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分析影评:两个儿时的童话、三个人生体验和内心感受、三个长者的呼吁吧

日期:2020-03-31 17:47: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659
梦是什么?梦是一种主体经验,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象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通常是非自愿的。研究梦的科学学科称作梦学。中国是最早对梦进行研究的国家,早在弗洛伊德2000多年之前,我们就有一本关于梦的专著

梦是什么?梦是一种主体经验,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象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通常是非自愿的。研究梦的科学学科称作梦学。中国是最早对梦进行研究的国家,早在弗洛伊德2000多年之前,我们就有一本关于梦的专著—《周公解梦》

导演黑泽明的《梦》中,表现出了他的想法—梦即文化,梦即信仰。

梦是由八个梦境所组成的。一开始就介绍这是“我”的梦境,所以每个梦境中的主人公就是“我”即导演。八个梦境依次取名为“太阳雨”“桃园”“暴风雪”“隧道”“乌鸦”“红富士”“鬼泣”“水车村”

我上厕所墙都不扶,就服黑泽明。直接把自己的梦境拍出了,貌似是在明叔快要逝去拍的一部剧。我只是写一些我个人的感受,并不是以为专业的影评人,这位是由几个梦组成,所以我就分别写出我看每一个梦的感受吧。太阳雨 --一个踏上背负自己的责任,踏往看似美好的虚幻的彩虹的路。艰辛桃园 --我不是很欣赏这个舞蹈。不过这个主题是真的赞。风雪 -- 不管多么艰难,都不要轻易放弃。黎明就在眼前。隧道 -- 一群一心背负着莫名其妙的重任的人。乌鸦 -- 看到梵高就让我想起 月亮与六便士。红色富士山 -- 环保题材,莫名其妙。。垂泪的魔鬼 -- 环保地球。水车之村 -- 大爱的一篇,也许这也是老爷子最后看破红尘的梦,完美的给这部剧画上了句号,非常喜欢老爷子的总结,就像居中的那句话生活虽然很幸苦,但是活着真好。洗洗。

乌 鸦内景•美术馆•梵高作品展室内光线温和,淡紫色的墙壁中央挂着梵高的《自画像》相框精美。一个男子从右边走入画面,驻足看着《自画像》我们只能见到他的背面。男子发色乌黑,穿着棕绿色的格子衫,外套一件毛背心。男子•运动镜头男子向左走,见到梵高名作《星月夜》他脚步放缓,稍稍驻足,但很快又继续向左走,到了下一幅画作《向日葵》面前,他再次停下脚步,很快他又迈开腿,像之前一样继续向左走,他停在了《麦田群鸦》前。男子向右看了看,开始往回走,镜头逐渐拉远,他左手攥着一顶发黄的白帽子,走向酱红色的沙发,眼睛仍然依依不舍地看着一幅幅画作。他在沙发上坐下,沙发右侧的地上放着画架、画板和斜挎包等物品。他把视线投向《自画像》不久,他从地上拎起斜挎包背住,又拿起了画板、画架,站起身来,向右前方走去,看向《梵高的椅子》但他几乎没有停留,继续向右走去,走过《阿尔的吊桥》脚步稍稍放缓,很快又继续向右走,在《在阿尔的艺术家卧室》前停住了步伐。男子向左看看,又走回了《阿尔的吊桥》面前。他将右手拿着的画板夹在左腋下,戴上了自己发黄的白帽子,垂下手。切至:外景•阿尔勒吊桥•日景画面中的一切都是静止而无声的。天空湛蓝,河边有一群穿着各色衣服的妇人正在浣衣,激得河面水波荡漾。河堤上绿草如茵,一艘小木船靠在岸边。不远处的吊桥上,一辆小马车停在中间。运动镜头•音乐起静止的画面开始运动,发出相应的声音。妇人们有说有笑地搓洗着衣服,桥上的小马车向前驶去。很快,男子自右边进入画面,向着那一群浣衣妇人走去,走了几步,他加快了步伐,小跑起来。男子站定在浣衣的妇人们旁边,开口用法语说道:男子你好。妇人们放缓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他。男子你们知道梵高住在哪儿吗?橙色上衣的妇人回答他的话:橙衣妇人你找他?他过桥往那儿走了。说着,她伸出手指向后边的桥,给男子指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男子谢谢。说罢,他往河堤上方走去,浣衣的妇人们都疑惑地盯着他的背影。橙衣妇人和旁边的黑衣妇人对视一眼。切至:新角度•镜头稍近橙衣妇人喊住男子,男子回头看向她。橙衣妇人小心点!他住过疯人院。周围的妇人们闻言都哈哈大笑,橙衣妇人自己说完话也跟着笑起来。男子转过头,继续迈着大步向河堤上方走去。他把左腋下的画板换到右手上,小跑起来。他跑到桥边,稍稍顿了一下,又开始小跑,从桥上跑了过去。切至:外景•麦田•日景晴空蔚蓝,无云,阳光明媚。天空下是金黄的麦田、碧绿的菜畦。男子自画面左边进入,他一路向前小跑,同时环顾着四周的风景,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切至:外景•村庄小路•日景男子行走在小路上,脸上仍挂着止不住的微笑。道路两旁开满了色彩明艳的花儿。路的左侧有一排木屋,还有一辆略显陈旧的木推车,右侧则是深绿色的卷心菜地,菜叶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切至:外景•村庄•日景路边有一座奇特的小屋,它有着红色的铁皮屋顶,外墙被漆成两种颜色,上半部分是黄色,下半部分是蓝色。紧挨着它的是一个小水坑,还有另一座更大的铁皮屋,后者则是灰蓝色的。两间屋子旁都堆满了稻草。男子自画面右方进入,他边走边看,表情充满期待和欣喜。随着他的移动,一座白墙、红窗、红房顶的屋子也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切至:外景•麦田旁的小屋•日景这是一座浅灰色的小屋,黄色的门半开着,铁皮屋顶看起来似乎有些生锈。屋前种着许多粉色的花儿,屋旁有一辆颜色鲜艳的推车,车轮是橙红色的。男子见状,在这里停住了脚步,盯着屋子看了一会儿,随后转头看向了屋子背后大片大片的麦田。他四处看了看,继续沿着路向前小跑。跟随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小屋离开了我们的视野。切至:外景•麦田•日景碧蓝的天空下是起伏的丘陵,种植作物的差异将这片土地分成了好几种颜色:墨绿、深棕、棕黄等等。灰色的小路显得有些不起眼。男子从右侧进入,停留在画面中央。他向右侧身,看向了那边的田园美景,很快又回过头来。他好像看见了什么人,顿了顿身子,脸上的表情惊喜交加,嘴角弯了起来。切至:外景•收割后的麦田•日景收割过的麦田上,大小各异的草垛子参差错落地伫立着。麦田两侧是颜色翠绿的菜地,远处则是茂密葳蕤的松树林。梵高就站在麦田中央,身边放着一个深棕色的大皮包。他在整个画面里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而且我们只能见到他的背面。切至:新角度•镜头更近现在,我们能看见梵高穿着背带裤,戴着一顶草帽。他的头部侧边被绷带自上而下绕了一圈。梵高左手拿着他的写生本,右手握笔在纸上涂涂画画,时不时抬头观察一下眼前的风景。男子自右后方向梵高跑了过去。切至:双人镜头男子在离梵高不远不近的地方停住了脚步。他观察了梵高一会儿,稍稍犹豫,终于开口:男子阁下想必就是梵高吧?梵高侧过头看他一眼,点了点头,很快又继续作画。画笔摩擦着纸面,发出“唰唰唰”的声音。男子把画板夹在左腋下,一把摘下了帽子。他很激动,但在抑制着自己的激动。他微微弯着的腰,显示了出他对面前的的崇敬。男子全神贯注地看着梵高,梵高转过头看向他,指了指面前的美景,语带指责,疑惑地:梵高你为什么不画画?男子没有说话,梵高继续说:梵高这片景色简直美得让人屏息。两人一起转头望向眼前的麦田和松林,梵高看向男子道:梵高光有如画的美景不能成就名画。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自然界的一景一物都自有其美感。梵高转过身,正面的衣服上沾满了各色油彩。他挥动着自己夹着画笔的右手,眉头微蹙,眼中带着些许狂热,一边走一边说话。男子的眼神牢牢地追随着他。梵高我常常不自觉地迷失在自然的美景中。我下笔浑然天成,仿佛做梦一样。是的,我贪婪地吞噬这片自然美景。之后,画就自然地呈现在我眼前。男子认真地听着,将手中的帽子攥得紧紧的。梵高将右手放回画板上,放缓了语调,感叹道:梵高想要克制实在是太难了。男子向前走了一小步,脖子前倾,男子那—你怎么办?梵高回头看了男子一眼,轻笑一声,语调又变快了:梵高我埋头苦干,像火车头般无情地驱策自己。说完,他从画板上拿下了自己刚才作的画。切至:近景•梵高的头部梵高低下头,将作好的画收起,在画板上压上了一张新的画纸。他神情专注。切至:外景•蒸汽火车的车轮•近景•黑白画面蒸汽火车的车轮咔咔地向前运转着。车轮在画面上从右向左。切至:近景•梵高的头部梵高抬起头,继续看向了眼前的美景。他微微皱着眉,时不时眯一下眼睛,仔细观察面前的一切。切至:外景•蒸汽火车的车轮•近景•黑白画面•另一角度蒸汽火车的车轮咔咔地向前运转着。车轮在画面上从左向右。切至:近景•梵高的侧脸梵高时而埋头作画,时而抬头看自己所画的对象。他抿住双唇,神情专注而严肃。外人仿佛无力插足他的世界。切至:外景•蒸汽火车的车头烟囱•近景•黑白画面蒸汽火车的车头烟囱上飘出浓浓的烟雾。切至:近景•梵高的侧脸梵高低头翻了一页画纸,他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的画作有所不满。他抬头,向前方走了几步。切至:双人镜头梵高向前方走去,男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但始终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切至:近景•梵高的侧脸梵高迎着阳光,他抬头看看天空,低头看看自己的画作,又正视前方的风景。他的画笔有力地在纸上动着,但我们看不到他画了什么,只能听到那发出的唰唰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他又抬头看向了天空。他极轻极轻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感到有些挫败。梵高转身。切至:外景•麦田•日景•另一个角度梵高转身越过男子,说:梵高我得快点,时间不多了。梵高蹲在地上,先将画板放在一旁,一边背起自己的行囊,一边说:梵高我作画的时光所剩无几。梵高又拎起了自己的画箱。男子上身前倾,关切地:男子你没事吧?你好像了。梵高将画板拾起,夹在腋下,转过身看向他,指向自己的左耳。梵高你是说这个?男子点了点头。男子是的。梵高解释原因。梵高昨天我试着画一幅自画像。梵高从地上捡起了自己另一个画板,拿在手里。他一边动作一边继续轻描淡写地说道:梵高耳朵怎么画都画不好,所以我把耳朵割掉了。梵高转身往前走,随着他的移动,画面右上方突然涌入一束刺眼的阳光。他顿住了脚步,转向男子的方向,用画板指了指太阳,说道:梵高太阳,它驱策我作画,我没时间跟你闲聊。说完,梵高继续自己离开的步伐,走出了这个画面。男子张了张嘴,想叫住他,但最后什么都没说。他转过头,昂起脖子看向天上的太阳。切至:近景•男子刺眼的阳光让男子忍不住眯起眼睛,抬手去遮挡,很快他又放下了手。他转过头,四处张望,梵高已经不见了。切至:外景•麦田•日景男子迷茫地在收割过的麦田上张望,他缓缓地走了几步。突然,蒸汽火车运行的声音呜呜地响了起来。男子大步奔跑起来。切至:外景•麦田•日景•镜头更远还是那片风景:收割过的麦田上,大小各异的草垛子参差错落地伫立着。麦田两侧是颜色翠绿的菜地,远处则是茂密葳蕤的松树林。但现在只剩下男子一个人,在不停地朝某个方向奔跑着。切至:外景•路上•音乐起道路是黑白的,两侧的篱笆、篱笆后面的草垛是黑白的,包括男子自己,也是黑白的。整个画面中,有颜色的只有天上如画一般的太阳,又圆又大的黄太阳发出红色的光。切至:近景•太阳黄色的太阳散发出红色的光。切至:外景•路上男子在路上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小跑,红色的光投在他身上。他停住脚步,左右看看,又望向前方,继续小跑,脸上有些许笑容。切至:外景•画作一男子从画面右边走入一副画中,画中有田地、树林、太阳和太阳光线等等,这些景物全由简单的点和线构成,颜色全是暗红。男子停下脚步,在原地缓缓转了半个圈,看着眼前的一切,继续朝画面左边跑去。切至:外景•画作二《圣马迪拉莫街道》草图男子进入一副画中,他的左侧是房屋,屋顶上升起袅袅炊烟;右侧是茂密的植物。这幅画跟《圣马迪拉莫街道》的构图一模一样,只不过它跟前一幅画一样,景物全由简单的点和线构成,颜色全是暗红。男子从两座屋子中间的小路穿了过去。切至:外景•画作三《茅草屋顶的村舍》男子进入梵高的水彩画《茅草屋顶的村舍》中。除他之外,整个画面只有蓝与黑两种色彩。天空中云层漫卷,村舍宁静。男子沿着小路向前跑。切至:外景•画作四《寇迪威尔的茅屋》男子进入《寇迪威尔的茅屋》中,画面色彩绚丽。男子驻足观赏了一会儿,继续跑。切至:外景•画作五《有丝柏的道路》镜头由上至下,画面从太阳到丝柏再到道路,男子小跑在路上。原来他进入了《有丝柏的道路》在这里,他又停了一下脚步,环顾四周,接着继续向前跑。切至:外景•画作六男子又进入了一幅色彩绚丽的画作。画中,花圃里五颜六色的花朵盛放着,远处的天空是蓝绿色的。男子从花圃旁的小径走了过去。切至:外景•画作七《修路者》男子沿着马路一阵小跑,驻足,转过身,走到路旁的大树下张望着。他又离开了。切至:外景•画作八男子进入另一幅画作,他身后只看得出红色、白色、蓝色等颜色的色块。随着镜头逐渐拉远,我们发现他置身于一个村庄中。他站在一条白色的小路上,两旁是种植着不同蔬菜的菜地。他稍一驻足,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跑。切至:外景•画作九《麦田上的丝柏》男子进入《麦田上的丝柏》他继续奔跑着。切至:外景•深色麦田•日景此时,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画面中的男子处于实景之中。他穿行在金黄色的麦田之中,脸上带笑,脚步轻快。他向自己的右上方看去。切至:外景•浅色麦田•日景梵高背对着我们,快步走在浅金色麦田中的小路上,背着重重的行囊。他头顶上是碧蓝的的天空。切至:外景•深色麦田•日景男子看见梵高的背影,赶紧驱动自己的双腿,大跨步地向他奔跑而去。他跑到了浅金色麦田边上,在小路前停下了脚步。他看见梵高的身影越走越远,几乎成了一个小点。切至:外景•浅色麦田•日景梵高继续沿着小路前行。突然,乌鸦哇哇而叫,从麦田里飞了起来,开始只有几只,接着越来越多。数不胜数的乌鸦在麦田上空盘旋着。切至:外景•浅色麦田旁边•日景男子仍然站在小路前,大量的乌鸦似乎令他有些惊讶,他仰起头看着天上的乌鸦。切至:外景•浅色麦田里•日景梵高继续沿着小路前行。黑色的乌鸦彻底打破了天空与麦田的平衡与宁静。梵高最终消失在了天空与麦田的分界线上,画面中空无一人。切至:内景•美术馆•梵高画作《麦田群鸦》前火车汽笛的响声猛然响了一下。镜头逐渐拉远,男子呆呆地伫立在《麦田群鸦》前。他动作轻缓地摘下了自己发黄的白帽子。—完—word文档上的排版不是这样的,粘贴上来就这样,懒得搞了。剧本格式用的是悉德·菲尔德的,不喜欢,有点累人。

相关电影介绍:

本片是日本电影天皇黑泽明对梦的勾画,全片共有八个梦境,分别是:太阳雨、桃园、风雪、隧道、乌鸦、红色富士山、垂泪的魔鬼和水车之村。这八个梦几乎贯穿了人类生活的所有主题,战争与和平、社会与人生。在不同的梦境里有着不同的场景,配合不同的色彩,把人类所面对的所有主题一一呈现。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