利,用一颗坚韧的心面对生活,那么,生活也会向我微笑。

你看那些尸骨,奇形怪状,有的笑,有的哭,有的惧,有的怒,自杀他杀意外疾病,总是有一样简单的原因把一世的不易剃凿得异常干净,无论是何种手段最终也将灵魂和躯壳扯得泾渭分明,痛苦吗?可惜吗?不甘吗?遗憾吗?在这么一份记事本里,每天都在窸窸窣窣的写着基本相似的内容,我们似乎在一个被人围好的圈子里,哪怕你自命不凡,不认天命,哪怕你心高气傲,不甘人后,再争,再拼,还是一样落在这个圈子里,能容纳帝王的土地上还是有乞丐在呼吸。我尝试了很多种办法想要逃走,还换了很多个姿势,反跟头,拿大顶,只恨没生得一副翅膀飞上一圈,可闭眼睁眼,梦里梦外,还是差不多的景色,差不多的凄凉,人们习惯性的不喜欢灰色,觉得灰色和死亡意近,可我眼里的世界就是灰色的,我翻出小时候的画笔,奋力涂改,可任由我再怎么寻找,除了灰色,画笔也别无他选,于是世界越来越灰,我嚎啕大哭,哭干了眼泪,哭瞎了眼睛,哭碎了声带,哭伤了内脏,最后我苟延残喘的爬在荒无人烟的灰色沼泽,一点一点沉沦,偶尔经过的飞鸟,提醒我只是一堆灰色的泥土,早已被周遭的灰色草木吸干营养,风吹过时,也会绕过我的身旁。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