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思是先生的基架 文养为先生的血肉

日期:2019-10-12 07:55:5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500
年关了办年货的人较多,那时称肉只能在食品站称,私人是不可卖肉的,食品站称肉要排队,男女老少都没有特权,按先来后到顺序排,我母亲从清早出门一直到傍晚才回家,回家时手都冻僵了,加之饿了一天脸色变得惨白,我

年关了办年货的人较多,那时称肉只能在食品站称,私人是不可卖肉的,食品站称肉要排队,男女老少都没有特权,按先来后到顺序排,我母亲从清早出门一直到傍晚才回家,回家时手都冻僵了,加之饿了一天脸色变得惨白,我问我母亲称了多少肉,她告诉我称了一斤。

后来面对怯懦时,我能想到最令人记忆深刻的勉励,不是鲁迅先生“直面惨淡的人生”,而是泰戈尔先生《流萤集》里的一句诗:“光是年轻的,却是古代的,影子是瞬息的,却生来就老了。”

这时我也突然明白“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真谛,不是你挣了许多钱去养他们,而他们却不等你。而是当我们在外匆忙,缺少了对他们的陪伴,“养”还或许不是赡养,而是无微不至的关心,而是陪伴。

耳机里是荔枝FM的《愿你敢爱如那年,但已不再匆匆》,手机里翻看的是哲思传媒的《那年夏天走失的想念》。

傅雷先生在该书1937年初版《译者献辞》中说,“它是千万生灵的一面镜子,是古今中外英雄圣哲的一部历险记,是贝多芬式的一阕大交响乐。愿读者以虔敬的心情打开这部宝典吧!”

文字只是载体,文字变身为书后,生发的灵动、哲思的孤独如高原神山顶的积雪,静默、素淡、雅致。是时间对敏感的才情女子的馈赠,是黑夜里悄然盛开在电脑文档空白里的沉思,文字所闪耀的是一个女人挖掘时光隧道最后一道壁垒后的历史强光。写过文字的女人,也许很快会遗忘它,很快遗忘自己写作书稿中那些精彩的段落、句子、迷人的起承转合时的灵魂出窍。

Z小姐有一个谈了四年的男朋友G先生,她和我说,与G先生的爱情起源于一次通话。Z小姐是学生会的一员,同样的G先生也是。因为某一次开会,G先生打了Z小姐的手机。手机接通后,G先生被Z小姐的声音所吸引。我从来没听到过这么美的声音,G先生如是说。抱着一定认识Z小姐的坚决,G先生慢慢与Z小姐走到了一起。

我静坐在书桌前,翻阅着纪伯伦的文集,品味着个中那雅致的情趣与哲思,遐想人生的不易和美丽。

你想拥有怎样的人生,关键是你拥有怎样的人生态度,这是胡适先生通过《略谈人生观》这篇文向我们传达的最直接的道理。简而言之一句话,态度决定人生。如胡适先生所言,很多人认为个人主义是洪水猛兽,很可怕,但若不先为己,又将如何为人?

尘世指的是我们生活的社会环境,并非一个地理概念。你过去居住在中原,现在移居西北;你过去居住在中国,现在移居美国。这似乎是可以办得到的,尽管你有时候也还会回去。但是,对于生你养你早已与你成为一体的社会环境,你怎能与它脱离呢?正如当年鲁迅先生说的,你想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那能行吗?人是社会的人,离开社会的人怎能孤立地存在呢?

在写作的手法上,韩寒也是模仿钱钟书先生的“重文轻小说”的路子,可“画虎不成反类犬”,使得《三重门》表现得干涩,生硬。

找不到花生,在花生窝里抓到几条老母虫也是不错的收获,这个白白胖胖,肉滚肉滚的东西,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狰狞,到了厨师手里又是一道说不清楚的山野风味。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