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我看见群鸟、落在我的庭院里、悠闲地走动着、寻觅晨光

日期:2019-08-13 20:07:4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279
我们的几辈人们在它的上面,脚印深深浅浅地走动着,左右前后上下,它的方向,绸上的纹路无限,丝路花儿向西,我们踏着路行走,那里所有的青草都是我们的方向,像一阵阵从森林掠过的鸟巢的啁啾。绿中有黄,黄中有绿,

我们的几辈人们在它的上面,脚印深深浅浅地走动着,左右前后上下,它的方向,绸上的纹路无限,丝路花儿向西,我们踏着路行走,那里所有的青草都是我们的方向,像一阵阵从森林掠过的鸟巢的啁啾。

绿中有黄,黄中有绿,静中有动,动中有静。草原拥抱着小花,小花亲吻着草原,白云依偎着蓝天,蓝天映衬着白云。这是一幅多么精美的柴达木盆地画卷。

这时突然又一声“奥……”的吆喝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前方随时从田间飞起无数只麻雀直冲上空,仓皇而逃,在高空中盘旋着,瞬间飞往别处,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一会我右前方又响起了吆喝声,一群鸟儿又在我的头顶上方飞过,如惊弓之鸟,渐渐这一切又平静了下来。

“七彩炫目的光,在黑暗中苏醒,陆续闪亮。我的思念就在这城市光廊,慢慢发芽。分不清楚,是真实或想像,全是掠影浮光”。

山势不高,夏天和山下一样暴热。夜幕降临,屋里的热气迟迟不散,人们只好在庭院里吃饭,蚊叮虫咬,在所难免。若不小心,飞蛾落入菜碗里,吃了就中毒,马上就会呕吐。饭后,一群群孩子分头涌到生产队里的打谷场去捉迷藏、擒羊儿、踢毽子,无忧无虑,快活极了。月亮在静静的窥视,星星一闪一闪的,在为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喝彩助兴。成年人则在自家的庭院里纳凉,手执脸盆大的棕叶扇不停地摇晃着,口里拉长了声音喊着“喔——喂”,以为风是可以呼之而来的。有时猛然“啪”的一声,那吸血欲望高的蚊子便呜呼哀哉了。男人们洗澡那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一个大木盆,一桶水,一条土布长巾,他们不顾庭院里纳凉的是母亲、老婆、女儿,或是邻居的婶婶或是村姑,就在庭院的一角洗将起来,两手反在背上,提着长巾一上一下,像拉锯似的。洗下体的时候,左手提着裤边,右手前后上下反复搓揉,仿佛裤裆里藏着个洗衣板。年长的男人,干脆脱得赤条条的,往盆里一坐,觉得那样洗得更干净,更舒服。在他们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男人的存在,“羞耻”二字与他们沾不着边。

大学的自由体现在哪里,在林森木看来那就是抽烟的时候不用躲到厕所里闻着臭气熏天的气味来抽 ,不用躲着老师,不用几个人轮流着抽一根,他可以坐在电脑前看着电影,悠闲地点起香烟来吞云吐雾,其次再是自由地恋爱。用他的话说便是抽烟这玩意儿就和做爱一样,会让人上瘾。

滴答,滴答,听,雨声如此优雅轻柔。我撑着小花伞悠闲地走在这江南雨道上,看雨丝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不像北方的瓢泼大雨,哗啦啦地冲到地上就成了一弯弯水沟。北方雨落水上是急珠走盘声,南方雨落水上是疏郁的琴声,它细细密密,像丝线一样细,像牛毛,像花针。我不觉想到幼时写作文,一写到雨,都是“细雨蒙蒙”,那时竟是真的不懂雨的世界。

院墙外有一颗白杨树,嫩绿欲滴的叶子随风轻轻摇晃,像微微悸动喜悦的心。杨树下是几只山羊在悠闲地吃草,不安分地攀爬着,时而追逐着,牧羊的爷爷也就逐着羊儿们翻过那座山坳,消失在我视野。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