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但是 总有一个角落”

日期:2019-10-11 08:08: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32
唯有绿叶,亲手翻译出春风,让我阅读赏析。我那肥肥瘦瘦的村庄,一洼洼油菜的状语,在那里灿烂。第一个敢吃西红柿的人,无疑是英雄。第一个发现横切苹果,发现苹果的心是一个五角星的小姑娘,无疑是一个智者。小学课

唯有绿叶,亲手翻译出春风,让我阅读赏析。我那肥肥瘦瘦的村庄,一洼洼油菜的状语,在那里灿烂。

第一个敢吃西红柿的人,无疑是英雄。第一个发现横切苹果,发现苹果的心是一个五角星的小姑娘,无疑是一个智者。小学课本上,曾经有一篇文,说的是一个小女孩,在美术课堂上画杨桃,居然画成了五角星,同学们嘲笑她。于是,老师让同学们站在她所处的位置,从她观察的角度看,杨桃,竟然就是一个五角星!人生,所处的位置不同,所站的方位不同,就会有不同的感受,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的观点,甚至有不同的世界观。

以前我也很少相信绝死而生,但是生活中总有很多涅盘重生的例子。

不太蓝的天,有三三两两只紫燕低低的盘旋。那细细的呢喃像祈祷、像怀念、像深深的爱恋。抬头析想,是什么样的执念让它们放不下这疲惫的翅膀?想来,大概也如我们这般为了家门、家人不惜劳顿吧。

幽幽地侃着聊着,交流心得,体验收获,作品赏析,令文友部每月一次团聚沟通,为文学的“众人拾柴火焰高,齐心协力濡墨行;天南地北玩快乐(快乐写作,写作快乐,写出快乐,享受快乐),惊涛拍岸趟文林”,在巴蜀土壤,浇灌不灭文学之花。

也会坐在角落摊一本物理习题集在腿上,平心静气的导着一个又一个的公式,为了遥不可及的上海梦.

村子不大,人口也不多,大概就是80户人家而已,虽然不大,但是也总有些奇怪的事儿。

梦,自然要来;何况,秋,不啻是多梦季节么?一夜烟雨, 轻敲窗扉,哗啦啦,天刚放亮,读着文字幽香,杳杳然然,在网络濡墨,诗意栖居,供文朋诗友与爱家们赏析。

我不清楚异乡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走这段孤独的旅程,但是感受着空气中凝结的欣喜,便没有了太多的不安。永恒的也好,变幻莫测的也好,总有痕迹去找寻,在他乡的夜里,我也能安稳的熟睡了。

青春总有个人陪你结伴趟过天真,而我,则在你的单车后座上经历了青春最美的时光。我们也许不能一直在一起,但是当未来某一天你们将手交到可以托付终生的人的手中时,别忘记我们曾经紧握的双手。

美文,要诗情画意,具有结构美,语言美,意境美,简约美,音乐美。意境,是散文的灵魂;情感,是意境的灵魂,景物美,人性美,境界高,情致雅,理之妙,构成美文的神韵与风骨。美文惹人喜爱的,现代有朱自清和徐志摩,当代有白落梅和雪小禅。

他相信在片沙漠的某一个角落,总有某人在等待着自己,在这片天地的某个地方,总有值得自己珍惜的存在。他知道有一个卿本佳人,却为了他,迟迟不肯渡劫。

倘若千千万万的书籍汇成了知识的海洋,那我便是一叶扁舟,在大海中,乘风破浪;倘若数不胜数的美文精品编织成了天边七彩的云霞,那我便是一只小鸟,在云层之间穿梭、翱翔。

年劲快要褪去。闲暇之余,呆坐在已是红漆褪去表面斑驳的书桌前,看着那些已经堆满灰尘的杂志,《哲思》《青春美文》《才智》《读者》《意林》……还有数本我也不知道是何名的杂志,它们的外衣已被粗心的我撕裂或染上墨汁,但当我掀开它们那已不再吸引眼球的外衣时,我却感觉如此亲切。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