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报道的时候 老师就告诉我们

日期:2019-08-15 10:32: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863
一晃就过去二十几年,前段时间一个同事向我提起王老师。巧得很,他母亲生病住院竟然和王老师同室。于是很自然地便聊到了我。同事旋即要拨我的电话,王老师叹了口气,摆手道,“别打了,不打扰她了,知道她现在很好就

一晃就过去二十几年,前段时间一个同事向我提起王老师。巧得很,他母亲生病住院竟然和王老师同室。于是很自然地便聊到了我。同事旋即要拨我的电话,王老师叹了口气,摆手道,“别打了,不打扰她了,知道她现在很好就够了,往事回忆回忆也就罢了。”听同事讲完,我竟陡然酸了鼻子。那个黄昏,我把“开天窗事件”讲给那个同事听,他说,“原来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渊源啊,难怪他那么清楚地记得你,他说你很聪明,语文学得很好......”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或者在以后的光阴里能再逢着王老师,我会向他深施一礼,为自己当年的任性和鲁莽向他真诚地道一句,“老师,对不起!”

是因为,你刚来这个补习班的时候,男孩因为在大课班扰乱课堂秩序,被其他孩子投诉,就来了你的作业班,他情绪不稳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也很想念大课班的老师还有同学。而你这个初出茅庐的代课老师,什么也不了解,只想提醒他赶快写作业,你认为这只是一份教书的兼职工作罢了,所以你在他好几次走神后,有些不耐烦地体现道:“在想什么?数学都做了快一个小时了。”

这段时间,不断有新闻报道女大学生遭到迫害,仔细想想,这不光是社会的问题,从自己本身来看,都是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姑娘,便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肆意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也是长本事成熟了,从而就没把安全问题放在首位,试想,在上车的时候看下车牌,有计划的去做一些事,对周围的事物多长个心眼。

这种恐惧我也曾有过。 考试最崩溃的时候是看到一道题,模糊地记得老师讲过,但清晰地记得我没听。好在我当时读书还不赖,有时期待考试,期待考试后老师的赞许和同学的羡慕。

我也只在闲聊中度过那短暂,又显得漫长的时光。还记得,政治老师中间还进来一次,给我们写了一道题,让其记下,还祝我们考好,我们自当回之以礼——谢谢老师。而所谓的毕业,只在那吵闹的教室中,缓慢的半天中,以及中考结束后,完成。

做教师快乐吗﹖在我们学校做老师,你快乐吗﹖如果你觉得快乐,我为你感到高兴。如果你觉得不快乐,我要告诉你,来到我们这个快乐的地方,不快乐也要快乐,要让不快乐变得快乐,让学校成为幸福的乐土,为工作而快乐,因快乐而工作,做一名快乐而有品位的老师。

我的外公住在梁家墩鎮迎恩村六社。小時候去外公家的時候,長沙門是必經之路。

如今六人一室,当然只有惊喜,那还有抱怨和不适应之谈。其次,大学新生不得不接受生活自理的考验。新生入学报到,绝大多数学生的行李都是家长帮忙整理的,家长一走,学生就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始新生活。再次是学习的不适应。大学与中学在教学方法,学习方式,考核方法等方面都不同,进入大学,第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没有了同桌这种生物的存在,也没有了固定的教室。也没有了天天督促你学习的那帮可敬的师长,这种变化给了我们很多自由。而且进入大学我们将面对更多的挑战,跟多的诱惑,如何能做到宠辱不惊,这就需要我们去克服各种心理障碍来适应。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