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

日期:2019-07-08 21:51: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78
重归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记六一五团四连老兵重聚白泉山一段军旅路 一生战友情真正的感情撼天动地,战友情会让一个人一生铭记。我们常说人世间有三大感情,爱情,亲情,友情。但是战友情确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那就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

重归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

记六一五团四连老兵重聚白泉山

一段军旅路 一生战友情

真正的感情撼天动地,战友情会让一个人一生铭记。我们常说人世间有三大感情,爱情,亲情,友情。但是战友情确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那就是战友情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超过其他的三种感情。中国有句古话是说,能够一起经过同甘共苦的人才是真的好朋友,如果你在部队待过,和战友经过生死的体验,那么这种感情是任何情无法代替的。

因为我们常常听说这么一句话,一个人在部队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么他和他的战友感情一定会比平常人生的要深。一个锅里吃饭,一个营房睡觉,一个操场练兵,一条坑道施工,一条战壕站岗。一起学文化,一起练技术,一起长本领,心在一起,情在一起,情同手足、胜似手足,正如歌声所唱“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

当2019年4月初的一天“白泉山战友”群里发出一条信息:定于5月25日—28日原二O五师六一五团四连老兵重返乌兰察布(集宁)重聚,信息让我瞬间触电,也顿时让每一位战友心情荡起波澜,四十余载悠悠岁月,弹指一挥间。不知大家是否和我做过一样的梦,梦回军营,就好像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留在了漫长的时空。醒来,怅然不已,甚至会泪湿衣襟。曾经的日子已逝,现在的我们各奔东西,各自忙于工作,劳于家事,相互间联系少了,但绿色军营洒下的美好结成的友情,没有随风而去,而是随着时间流逝而倍增。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

聚会主要策划者,原四排长朱家炎和赛音巴图精心选定时间、地点、日程,并成立了筹委会,选定了各地召集的区域负责人,聚会前期工作有条不紊。

当看到的一刻,只有“激动”想当年我还在辽宁抚顺市读初二,1972年10月却在大同市穿上军装、退伍阴差阳错的到了保定。40余年至到2016年退休,我周边没有战友,几十年就好像“掉队”的兵,渴望重新归队,几位联系不多的战友,日久也纷纷无了音讯,好似一叶漂浮在汪洋中的孤舟,“孤独”是一个曾经的老兵对战友无限思念的心态。感谢巴图、感谢文清老兄,使我在2018年重新找到了曾经的“四连”重新见到了四连的战友。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6)

想起2018年4月易县部分战友小聚,更渴望5月25日快快到来。

抑制不住激动心情,不断的和天津、武汉战友联系,怎么走?坐什么车?几点到?一段时间的话题就是“重聚白泉山”

5月24日晚我就登上了开往集宁的火车,一夜无眠是因为战友就在咫尺之间。

25日早当我站在集宁南站广场前,怎么也想不起曾经的集宁老车站什么样子,但这里曾经留下过我们无数足迹。

在宾馆前台,遇到第一位战友就是排长朱家炎,岁月无情,虽无法改变容貌,但也在脸上刻下沧桑的痕迹,但我们相互瞬间认出对方,朱排长带我到餐厅见先到一步的天津战友,那里有分别最久的老排长王慧丰,有去年曾相见今日又重逢的李文清、苏祯学、王东、王积贵老兄,有情同兄弟的马月华和刘立强,瘦小的郭连祥差点没认出来,任一个战友见到赛音巴图不用介绍,还是典型的魁梧的蒙古汉子。

我给王慧丰老排长敬一个军礼,他是我第一任排长,一位带我们远离连队在集宁钢厂独自执行任务的排长,深深记在脑海的一位坚强的老兵,一位柔善的兄长。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7)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8)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9)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0)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1)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2)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3)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4)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5)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6)

杨成龙,68年枝江兵,现年78岁,老班长听说聚会最近才入群,携夫人从上海远道而来,王东兄为此大发感慨,曾说道,见面我一定要给老兵敬礼。

王慧丰排长年逾古稀,苏排长行动稍有不便均欣然来到集宁;江苏刘仕林三排长也是刚刚“归队”的战友,听到后,毫不犹豫的集宁报到;最远应该是的左尚发、王恒福、吴文金、李正强等老班长们,不远千里,来到集宁。

孟庆文早早就从牡丹江乘车赶到哈尔滨转机呼和浩特等待聚会那一天。定州刘盼欣、湖北黄若文也在上午就到了集宁。

王永平,我们俩人曾经在1972年底乘一列车从大同来到集宁的四友,在我多次劝说下,虽然眼睛视力下降几近失明,也在80年代原四连冯靖亚陪同下赶来聚会。

最晚到达的是武汉战友刘开全、吕炎生和夫人、陈文亮等,经长途跋涉,赶到集宁,并且带来了二友。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7)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8)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19)

聚会原本限定1968年—1975年期间的战友,但内蒙古战友武建清、陈有、乔有在、高建中、梁三奴等76年以后入伍的战友也赶来聚会,战友、军嫂共计41人。

战友们陆陆续续到了,四十余年见面后共叙军旅之情。喊一声战友,胸膛里涌起一阵滚烫的暖流;喊一声战友,眼眶充满激动的热泪;喊一声战友,脑海里闪过一串难忘的镜头。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0)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1)

战友啊兄弟,比兄弟更亲,这就是—战友情。战友情,就是理解与信任;战友情,就是支持与尊重;战友情,就是宽容与接受;战友情,就是互敬与帮助。当面对困难和挫折的时候,能想到有许多亲密的战友就站在你身后,就会把这份诚挚的感情化作无穷的动力,让我们永远笑对人生。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2)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3)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4)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5)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6)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7)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8)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29)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0)

26日早早的用过早餐,一行人乘车赶往白泉山上,昔日我们的住地毗邻集宁市区,现在的发展已经把我们当年的阵地都包围在市区之中,我们曾经守卫的白泉山已经辟为“白泉山森林公园”想当年我们在荒秃秃的山顶站岗,满山除风化石就是贴着地皮长的荒草,唯一和我们作伴的就是满山的田鼠,一眼望去可以看到天边,今天的白泉山已经郁郁葱葱,山上山下层林叠嶂,我们的坑道、碉堡、战壕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我知道他们还在我们脚下,深深的埋在深土之中。

战友们争先恐后的攀登到山顶塔下,触景生情,你一言我一语的回忆起曾经的往事,那般真诚、那般动情,我和刘开全、孟庆文、马月华、吕焱生向塔西北方向走去,那里就是我来过两次也没有寻觅到的我们的“主阵地”主碉堡上已经盖了一座房屋,但碉堡清晰可见,我独自走向稍北的山沟,那里曾经有一座简易房屋,我曾经在75年和一班人坚守一年阵地,但高大的松柏挡住了我的视线。

山虽不高,年迈体弱的王排长和苏排长也执意登到山顶,为的是了一份心愿,一份四十多年日思夜想的心愿。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1)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2)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3)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4)

在碉堡前战友合影后,纷纷下山,去往一个最熟悉的地方—毛不浪。

我们曾经的营房住地—毛不浪,这原本是一个村庄,村边有一天然泉水,我们和当地的老百姓共吃这口泉水,毛不浪因泉得名。

环境变化太大了,那眼清泉,现在已经建设成为公园一部分,景色十分优美。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向村里走去,这里已经没有了毛不浪村的痕迹,高高的塔架把这里变成了工地,2018年还残存的半栋营房早已不见了踪迹,林立的楼房替代了低矮的房屋,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四十年悠悠岁月,弹指一挥间,毛不浪也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了一份心愿,但不免留下一丝遗憾。

站在毛不浪泉边,仰望白泉山顶,每一个老兵无不心潮澎湃,仔细寻觅着往日的蛛丝马迹,回忆着曾经的步履......岁月无情啊,当年我们都是毛头小伙,血气方刚,为了戍边卫国,站在祖国边防一线,经风雨见世面,忆往昔,当年一个人站岗还害怕的年龄,经过军训、营建、种地、挖掘坑道的锻炼,真正体会到了当兵不后悔,当兵吃苦才是一生的财富,站在故地,我们心底自豪的说:我们才是真正的一代中人。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5)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6)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7)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8)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39)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0)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1)

老虎山坑道、集宁战役纪念馆、二O五师军史展,所到之处,每个战友无不细心观摩、细细品味,多么熟悉的地方、多么切身的体会,每个人都和这里及这里的事件紧密相连,我们回来了,回来曾经战斗的地方,作为一代生活战斗在这片热土的老兵,今天为乌兰察布和集宁的快速发展感到高兴、感到自豪。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2)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3)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4)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5)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6)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7)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8)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49)

27日驱车前往辉腾锡勒草原。“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是对大草原最真实的写照。离开内蒙古四十余年,对草原还是充满眷恋。那里,有最蓝的天,有最白的云;那里,有我们的训练场,也是我们梦中回去过的地方…

蓝天白云,我们来到草原,出奇的宁静,站在这绿油油、软蓬蓬的“地毯”上,草原宛如大海退潮,风吹草原宛如大海退潮,顺势而下,起起伏伏,蔚为壮观,置身于绿色的海洋时,我们被大自然赋予的这种天然的美丽所折服。远处的天边,天连着地,地连着天,这是哪位画家精心勾勒出的蓝天与草地?美轮美奂!

每个人心中顿生无快乐,空气中充满了淡淡的青草味,用力地呼吸这醉人的带着新鲜泥土气息的空气,湿湿的,爽爽的,沁人心脾。好客的草原人给远方来的客人献上了象征吉祥如意的哈达,端上了热腾腾的马奶酒,还有香气四溢的手抓肉,烤羊腿,让我们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这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里是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静谧、广阔,让人留连忘返。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0)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1)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2)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3)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4)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5)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6)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7)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8)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59)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60)

重回毛不浪 情系白泉山(图61)

又要分手了,依依惜别,今天,我们相聚一堂,畅叙战友情,通过这次老战友聚会将更加浓厚我们的友谊,相互启迪我们的智慧,共同描绘出我们更加灿烂的明天、更加幸福的未来生活。道一声“再见”愿战友情谊常在;说一声“保重”思念是永久的眷恋。难舍的聚会,难忘的重逢,分别是暂时的,相聚才是永恒的主题。每个战友心中都默默的衷心祝福大家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合家欢乐!愿健康、快乐、富裕、幸福永远与战友们同在。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保重啊,战友!战友们,来日我们还要再相会!

附重返白泉山名单:

王慧丰(天津68) 苏贞学夫妇(天津68) 李文清夫妇(天津68)王 东(天津71)

王积贵(天津71) 马月华(天津73)

刘立强(天津73)郭连祥(天津73)

朱家炎(湖北71) 赛音巴图夫妇(巴盟71)

杨成龙夫妇(枝江65) 刘士林(枝江68)

刘盼欣(河北69)

左尚发(70)王恒福夫妇(70)

吴文金(70)黄若文(湖北71)

李正强夫妇(73)孟庆文(牡丹江71)

吕焱生夫妇(武汉71)陈文亮(武汉71)

刘开全(武汉71)王永平(大同73)

杨伟忠(保定72)冯靖亚(大同76)

武建清(呼市76) 乔有在 高建中 陈 有

梁三奴 赵洪祥(二连武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