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岁月 在儿女看来并不像想象的那样漫长

日期:2019-10-12 14:48: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42
无论如何,在我极度烦闷的日子里,收到如此美丽的花篮,心里便多了一丝清凉,一丝温暖,一丝感动。很长一段时间了,总悲观地想: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现在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势利呀!茶,并不像奶茶那样甜

无论如何,在我极度烦闷的日子里,收到如此美丽的花篮,心里便多了一丝清凉,一丝温暖,一丝感动。很长一段时间了,总悲观地想: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现在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势利呀!

茶,并不像奶茶那样甜美可口,并不像咖啡那样沁人心脾,并不像啤酒那样可以浇愁……我原来并不喜欢喝茶,但经过爸爸的熏陶下,喝茶仿佛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从那天开始,几乎每天都去那家吃炒面,渐渐的发现,那家的生意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冷清,甚至可以用火爆来形容。

父亲脾气倔,不善于与儿女沟通,对于儿女来说,只是想对把老人的孝、爱延续,照顾好唯一的一位老人,可是,父亲似乎不领儿女情,听不进去儿女的劝告,还是那样我行我素,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老人自己照顾好自己,自己不受罪,儿女也不受累,而父亲还是那样倔强,使儿女勉为其难,只有顺着父亲,只要身体好,比啥都好,我也时常劝解几个姊妹,照顾好老人生活就可以了,不要刻意去要求老人,不要为一些细节伤了家庭和睦。

听岁月如歌,时间流过。那些陈旧在光阴里的荒年,低迷和失落,感动过的眷恋,一如风起落叶偏舞,残叶扰乱几梦繁华事,断续绵延着情愫的愁肠,弥漫心情的凄悲和哀愁。无数让梦存在过的痕迹,沾满了时间苍老的双手,红尘里曾吟唱的往昔,枯干了岁月的情迷,斑驳了时光的碎影,淡淡的忧伤,就这样穿梭在黑暗的寂寞里,听岁月如歌,看时间流过。

山峰的挺拔带不走绿草的柔情,峭拔的岩壁抹不掉秀水的酣畅。土地的每一次隆起,都是那样平缓,那样柔曼,那样光滑。在群山的背影里,绿树环绕的点滴之处,有星星点点的庙宇坐落于翠柏其间。

这个时节,格外想念老家,想念年迈的父母。不知他们是否已停止手头的劳作,烧上了暖暖的炉火,炉子上水壶哧哧冒着热气快乐地唱着歌。那四间老房子,是否因为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在外长时间不回家而显得异常冷落。是啊,经历了一年又一年的寒风,父母明显老了,花白的头发书写着大半生的岁月。他们一生都在那个小村里不停劳作,汗水湿透了岁月,可最终也没收获多少硕果,只守着那幢老房子和那个有点寒碜的家。他们的一生就是全心全意守着这个家,尽心尽力为儿女献出自己所能拥有的一切,不是吗,我们这些儿女的成长就是他们一生最美的杰作。

闭上了眼睛,然后把所有披在身上的苦涩,让深吸的一口气像气球轰隆一样将它吐出,慢慢地将两耳的杂音关闭,将心上的愁思隐藏。像一阵风那样轻盈,像月光那样温柔。我只属于着这书中停留的远方,那里面的每一个故事,每一段留白,每一种情怀,是那样悄悄的将我心弦波动,美丽的旋律,让那张早已迫不及待的嘴,念念叨叨的作响…

提到步行,刚开始,习惯于养尊处优的身体,确实有点气喘吁吁、力不从心的感觉,但随着这一段时间步行下来,我发现原来步行并不是想象中那样辛劳,那样枯燥。

可以想象,一个偏科的孩子,是难以像无数家长期望的那样,考上名校,然后出来工作顺利,光耀明楣的。我考了一个文科类专科院校,带着终于可以不用再学数学的兴奋之情,开启了大学时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