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话音刚落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

日期:2019-10-10 14:59: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80
不只一次我和聋哑的残疾人朋友一起看演出,优美的歌曲早已荡漾成每双眼里波光闪烁的感动时,那聋哑的残疾人坐在那里却还呆呆地看着;每一次掌声已经响起,他们总是要滞后好一阵才如梦方醒地跟着鼓起掌来。我心里酸酸

不只一次我和聋哑的残疾人朋友一起看演出,优美的歌曲早已荡漾成每双眼里波光闪烁的感动时,那聋哑的残疾人坐在那里却还呆呆地看着;每一次掌声已经响起,他们总是要滞后好一阵才如梦方醒地跟着鼓起掌来。我心里酸酸的,他们只是附合着分享一点严重打折的欢乐。

“哗”一片掌声打断了我的思路,原来是一首乐曲吹完,大家使劲给他鼓掌,有的人还喝起彩。

教室,依旧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还有墙上憎恶无绝的倒计时。前一秒我们还在教室里互相打趣,可当教室钟声响起的时候,当老师严肃走上讲台的时候,我们就像川戏里变脸一样,不苟言笑。教室这时显得庄严神圣,或许连川戏演员也会诧异于我们的天赋吧!教室外,太阳愈渐毒辣。曾经熙熙攘攘的操场,现在空留几片雨后黄花。教室里的学生像阴霾下的走兽,压抑、苦闷、沉溺。天花板上的吊扇呼呼的旋转着,我们却没有一丝凉意,后背被汗水浸染。不知何时我们稚嫩的肩上负上了什么东西,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想大声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唯独墙上的钟沙沙作响,证明时间在流逝,一切是那样安静。

“叮铃铃……”,一段急促的上课铃声已经响起。老师抱着书走进教室,看了一下在教室里端端正正坐着的同学和那两个空着的座位,笑着摇摇头,便开始讲起课来……

两分钟后,教室里瞬间安静,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是老师来了。

诗赞:烈山不老如新婚,南湖美女初家人,山歌水舞鸟儿叫,天蓝地绿人欢笑。

如今的我不再厌恶自己的班级,反而格外的喜欢,因为在大学的教室里,我找到了属于自己与集体的温馨。

午后,天气有些闷热。我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心情有些凝重。说不清,也道不明,没来由地有些感伤。

生活中的这些有时候又需要日积月累的去努力才能形成,我们可能会把他们 称之为素质。从掌声开始说起,有些人可能一生的很场合都没有给过掌声,那么你觉得别人会给他吗?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来自别人的掌声,它不只是一种单纯的掌声,更多的时候,这是对别人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对别人的一种支持。你希望你做事情的时候,别人给你的是支持还是冷漠。如果是支持,那么请给别人掌声,这是一种由衷的赞美。接着说说面子。我们中国人最讲究的可能就是面子。给别人面子很多的时候已经成了礼仪。你有没有听过很多人说,给个面子啦。面子也是相互的,当别人揭着你的老底,伤着你的面子,以你的耻辱为娱乐的时候,你是不是很是气愤很是尴尬,当你对服务员吆五喝六。当你办理业务对着业务员蛮横不讲理的时候,你时候考虑过别人的面子。你可以说那是你的消费,那是别人应该为你服务,那么人都有尊严,你确定你的一辈子都不会为别人服务吗?如果确定,那你就不要给被人面子了。

教室里:他在高声讲着他如何买点心吃,又是怎样的点心好吃。

教室里的气氛有些微妙,而我早已坐立不安。

恍惚之中我发现怎么人还没到齐,我问:“老皮,他们几个怎么还没来?”可是没人应声,除了饭店的小伙计,桌子旁没有一个人。一会儿,老皮打过来电话说机场去接一位刚从国外飞回的老同学,让我稍等。我心里只觉得好笑:“这都什么人哪?重色轻友。不就是接小美去吗,还像当年一个个猴急的样子。”一眨眼,他们几个回来了,上菜,倒酒,席间的主角自然是美女小美同学。他们几个自然是见不得美女,气氛异常热烈,不过对他们的“殷勤”俺着实有点不爽:“注意素质,你看人家老皮和小鱼。”话音刚落,老皮站起来推了我一把:“快醒醒,明天高考放榜了,去看看成绩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