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白母狗的离去 那场景有些凄凉

日期:2019-08-15 13:33: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1021
那时,那人,那景。都是我们或驻足,或想念,或停留过的地方。然而,有些人,有些事。我们注定无法挽回。就像我们的青春,注定,成为手中泛黄的看照片。感恩千里花相送。自北南回渡花海时,是烟雨蒙蒙的深夜。雨在无

那时,那人,那景。都是我们或驻足,或想念,或停留过的地方。然而,有些人,有些事。我们注定无法挽回。就像我们的青春,注定,成为手中泛黄的看照片。

感恩千里花相送。自北南回渡花海时,是烟雨蒙蒙的深夜。雨在无边的夜的虚空里坠落,冲淡了浓郁的花香。耀眼的绽放沉没于无边的虚空,许是正无奈地被风吹雨打去吧?正悄然消融于无边的虚空?该庆幸,这巨幅惨绝的画面淹没在雨夜,零落摇坠的凄凉景被夜隐藏,不会因目睹到而更心伤。

胡子瘦了。

老猫笑了一脸。

母狗叼着骨头,从这头溜达到那头

流着涎,

不断线。

琵琶叶厚了,

收紧的夹缝,

扯近了遥远的天际线。

麦朗子惦记着黄海棠,

彩云飘在了水里面。

听得见了

一点点响声,

正是窜出树稍的炊烟;

看得见了

唧唧,呱呱,咕咕,

又一个不夜天。

胡子真的,瘦了。

老猫一定是,花了脸。

心里头晃荡着

越过东山山脊的一缕缕光线

模糊细密纠缠。

注:麦朗子,方言,意指一种小鱼。

还是那个冬天,那片雪花,亦还有那场景,只不过物已不是当时物,人亦不是当时人 ,万物皆变。倘若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话,这泪又该归落何处。

年轻人听了这些回答又走着,他看到一个年龄很大、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他又走了过去问:“老人家,你知道幸福是什么?”老人的耳朵似乎不太好使了他说了还几遍她才听清。

一直认为只要心依阳光,就不会有寒凉,只要在阳光下行走,心就不会迷茫,喜欢在朝阳升起的时候,看着太阳的脸泛出微红,生命中,总有一处风景,涌动着明媚的葱茏,总有一处旋律,拨动着心弦,有些事,忆起就温暖;有些景,经历便不忘。

哽咽的疼痛就这样悄然弥漫在霓虹灯闪烁的夜风里,所有的悲凉就在这失语的一刻里凝滞、凝滞于潮湿而凄凉的空气里,颔首低问:吾爱,你是否还会看见这一份迷途的相思?一滴泪、两滴泪、三滴泪,晶莹而剔透,滴落在熟悉而温暖、景依旧人已非的街头……

他们能望见学校时,东边能清晰呈现灰白色了,沿路人家的鸡早已打过几遍鸣了,公狗追着母狗都窜了几条马路了。他们到离学校不到一里路的地方,其中一个在铺满荷叶的一个池塘边站住了,密密麻麻,高高矮矮,或是分分明明,或是汪洋一片,他隐隐约约瞧见几支花苞儿,跟着天色呈灰白色,他索性闭了眼,嗅到的是狂躁不安。前面的扯着嘶哑的嗓子叫唤他,于是他们娴熟的从学校的围墙边溜了进去,然后耷拉着脑袋踏进了宿舍。

人常说:狗通人性。是的。如果你养过狗的话,你就会体会到这点。

7、我不喜欢照相,因为我相信,空洞的留影始终无法留住最美好的那一刻。我只喜欢用文字记录,把那最真实的场景连同最真切的感受一起留住。我始终相信,最美好的那一刻不只是一个场景,应当是那场景里所有的复杂感受,它应该是一段充满生命力的无限放大的动态过程,而非一个简单有限的场景画面能表达出来的。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