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菜园子的时候 定会途经一片片稻田

日期:2019-09-21 16:43: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003
我说的种菜不是一个菜园子,白菜几畦、萝卜几畦有些规模的耕种。生活在城市,菜园子只在梦里可见。但真要想作作农耕的实验,还是可以找到点点荒野的土地,聊胜于无。去年我们就种了一季萝卜菜。深秋渐冷,雾霭茫茫,

我说的种菜不是一个菜园子,白菜几畦、萝卜几畦有些规模的耕种。生活在城市,菜园子只在梦里可见。但真要想作作农耕的实验,还是可以找到点点荒野的土地,聊胜于无。去年我们就种了一季萝卜菜。

深秋渐冷,雾霭茫茫,葳蕤墨绿中的一片片枯黄像是给山梁镶了一道道金边,近处的山,远处的山,深墨如黛。

梦里总是泪流不断,立在家门前的皂荚树下,看母亲的菜园子……梦里不知身是客,但听夜来风雨声。那天醒来,看见窗玻璃上正演绎这句诗,看得痴了,看出了那是老天悲悯的泪水。那泪水,打开了花的心,疏通了叶的血脉,洗净了天的容颜——哗啦,哗啦——天地万物张开了清朗的眼睛。

再说,为什么有人称我为“资本家”,而不说是“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或者“诗人、词人”呢?这也事出有因啊,朋友们到“百度”上一搜索,就一定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故事了。这是我的一段隐私,不好意思直接告诉大家。有好事者,在网上作了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谜语,谜底就是“资本家”,这并非说我多有钱,家业有多大,而是说我“资(滋)养着本家”,所以肥水就没有流到外人的田里去。

天上的红叶一片片思念到天边思念到永远……

离开得,唯有放下。二十一场春天,我在候着。

拨开浓密的绿麦穗,绕过起伏的芦笋田,我终于站到了你的身边。

过度的执着有时候是执迷不悟,人生若没有方向必定会有重心,而重心就在脚下;走好每一步不必匆匆忙忙,走好每一步不必跌跌撞撞。

只是脑海中一直抹不去那灰色中的一片片蓝。

她年纪大,却很有精气神,时常带我去菜园子弄点蔬菜,她还种棉花,种蚕豆和花生,有一次跟着她还捡了一只兔子。我听到草丛里有声音就叫她来瞧,她一看是只兔子,随后她居然把原本拴住腿的兔子给打晕了,说是兔子会咬人。

你走之后的一个月,我到了生命的尽头,那一片片落下的时曾经美好的记忆,无关生死,无关荣枯,只有你我。

我们家有前后两个院子,后面的院子基本不住人,我就自作主张把后面院子的土地翻起来种植各种蔬菜花草,盖上兔舍养兔子。可是院子有几分地,我一个小孩子也不会种,这自然成了表哥们的事情。他们总是会隔一两天就轮流来我家,翻地、浇水、管理,还会带来兔子吃的野草。尤其是后来,我全力投入学习当中,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管理后院的菜园子和兔子了,菜园子和兔子的事就全部由表哥们做了。

我曾在几年前的春天去过这个寨子一次,当时正逢寨子里的开耕节,也就是当地村民引山涧水入田的时期。当时我一个人坐在路边看着水流从梯田顶缓缓流到梯田底,将一大片梯田灌得满满当当。看田间蓄的水映着天空的颜色,又蓝又白,净透无比。一块田如此尚不稀奇,稀奇的是一整片山峰一样高的田都是如此,阶梯一样,扭扭曲曲,壮观无比。看得人直想感叹:将来秋季收割时一定要再来一次。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