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说的不是这些 我要说的是一丈宽的黄泥地上的两棵树

日期:2019-08-15 10:14: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74
园子的东北角有一座小庙,高不足一人,占地约两平方米,青砖砌就,青瓦盖顶,外形很精致。庙门不大,高有尺余,宽有七八寸。门顶上是半圆拱形,趴在地上往庙门里看,里边四周立着一圈牌位,中间摆放着香炉。庙门前铺

园子的东北角有一座小庙,高不足一人,占地约两平方米,青砖砌就,青瓦盖顶,外形很精致。庙门不大,高有尺余,宽有七八寸。门顶上是半圆拱形,趴在地上往庙门里看,里边四周立着一圈牌位,中间摆放着香炉。庙门前铺着光光的青石板,是祭祀时摆放供品用的,再前一点种着几簇芍药花,每年五月前后紫里带粉的芍药花盛开,大朵大朵的,把小庙映衬得庄重,静谧。

每冬去春来的三月左右,这两棵光秃秃的老树就开始长叶,大概半个多月左右长出的叶子就会履盖整棵大树,形成两把硕大的遮阳伞。这时那些远近的麻雀也从不同的地方聚集到这,可热闹了。每天两次最热闹的时刻,就是早晨刚要出太阳而没出来的时刻和下午太阳要落山而没落山的时刻。数以千计的麻雀都以这两棵梧桐树做为它们的栖息场所,那场面,虽然那时候好象没觉得怎么新鲜,但要是换到现在,可是一道多么难得的风景了。

一夜泪断了线,不要说世上有那么多人来将我爱慕,不如上天赐我以灵犀,让我能轻松地看透哪一个人才是真心。不要说谁玉树临风又聪明又俊彦,如果不会对我全心全意相见不如不见。

我的左面是各色各类的野花,有野葵,步步高,野菊……颜色也多样,有黄的、白的、粉的、朱红的……我的右面有两棵我的朋友,还有两棵深粉色的木棉花。我的后方是一面山坡,山坡上有绿色的藤蔓植物和各种高大的树木。我的前方是一面蜿蜒流泻的玫红色蔷薇花。

到了高中,上了大学,白米饭自然成了唯一的主食,逐渐麻木地失去了知觉,直到结了婚,忽然又有了一段记忆。结婚后,终于结束了自己四处住宿的漂泊,生活安定了,日子也渐渐舒心起来,自己的体重随之与日俱增,甚至创造了一年增长五十斤的记录,妻子为了限制我的体重而限制我的饭量,那时候吃什么都香,尤其是一掀开电饭煲,我时常会闭上双眼,晃动着脑袋,深深地吸一会儿大米饭飘散的清香,感觉这样的美味就是不吃菜也可以满足自己的肚肠。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也常常趁妻子不注意偷偷为自己添加点米饭。终于,体重得以控制了,但对米饭的感觉又忽而平淡了。

每个人包括我在内,确实是需要被别人影响,我们既不是女娲也不是伏羲,更不是玉皇大帝,我们前面有很多前辈,这才是我们为什么要学习的关键所在,我们向这些前辈学习的同时,也在被这些前辈所影响!

从我记事起,那棵粗的石榴树就有成人的胳膊粗了,好像树骨桩是由两棵石榴树辫在一起的,显示出组合的痕迹。而那棵细的确属独根独苗,也有手脖粗了。两棵石榴树长势喜人,而我所更为喜欢的,是石榴树开出的红红的花,馋人的果。春天来了,石榴树迎着暖煦煦的春风开花了,两棵石榴树竞相开放,红红火火的,很吉祥。先是一支、两支、三支、五支……我开始扳着小指头一天天的数着,后来,似乎是两棵石榴树在比赛着谁开得花多,开的花好看,我就数不过来了。祖母知我数不过来了,故意问我:“两棵石榴树都开了多少花了?”我这时候不是用指头数了,而是一边伸出了两只胳膊往后背去,一边说:“开了这么多。”全家人听了哈哈大笑,这两棵石榴树给全家带来了欢乐。花开得多了,小小的蜜蜂闻着花香“嗡嗡”地飞来了,围着火红的石榴花儿采蜜;美丽的彩蝶看着花艳翩跹地飞来了,绕着石榴花儿打旋,鸟儿也欢快地“叽叽喳喳”叫着飞来了,就连吓人的牛虻也赶来凑热闹,顿给小院带来了灵动和诗意。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