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一直凝望着那灯塔 单纯的以为这喧嚣热闹的世界存有着善意

日期:2019-08-15 19:04: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20
也许大家不相信,但是我说心里话,我身边做得好的朋友,他们真的都是很单纯很单纯的。我要是在别人面前说单纯,很多人会笑,在他们面前说单纯,他们肯定会说,我还不够。总总之之,一程又一程,走到了古镇的牌坊下,

也许大家不相信,但是我说心里话,我身边做得好的朋友,他们真的都是很单纯很单纯的。我要是在别人面前说单纯,很多人会笑,在他们面前说单纯,他们肯定会说,我还不够。

总总之之,一程又一程,走到了古镇的牌坊下,他们的学姐秀秀同学在日记里写到:到了牌坊,就只有三里路了。想到这里,所有的劳累居然慢慢消失,本老的眼前,不再是深蓝色西装校服,而是那黄色单外套,白蓝相间的短袖,那挽着我手臂的,模糊身影脸蛋儿,竟渐渐清晰起来,是我的古古,牛牛,陈陈,可可,鑫鑫,涛涛,欣欣,秀秀……

无形的

凝望着,张望着

蔚蓝的天空,南方的暖冬

允许“我想你”这样的话语

长在青青的大树上

在南方辽阔的故乡里

没有一片落叶,是因为寒冷而分开

“你是不是一只候鸟

愿意回来南方一趟?”

有很多时候,我都在等待

一只从北方,飞回来的候鸟

她洁白的衣裳,红色的喙

陪我度过无数个,升起炉灶的冬天

每捡起一根柴草,我都渴望她的一次存在

如这倔强的火种,走在这柴草之间

等待醒来

她飞来屋顶过冬

飞来我的梦里

那满脸的星辉

使她发亮,从镜中

指认她的身影

像往年的岁月

好好地,陪在了我身边

即使谈到那一声分开

短暂地,不过又轮回到了冬天

等你的屋檐,放着暖暖的风

我一直在呢,一直在呢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转眼之间,祖母(亦称“奶奶”)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一年了。时光变迁了人事,却斑驳不了记忆。记忆,时常在夜间如荒草般肆虐,长了触角似的,越过了我工作的小城,流经我记忆中的开都河,一直向着我童年成长的小路延伸,一直向祖母陪伴我生活的老屋延伸,一直向祖母的坟茔延伸……开都河经久不息的流水声在耳边哗哗作响,一路流来,将我存储的记忆次次唤醒。当打开记忆的阀门,思绪泄洪,几经辗转、叹息、凭窗静坐、沉默凝望,祖母的呵护关爱、音容笑貌一次次在眼前浮现!

云的下方是山顶,时而会有几只鸟类喧嚣而过,风吹过时,只能听到山上的树发出簌簌的声音,我把这声音这画面,配在一起,成为了临别的美好。

我想一直向西,向西。去看那不周山的撑天柱子是否弯曲,去看那梧桐树上憩息的凤凰是否窒息。我们会挣脱铅云,我们要栖息树顶,我们走走停停转个圈等潮水来袭。岁月欲拉整夜驻足凝望的我潜入深海,我回过头,想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岁月剥夺了我的一切。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