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山也清晰了起来 静默着

日期:2019-06-26 08:14:0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句子   阅读人数:611
浮动的影在窗前越来越淡,曾经的清晰与深邃唯留得站台前的一抹浓血,生命灵动的影已逝去;三弦的哀凄与清静的歌段总勾勒起的模样,记住了又会遗忘,消失了又会若隐若现;醉意烘焙的轻浮随意挥洒在寂寂雪国,欲望的村

浮动的影在窗前越来越淡,曾经的清晰与深邃唯留得站台前的一抹浓血,生命灵动的影已逝去;三弦的哀凄与清静的歌段总勾勒起的模样,记住了又会遗忘,消失了又会若隐若现;醉意烘焙的轻浮随意挥洒在寂寂雪国,欲望的村落游弋着匆匆陌客,来了又去了。没有念头去记住的面孔,挥霍着苍白的情感。岛村的旅途是一条轻描淡写的行线,清晰的不眠,连深沉的萎靡也厚厚掩埋进神圣的世界。岛村的不眠是清醒的睡,每处都留有思想触碰的痕迹。

就在此时,我的眼前赫然出现另一个画面,是那么得清晰,原来我来到一个山清而没有水的地方,我惶恐地看到山的最下面有一条蜿蜒的水泥公路,山腰上有一座桥,桥下面也有一条路,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我居然怎么也看不清,而我站的地方是山的更高处了,前面清清楚楚的是一条双车道的公路雏形,中间有明显的间隔,只是还有不少矮的杂草丛生,东一撮、西一撮的,并没有难看,只是有一点荒凉。

荊山的雪润物无声的漂漂洒洒,一天一夜了,没有停的迹象。山在雪中睡去,树在雪中争奇,涡水淮水在雪中沉静,只有隐隐的水气在河面升腾,和雪花融在一起,如梦如幻。

刚在在考场上答题的时候,尽管依然有些兴奋紧张激动,但经过暴雨洗礼后,内心平静了起来,逐渐进入了状态。而在我答题1小时的时候,静默的向室外瞥了一眼,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天空里已经飘起了小雨,而清凉的心境却持续了整个高考期间。

远处有炊烟,近前,荷叶田田,莲花一朵,忘我的清然。

葬礼上,我明悟了,人亦如树。人在悲伤到极点的时候,只有颊旁两道风干的泪痕和哽咽的静默,无声但沉重。这便是人类最返璞归真的情感——沉默。

那就这样吧,在静默中积蓄力量吧!

怀有对生命的羞耻心,最终服从了静默。

清张孔山《天闻阁琴谱》解题为,“盖取秋高气爽,风沙静平,云程万里,天际飞鸣。借鸿鹄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者也。”此曲取意不俗,意境高远,以静寓动,以逸待时。通过邪念逸恬静的情景描写,引发幽淼旷远的美妙意境。

归去来兮,不问花落几许,只愿,踏着月色,依晰如梦,梦里一切依昔。

在大地的一角,有一个村庄存在,有山也有水,有人也有烟。多少人从这个村庄离去,多少人降临在这个村庄,我也曾来到这个村庄。如今,清晰的村庄景致总是我幻想的源头,那里的土地还遗留着我残存的记忆,我的影子在那里不曾移动。

老鹰帽位于后兴与后坪乡交界处的乌江边。从远处看,此山恰似一只硕大的苍鹰,故取名老鹰帽。因为此山在我们近几十里方圆内海拔最高,所以妇孺皆知。

清风徐来,吹拂了满眼的花絮,伸手捉住你的影子原来也调皮的藏在了光影的斑驳中,想分离出清晰的眉眼都是奢侈,只能任它漂流在满载回忆的船舷旁沉浮,扯下心的一角占据思和念的两端不再把一生的时光交割。

来世只做一窠草,风吹不老,雨打不倒。不期待,不寻找,静默在一隅,青葱欲滴,就像画一样迷离。偶有雀儿经过,亦会欣喜;若有蚂蚁来筑巢,亦不会嫌弃。来世只做一窠草,与天地同呼吸,与朝夕共比翼。修一世独处的自己,换三生不度红尘半蓑烟雨。山水在脚下清歌,笔墨临风。带着一个梦的行囊,开始潜行,修炼一帧悬念里的绿野仙踪……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