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是我心心念念的一个梦 是我伸手都无法到达的天堂

日期:2019-08-16 11:20: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993
捡拾沙滩上一个个纹理清晰精美的贝壳,轻轻放在耳边,海风吹来,呼呼的海浪声似乎从贝壳里传来,仿佛讲述着一个美妙的梦。。。。昔日的光影浮现在眼前,那时生活在童年里的我们,都有一个如笑靥般纯美的梦。那个梦里

捡拾沙滩上一个个纹理清晰精美的贝壳,轻轻放在耳边,海风吹来,呼呼的海浪声似乎从贝壳里传来,仿佛讲述着一个美妙的梦。。。。昔日的光影浮现在眼前,那时生活在童年里的我们,都有一个如笑靥般纯美的梦。那个梦里,有我们用本真和自然编织着一个一个童话般故事。每一个人都努力着力求让这个梦完美。那时的我们拥有着数也数不清的事,欢喜或哀愁。我们想让它们像星星一样,挂满漆黑的夜晚,在我们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的地方。也许我们会认为,这个曾舞出世上最美旋律的梦泡沫一样无影无踪,但我们更清楚,这个梦的泡沫消散于我们的下一个梦里,又一个梦里,一直一直都在我们搁浅的心里,从未离开。那些年,我们或许还都很小很小,看不懂人情世故,更看不懂人世的灯火阑珊。似乎这么大的世界怎么望也望不到尽头。于是,我们开始彷徨,匆匆拽了一个梦便开始奔跑,追逐着自认为最美的东西,亦人亦事亦本真。那些年过后,才恍然明白:自己所追求的其实是最初的那个梦。或许,这诺大的世界,我们只需要带着自己最简单的心穿过人世的繁华,你更会发现:心底最深处的梦未曾走远。一抹夕阳胡迂回映红了半片海,光着脚丫漫步于黄昏之际的沙滩上,沙粒也似乎闪闪发光,洋溢着欢快。回头看一列列错落有序的脚丫,还不层忘却最初的梦。抬头看海鸥盘旋于天边,迟迟不肯离去。正如我心中搁浅的梦,未曾走远。。。。

当我打电话给上海的表哥,说我辞职准备来上海。他的第一反应竟是:“家里乱了吧!”好吧,其实我能说我纠结是否要出门看看外面的世界,是老爸说:“去看看吧,无论成功与否回来家里不缺你一碗饭。”

望眼入目,是逝去岁月的沉淀;伸手触碰,是熟悉情景的转换;入心感知,是幽静彼岸的清香。

什么是江湖?是《武林外传》里郭芙蓉心心念念的那个地方?但后来白展堂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到底是我走进了梦,还是梦走进了我,我无从证实,但悲剧就这样开始了。我每一个晚上都在做梦,连续地做梦,我每睡一觉,都至少有一个梦,然后惊醒,又睡着,就算只睡了五分钟,也能做一个长长的梦,让我感觉像跨国了长长的时空,我就是这样度过没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哪怕一个晚上,这简直让我发疯,我的睡眠总是在惊恐、奔跑和抗拒中进行,从入面开始,到醒来结束。

一直认为最美的爱情是懂得,是心心相携。是只在乎一个人的悲与喜,爱与愁。是永远把一个人放在心上。一直相信有一种爱情不必相守,不必在乎缘深缘浅,只一声懂得便可深入骨髓,融入生命。相知相惜,冷暖两相知。

一个孩子,静静地仰望天空,淡蓝的天空覆盖着灰色的浮云。于是,孩子问上帝,是不是天堂的大门是灰色的?上帝说,孩子,天堂的大门当然是白色的,只因你的眼睛透着阴郁的愁云,所以你看不见天堂。孩子很失望,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但是,终究还是看不见天堂的方向。

“那就像是一个梦。我也希望它就是一个梦。”我说。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