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它坠入历史的残卷 回溯那段凄切的云烟

日期:2019-10-12 09:21: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35
月,依旧是阴晴圆缺的轮回着,而这人生中的悲欢离合又有几人悟的透,看的清?一曲楼台影半空,漠漠江上英雄冢。天长雁影寒凄切,月色苍茫烟雨中……呼吸着被纱窗筛选过的野风,无意间撩起里层的纱帘像是某双眷恋的眸

月,依旧是阴晴圆缺的轮回着,而这人生中的悲欢离合又有几人悟的透,看的清?一曲楼台影半空,漠漠江上英雄冢。天长雁影寒凄切,月色苍茫烟雨中……

呼吸着被纱窗筛选过的野风,无意间撩起里层的纱帘像是某双眷恋的眸子悄悄地窥探,我的沉默你如何不知道?听着窸窸窣窣的雨声神情恍恍惚惚,反踩着来时的脚印再次回溯了一遍,本以为那些深深浅浅的无关于鸡毛蒜皮只是先来后到罢了。原来我错了,当我从头至尾的翻完这不长不短的数十个日日夜夜的时候,最难忘的不是昨天也不是前天,如果要给这条辙的深浅排一个顺序,最深刻的我想那必定是某一天的雨,而我就在雨中!

那段时光,镶嵌在两个季节的缝隙,春已去,夏方至,紫菀花正妖娆地绽放。一如我豪迈欢欣、混沌初开的少年时光,所以,我称那段时光:初夏。

我想起父亲和我讲的老舍,讲的那个寂寥而可悲的老舍。想到那本承载着他巨大期望的半成残卷,想到那个凌晨那个湖边,他仔仔细细将钢笔和作品封进木盒,然后解脱了自己。当然了,还有那句割划人心的话语——“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

站在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上,我回望历史,历史的辉煌早已彪炳于千年的青史,铭刻进华夏的灵魂。

在落入水面之前

在冲出护栏之后

车悬在半空的一刻

如果我在那里

我是什么角色

捶打司机的乘客

与乘客斗殴的司机

或者视而不见的看客

我们都想把车拉回来

重新扶正方向盘

冲动的不再冲动

偏激的不再偏激

一车人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

上车,下车

不过是彼此的匆匆过客

我们终要回到家里

和家人守着这人间烟火

让车悬停着,悬停着

不要下沉,不要坠落

这是坠入每个人心里的公交车

这是坠入整个社会的公交车

让我们一起打捞它

要想练好从容淡定,就要做到心静如水、气定神闲,才可百毒不侵。即使是诱惑来了也不会动心的,任它金钱、美女,任它豪宅、香车,一概熟视无睹,毫不动情。该自己有的跑不掉,不该自己有的强求也求不来。

显然,入塔为尊的方式最为高雅,比入土为安的公墓强多了;至于入陵为贵,那是王公贵族的事,老百姓只能望而生畏,无法实现。

六月,六月是寂寞堆满的土地,遍地粮食不说一句话,含蓄的成为村庄的一日三餐,六月的丰收化作漫天飘散的云烟。

我也在去邻家的路上,很是不忍心用我这双沾满尘埃的鞋,去踩刚着地的雪,怕玷污了它的纯洁。便索性坐了下来,任雪钻进衣领,任风掠过面颊,任寒冷沁透整个心灵,我都不计较,全心欣赏这如此圣洁的世界,仿佛灵魂已因此而升华。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