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毛笔》分析影评:电影的深度超过预期,导演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日期:2020-03-28 17:19:33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177
人性需要肯定与释放,追寻真理的诉求需要得到满足。当被压抑的太久,就会喷薄而出,形成畸形的反抗和释放。极端的环境形成极端的诉求,这无关道德,不该放到当下审判。抛开萨德侯爵不谈,在《鹅毛笔》影片中,创作者

人性需要肯定与释放,追寻真理的诉求需要得到满足。当被压抑的太久,就会喷薄而出,形成畸形的反抗和释放。极端的环境形成极端的诉求,这无关道德,不该放到当下审判。抛开萨德侯爵不谈,在《鹅毛笔》影片中,创作者其实把他作为一个追求真理反抗社会的天才来看待的。狂热的创作心态,舍弃生命的追寻,对虚伪的嘲讽,对美德琳死后一瞬间的悲伤,他是有残存的爱和良知同他的欲望作斗争的。他是一个符号,同医生和专制王国的邪恶回以强烈打击的人。“食,色,性也”性,作为索取自由的窗口,在被萨德极尽的展示。痛,比所有快乐来得更强烈,更尖锐,赞美疼痛,欣赏疼痛,好像肉体的疼痛能够带来精神的超脱。见惯了伪善和利用,比起温情脉脉的伤害更相信人性本来的样子,比起有目的的善良,更相信纯粹的罪恶和无尽的痛苦。他说,我们一生都在 eat shit fuck kill中度过。其实在承认人本来的残酷丑陋的面孔,手段激烈地去寻找真。影片开头是女子微笑着享受,一双手从背后伸开抚摸着她的脖颈,画面暧昧,好像下一秒就要有什么暧昧镜头,然而一转就是断头台。女子的恐惧眼泪观众的笑声街道的音乐,头颅被切断的颜色。这好像就是这部给人的感觉,你以为是,其实是生命毁灭前的几秒,撕裂,恐惧最后紧紧将人扼住。美德琳究竟是爱萨德还是他的作品,这一点我不是很清楚,但她对读物是可以说是痴迷的,对比神父和萨德两个男性角色来讲,她是调和了欲望和理性的,透过鹅毛笔下的书她得到了丑陋和罪恶以及的释放,才能在平时更好做好一个乖乖女。萨德侯爵说“我的作品有控制人心的力量”其实是将所有人的面具撕开,释放出了极力掩饰的兽性的一面。书店里疯狂的,丈夫看了他的作品杀掉妻子,一直养在修道院里纯洁的医生妻子勾引了建筑师跑了。当然,最后受小说启发控制不住自己的疯将美德琳虐杀了。美德琳成为了鹅毛笔的第一个牺牲品,生来好像就是为了这个使命。神父,也就是男二,是最受煎熬折磨的人。不同于萨德的疯狂的欲望,女主的调和,他是相信教义,严格禁欲的,代表了单纯的善良,最单纯的人在现实之中被伤害得最深,美特琳活着时他极力压抑自己,当他发现事情解决不了,想将梅特林送走时,又没有下定决心。将萨德视为朋友,却被逼做出决定,一个有良知的人,被分解。最后马特琳的死完全击垮了他,他拔掉了萨德的舌头,自己却在屋子里抽打自己赎罪,有良知的人没法麻木,最后萨德死去,嘱托他写下书,他却被剥夺自由,成了疯子。最简单,最不容易活下去。 三人疯的疯,死的死,医生和告密者背叛者却成了印书发财的人继续蒙蔽着无知人掩盖真相。被嘲笑的是专制政府 和禁欲。萨德只是一个化影。

相关电影介绍:

鹅毛笔

萨德(乔弗瑞•拉什Geoffrey Rush饰)是19世纪的法国作家。他才高八斗,崇尚言论自由,小说中有不少情色描写。这些作品激怒了法国当局,政府把他关入疯人院,然而,专制的枷锁只令到萨德更坚定地奋笔疾书,作品在疯人院里一部一部的诞生。 疯人院的主管是一个开明的年轻神父。他也读萨德的小说,对萨德的才华和精神充满欣赏。他对萨德提供优厚的生活条件,让他专心写作,同时让洗衣女梅德林(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饰)帮助萨德,把他的作品带到外面出版。梅德林与萨德之间也暗生情愫。 然而,强大的国家机器还是将萨德送上了绞刑架。政府容忍不了他“伤风败俗”,但他的作品却流传了下来,开启了民众的思想。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