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闲暇 常常游刃文学氛围

日期:2019-09-21 16:53:2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94
喜欢这样的境界,安心这样的氛围,不惹尘埃,不粘世俗,与己与人,一份舒怀,一份无扰。这个川西北部最大的草地纵横六百多公里,平均海拨3500米,河道迂回,曲流横生,形成大片沼泽,水草盘根错节绾束成片片草甸

喜欢这样的境界,安心这样的氛围,不惹尘埃,不粘世俗,与己与人,一份舒怀,一份无扰。

这个川西北部最大的草地纵横六百多公里,平均海拨3500米,河道迂回,曲流横生,形成大片沼泽,水草盘根错节绾束成片片草甸,覆于沼泽之上,人迹罕至,气候无常,一日间气温的变化让人倍感世间冷暖的两极。草原上遍布着深可没人的泥潭沼泽。

早春毕竟还是春寒料峭,阳光也只是一会子的工夫就摇摇的落向西天边了。如果是黄昏就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觉得春天的脚步不曾到来。风冷飕飕的往心口窝里钻,日间斑驳的满室太阳光欣欣向荣的景象仿佛成了幻觉。霓虹灯映衬得树木忘记了祖先聚集的山林,被囚禁住了手脚再也无法回到先前。谁的眼睛悬挂上树梢进而飞升到了云端?

有时候闲暇之时,静静的品味一些美文,沉浸在优美的诗词之中,那份宁静与淡然就是人生的一份快乐。隔壁的表姐就笑我,说我闲时总是喜欢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怎么呆的住,可我有书的陪伴,与心灵的对白,我却乐意享受这份安静,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精神世界,去沉思,去向往,去憧憬。喜欢独处,但并不孤傲,也常常与朋友沟通与交流,不会封闭内心,当静则静。工作、生活是常谈的话题,工作中有时也会遇到难关,一次一次化解困难,偶尔有几许疲惫,日复一日的循环岁月的积淀,不管时空如何转变,生活就这样潜移默化的改变。

晨间,饭后。阳光跨过窗纱,在书桌上调皮地蹦蹦跳跳。远方的绿枝伸腰展手,一点点散去久睡的慵懒。此情此景,我也干脆丢弃平日琐碎的烦恼,静静地品味古典(心理师)的《拆掉思维里的墙》。岁月静好,时刃不叨。

即使久未归,终于置身小城的街上,却常常偶遇那些熟悉的陌生人。早上西街川流的人群中居然碰见歪搭着脑袋的笨小妹,还是用那不经世事的眼神看着你,只是她还是长高了些;下午街角的邮亭小屋,那患小儿麻痹症的大哥还在卖报闲暇时与邻居老头下象棋。于是,余留一串默叹。

综上所述,陆游晚年的诗作交织着报国杀敌的豪气和壮志未酬的慨叹,交织着对农村自然景色的陶醉和田园生活闲适的向往,交织着对真挚爱情的执着和对深爱情人的思念,在南宋风云变幻的文学高空中,犹如一抹密卷云,显得阔大、壮美、多彩、绮丽,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个靓丽的风景线。

站立在诗页的边角上

隐隐看见诗歌被现代人流放

找不到停靠的地方

想把它们全部拥入怀中

又怕不懂文学的冷暖

易安邀我 把酒东篱

踏歌满地黄花堆积

怕秋色咽瑟不忍同去

东坡携我 再游赤壁

新词旧赋翻唱一曲

不敢去,怕残戈锈刃

还留有杀气

李白带我到长安

醉酒吟诗句

我说怕恋上古都教坊艳姬

万万不能去

渊明请我 南山隐居

种豆采菊,我说怕季节变更

留不住陌上常绿 不愿去

落魄在诗者漫步的路口

他托咐我沿此路前行

有本诗集落在了一片麦地

帮他捡拾起来

良心催促我星夜兼程

走啊走,走了十万八千里

遇及过麦地,诗集渺无。

有个声音在向我呼唤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总觉诗的命脉一直卓有希望

我的诗仍在远方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