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便清露踏涟漪 街道上行人撑小伞

日期:2019-09-12 12:09: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50
小时候,小池塘还在的时候,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小池塘会在套坝消失。直到我小学三年级那年,由于那年村子里要开新路,套坝的那些柳树终究逃不过被砍伐的命运,小池塘周围的那些柳树也不例外。随后下起了一场接连几天的

小时候,小池塘还在的时候,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小池塘会在套坝消失。直到我小学三年级那年,由于那年村子里要开新路,套坝的那些柳树终究逃不过被砍伐的命运,小池塘周围的那些柳树也不例外。随后下起了一场接连几天的雨,带着山上的泥土流进了小池塘,小池塘就是这样被随水而来的泥土填平了。

看到那垂下的一枝紫藤了吗?清寂沉静,随意延伸,俨然一个清冷的女子,骨子里几分凌厉,几分清傲。暖,是藏在夜里的几颗清露,从不轻易示人。

可不知为何,那天我路过郊外的一个小池沼,大约是感觉着脸上丝丝温和的春的气息,便停了脚步,在四周一片沉沉的绿意里,怀着一种秘密的渴望,急切地向池中探视着,非理性地想看到在春天里开花的睡莲。

我看见月光照过那城市的街道,路上行人的影斜在路的上方。我看着孤寂,落寞的爬行。

小池便清露踏涟漪,街道上行人撑小伞。远处的灯塔似乎在寻找着南归的鸿雁,一枝枝朽木呐喊着飘落的繁花,一首首诗词呼喊着到不了的远方。相册里的照片看了看就删了,我翻阅着你给我发的短信,每一条都如青涩般浮现在眼前,你惊鸿一瞥,送葬了我付出的喂喂,否定了我所爱的信仰。一条条的短信,长的长,短的短,长不过天地间,短不过你我间,我却读也读不完,粗略的看了几眼,雨就打湿了目光,看也看不清;断章残节,我读不出你所写的文字,上句承接不了下句的影子。

寒窗孤月,伊人暗自愁伤。衣袂飘飘,露寒清颜,不胜幽怨,负了韶光。一腔痴念,且付絮舞暗尘,几度轻寒,随风逝。

最为留情的是下街了,相对而言,现在的下街变化是最为小的了,小时候,下街道比较窄小,也比较偏远,四通八达的岔路,每次到外婆家去,就在这段街道上迷路。现在想想,这里发生的那些故事也是很值得回味的了!

人活着并不容易,我们在商就言商吧,商业竞争又出现了新的势头,这新的势头是大势所趋,这新的势头又给我们增加了在商道上行走的难度。

新春放假八天,厦门这移民城市,街上行人依稀,只有三三两两的车辆,在街面上缓缓行驶过,新春期间天气很好,阳光熙熙,暖暖烘烘地,真是好日子。

二十日,驱车四百里,南达安图。远眺长白,冰覆峦顶饰白帘,径若盘蛇藤蓝天。抵山门,依径至天文峰,见冰山光耀,偶露凸石,朔风野大,高处不胜寒。睸光而北望,林密景绿,松涛逐波。踏阶而上,天池突显,拂目南观,湖面硕大,冰水相容,波光辉眏,群峰抱之,宛若碧玉钳峰中。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选一条破街,约三五知己,踏千年古镇,诉流年离殇。

年的气息越来越浓,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老天也似乎更懂得煽情,适时的下起了绵绵细雨,更勾起了游子的绵绵思乡之情,偶尔有几个人依然独自在雨丝中穿行。曾经很喜欢一句话,细雨如愁。那些密密斜织如丝线般的愁绪,兜兜转转,终将我绣在那轰轰烈烈走过的时间的罅隙里。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