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中时候文章就被老师夸奖 由于当地没有投稿的地方

日期:2019-08-22 11:55: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41
那是一个你去了一次还想再去的地方,那里的空气清新湿润,淡淡的花香醉人心肺;那里接天的荷叶无穷的碧,映日的荷花别样的美。那个地方叫十里荷塘,我一去再去,每次都有新的收获。终于!我踏上了高中的征途,告别了

那是一个你去了一次还想再去的地方,那里的空气清新湿润,淡淡的花香醉人心肺;那里接天的荷叶无穷的碧,映日的荷花别样的美。那个地方叫十里荷塘,我一去再去,每次都有新的收获。

终于!我踏上了高中的征途,告别了初中,告别了朋友,告别了故乡,告别了亲人,同时也告别了陪伴我七年的自行车。

车子在停车场泊好,同行中的许老师自告奋勇,当起了导游。他说青要山前段时间刚修了水坝,景致不错,值得一游。许老师说这个景点较远,可以开车去。不料想,由于前几天下大雨把路冲坏,一些路段石砾满布,非常难走,车子一路颠簸,总算到了平坦地。由于路矿不好,这一段路的景致也没多留意,心里只想怎么景点路也不好好修一下,难怪这么美景游客甚少。

刚才还很敞亮的房间,顷刻,就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塞得满满的。看着这些毫不头绪、杂乱无章堆放的东西,心里就堵得慌。瞬间,那些美好的向往便荡然无存了,代之而来的是烦恼和疲惫。

其一,电脑作为书写-储存工具,是“神笔”般的奇迹。回想过去,由于有了写作投稿的癖好,爬格子是一个很苦的差事。一页稿纸,一般不过400字左右,就是万字的小说稿,也要写上30来页。何况那时的刊物,有的并不负责退稿,必须留底,再抄一份,真抄不起,所以必须复写。至今,我还惋惜在文革中我焚烧的那些稿子。那份长篇小说《南河传》30多万字,厚厚的两本,真不知耗费我多少脑汁。如今有了电脑,敲出来,存在U盘里,任意复制,永久保存。如果投稿,在信箱中发出,弹指之间,已经飞至万里之外。我自从在2000年学会电脑,一直天天动键,除自己写些博客文字之外,两位教书的女儿,四位读初中高中的孙子、外孙子女的许多稿子,经常由我这位闲人代敲。

但事与愿违,英子的影子充斥着我整个童年,她跟着我们一起帮奶奶做农活、赖着奶奶讲故事,又每天早上喊我去上学,妈妈总是夸英子成绩好,奚落我调皮捣蛋、不学无术。所以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上学的路上从树林窜出一群强盗,他们不杀人、不放火,专门抢负责英子作业,那样老师就不会批评我不交作业了,哈哈哈。

我说我喜欢的是写文章和写字,是因为以我现在的水平还不能叫“写作和书法”,而且我也丝毫没有这种远大的“理想”。我写文章通常有两种初衷,一种是分享,我希望把我知道的、见到的和悟到的写出来,我强烈希望分享给别人,以缓解那种“憋着”的痛苦。更多地时候,是出于想探索,或者说寻找自己,我“独”以为:写文章和写字不只是写文章和写字,更是在写自己。

有太阳的地方,就会有阳光,没有日头的境界是一片黑暗么?在没有阳光到达的地方,那里自会有新的阳光出现。

有风,来自不同地方,地方,就有不同风景,风景不一样了,各个地方才会出现与众不同的时间路,时间,才有不一样的路出现在你面前。

无论岁月怎样嬗变,我确信--有村庄就会有庄稼,有母亲的地方肯定有炊烟。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