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泉》观后感:Tore`s Daughter at Vange

日期:2019-12-09 16:55: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815
陶爾最後詰問之前那一摔,太學院派了,出戲。其他都很好,隱忍得佳。沙和石的教堂用雙手建造,這個典故可能是來自聖經(馬太**福**音 -27)沙和石的基石分別代表兩種“不信”和“信”的狀態,也可以引申為“

陶爾最後詰問之前那一摔,太學院派了,出戲。其他都很好,隱忍得佳。

沙和石的教堂用雙手建造,這個典故可能是來自聖經(馬太**福**音 -27)沙和石的基石分別代表兩種“不信”和“信”的狀態,也可以引申為“不聖潔”和“聖潔”陶爾(及他的妻子,及懷孕女僕)受害者也是他,施害者也是他;受苦也是他,痛悔也是他;當他受害時,他還沒施害,他本來還可以選擇“無害”選擇“聖潔”但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幾乎沒有人可以做到,在巨大的痛苦面前,幾乎沒有人可以聖潔。所以他報復了。報復完之後,他感到了痛悔。這痛悔並不是說如果給他機會再來一遍,他可以選擇“無害”這是不可能的。這痛悔是說:“我知道我錯了,可是我沒有辦法啊!”

這就是人的狀態。沙和石。既不可能永遠聖潔----卡莉如果作為一個意象,代表的是完美與聖潔的話,她就注定不可能到達教堂,她半路被玷污了,像李安說的:完美總是以被玷污的樣子存在(大意)----沒有永遠聖潔的可能,這就是人的本質;然而本質的另一面是永遠渴望追求聖潔和成聖。如果沒有這個渴望,陶爾就不會痛悔,他可能會因嚐到了復仇的滋味,像一些狗血劇情那樣,從此成為暗夜裡仇殺隊的小隊長,殺盡一切仇恨的對象,停不下來云云。不,他幾乎是立刻開始痛悔,在痛苦之中(喪女之痛依然在)向上帝許願。

許願是中世紀北歐教中非常常用的一種用來跟上帝進行具體溝通的手段:贖罪,為某個事或人祈願,家裡大事小事的禮儀所需,等等。當人在信仰中只能很被動地去企圖觸摸上帝心意的脈絡時,許願,還願,等禮儀行為就成了實際可觸的手段。

陶爾許願,實在是因為痛悔到一個地步,要用具體的行為/禮儀/手段去外在化他心裡的悔恨。他提到了“用這雙手”去建禮拜堂。這是一雙什麼手呢?

哺育卡莉的也是它們,尋回女兒的也是它們,報仇殺人的也是它們。沙是它們,石也是它們。

這就是人類最原本的狀態:聖是你,罪是你。當你承認和面對這一點,當你回歸到本質的人,願意腳踏實地去面對苦難,抗爭也好,軟弱也好,哀嚎也罷,痛罵也罷,當你回歸,不再看自己如同審判官或者神一般的存在,也不是獸類或永遠的受害者,當你返璞歸真,泉水就為你流出來。

不只是為陶爾,也為懷孕的女僕,所以她用水潔淨自己(再次洗禮)也為逝去的卡莉。

如果導演是這個意思的話,他沒有給指導性答案如:人應該如何面對苦難,如何原諒,上帝到底是否存在,人是不是應該復仇,等等評論區最關心的,也最容易一張嘴一動手就問出來的問題。

相关电影介绍:

处女泉

早上,虔诚的农场主陶尔(Max von Sydow 饰)夫妻做过了祷告,随后安排女儿卡琳骑马为教堂送一些蜡烛,卡琳穿上了新制的盛装,邀请家里的养女英格丽同行。有孕在身的英格丽性格放纵,并一直嫉妒卡琳的明媚人生,出行前,英格丽在食物中塞进了一只蛤蟆。行至一片森林前,英格丽让卡琳独自上路而自己尾随观察。林中的三个牧羊人看到孤身一人的卡琳顿起歹意,他们奸污后又打死了卡琳,掳走她的外套。傍晚,三名牧羊人投宿陶尔家中,向陶尔妻子兜售卡琳的衣物,惊慌的英格丽亦同时回到家中,她向陶尔忏悔了自己诅咒卡琳的罪行。陶尔沐浴更衣,以白桦树枝抽打自己后,决意用很双手为女儿报仇…… 本片获1961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1960年戛纳电影节特别推荐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