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让那个高中生活才结束的丫头魔怔的书是《周国平全集》

日期:2019-08-14 18:28: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425
书,是一坛陈年老酒,甜美韵香;书,是一幅传世名画,精美隽永;书,是一首经典老歌,轻柔温婉;书,是一方名贵丝绸,细腻光滑。我们在漫长的人生几十年中,有十九年的读书生涯,此外,还有许许多多可供我们阅读的机

书,是一坛陈年老酒,甜美韵香;书,是一幅传世名画,精美隽永;书,是一首经典老歌,轻柔温婉;书,是一方名贵丝绸,细腻光滑。我们在漫长的人生几十年中,有十九年的读书生涯,此外,还有许许多多可供我们阅读的机会,书,的一生,都在陪伴我们,亦师亦友。一壶老酒,一对老友,淡淡书墨香,萦绕鼻尖。 ——题记

“你好,我我叫秦川。是一个高中生!”望着那不曾退去笑意的绝美容颜,秦川顿时有些结巴道。

从这个夏季开始,我要去做回那个真正的我,那个不忘初心,一览无余去追求梦想的我。

心里很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想法总是大不相同的,毕竟人各有志,志各不同。也明白,知己的难寻,知音的难觅。但在这浮躁烦闷,泛善可陈,甚至禁锢思想的高中生活中,还是希望能遇到一个懂我心意,解我心结的人。不求知己,至少但求知音吧。

我在路上是独处的,正如周国平老师说的那样,人只有独自面临孤独的时候,才会静下来想想自己以后的路。所以我尝试着面临孤独,独自前行。

不一会儿对方打来电话骂我:“丫头,跟谁都那么说话吗?”

人是高等的动物,他高高在上,主宰万物,也太高贵;人对其他一切生命可以生杀予夺,为所欲为,也太残忍。当代学者周国平最近撰文说:人是最残酷的动物。话不中听,人却分辩不得。

唯好书与美景不可辜负,一直信这句。再次被书魔怔,已经是上班以后好几年的事了。遥记上一回,好像还是上大一之前那个漫长的暑假。那时候,把老爸唯一送过我的礼物——一套中国古典十大名著粗浅看了看,还把书摊上淘来的《周国平全集》看了几遍。

可当一本书沾上我的指痕,亦或让我的指痕将部分指痕遮盖。我竟又不愿再将书转让出去了,大概每一本书的原有者都是无私的吧,换了我是万万舍不得的。

“这丫头,还蛮会害羞的。”我想。当然,丫头这一称呼也从这里开始。

在周国平的文章里,灵魂的故乡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丫头,我们真的该努力了,可以不为了任何人,只为了自己,相信以后的那个你会感谢这个努力拼搏的你,所以的付出都会有收获的!

那个清贫的年代,没有刻意的准备,就把那双粘满泥巴的小脚丫洗干净,穿上妈妈自己做的布鞋子,还有在油灯下缝制的新书包,就欢天喜地的奔向村口的那间老屋---只有几排用木板搭建的课桌,村里唯一的一间教室,里面只有一个戴着眼睛的老夫子,据说是村里唯一的一名高中生。

这就是周国平说的第二种状态:渐渐习惯于寂寞,安下心来,建立起生活的条理,用读书、写作或别的事务来驱逐寂寞。那些所谓的孤独仿佛不可怕了,我时常感到时间不够用,却不再感受到寂寞和空虚,我想这时的我已经能够和孤独对话了。诚然孤独是存在的,但我已学会了“独处”,一个人的时光也过的诗情画意,忙忙碌碌,全然忘记了曾经的我是多么的害怕孤独。

读《书屑集》,偶遇钱钟书这段话,如同遇到知音。满窗明月,满床书,真是浪漫到了极致,静谧到了极致,舒畅到了极致。最好是明月自己跑到我的床上来,把冷冷的光,静静洒在我身上,什么也不想,就这么枕着月色入眠。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