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成年的蝉 在幼虫的后期”

日期:2019-08-16 09:14: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322
一只蝉从土洞里刚刚爬出来,肉肉的颜色,慢滕滕地经过藤的身边。藤说:“你要到那里去呀?”蝉说,我要爬到树上去。就着林间的这份清幽,我拿出书,信手翻开一篇美文,静静地读起来。噢,是的,回归自然。远去的秋,

一只蝉从土洞里刚刚爬出来,肉肉的颜色,慢滕滕地经过藤的身边。藤说:“你要到那里去呀?”蝉说,我要爬到树上去。

就着林间的这份清幽,我拿出书,信手翻开一篇美文,静静地读起来。

噢,是的,回归自然。远去的秋,飘零的树叶,傍晚的夕阳……都一一在规定的最后期限内回归到自然的怀抱里。无声无息。

蝉的生命周期很短暂,五至六年,生命的成长的黄金阶段,是在暗无天日的土壤的里度过,靠植物根茎的汁液为食,可谓清苦淡泊,似乎也无怨无悔,毕竟在享受着生命的过程。

聆听窗外,蝉在热烈地鸣叫,生命的血液,有一种沸腾,想冲出固有生活的篱笆或围栏,与声声蝉音一起呐喊嘶鸣,与热烈昂扬的阳光和鲜活的的沸腾;聆听窗外,我反思生命的意义,夏蝉生命,如此短暂,却是如此热烈,在人生近百年的时光里,有几人曾有过夏蝉的热烈?

美文为啥不朽,因为,美文都是作者看到想到的典型事物纪实或感受,美文都是作者挖空心思总结出的哲理,美文都是作者凭借激情迸发出的激烈火花,美文都是作者坦荡的情怀表露,美文都是作者熟读广思的精华积累。例如:《读者》2003年第二期的“言论”中有这样一小段文字:一个快乐的人不一定是最有钱的、最有权势的,但一定是最聪明的,他的聪明就在于懂得人生的真谛:花开不是为了花落,而是为了灿烂。几十个字,经典不?够我们去信守一辈子。

初夏时节,太阳的热力已骤然而来。这时候,已然在树的新蝉和着清风,伴着流水,开始了一年一度鸣唱。这时的蝉声清脆而悦耳,活泼而纯粹。

正如大河跟纤纤柳絮的贴所言,大河想写这样的文章好久了,迟迟不能下笔,是因为一直思考不出一个合适的七字标题,有幸今日一睹纤纤柳絮之美文,恰好也是七字标题,大河稍作修改,借来一用。

关于蝉,小时知道不多,只是每到夏日,总听见各种树上彼此起伏的叫着“知了知了”,天气越是闷热,它越是叫的欢,于是浮躁的人们,便捡起石头向树枝砸去,那知了便“嗤”的一声飞走了,不知它是否真的知了人们“落日早蝉急,客心闻更愁”的心境了。

晚安,我喝醉了,我想触摸那温热的回忆。过往太美,却只能追忆,来不及一一赏析。

知了的幼虫,在黑暗的地下生活四年,一直穿着皱巴巴的脏兮兮的外套,以吸食树根的汁液维持生计,长大以后在初夏的傍晚寻机出土, 爬上树干,从壳中蜕出,等到身体慢慢强壮后,飞向树枝高处,换上漂亮的外衣,长着堪与飞鸟媲美的翅膀,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微醉半醺,就开始歌唱了。这 四年的地下苦修行,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在阳光下欢乐歌唱。

想起1993年在在北京读书时,当时出版社的编辑说过的一句话:《读者》它是读物,不是文学。很多的文章,发自于美文,却也止于美文。千篇一律的格式,千人一面的写法,或者说是抄法,不知道别人如何思想,反正之于我,倒是产生了深深的审美疲劳。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