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寄生虫》中的四重隐喻

日期:2019-11-10 14:59: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506
大家好,我是一名小审核员,来自一家专业的第三方视听内容审核机构—金穗科技,就是你们之前说,如果视听人员来审核食品,就不会有食品安全问题的那种审核员,作为一名原现场二线,现审核一线的小审核员,今天带大家

大家好,我是一名小审核员,来自一家专业的第三方视听内容审核机构—金穗科技,就是你们之前说,如果视听人员来审核食品,就不会有食品安全问题的那种审核员,作为一名原现场二线,现审核一线的小审核员,今天带大家评一部韩国,获得第72届戛纳国际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 韩国史中首次拿下金棕榈大奖的片子—《寄生虫》不是专业影评人员,用审核员态度进行点评,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电影《寄生虫》中的四重隐喻(图1)

寄生虫

正文开始之前,请跟我默念以下名字,感谢昆汀·塔伦蒂诺,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北野武,三池崇史,朴赞郁,金基德,奉俊昊···赐予我们血、率性、暴烈还有爱。愿他们的灵魂在帧数中不朽,他们的身影在片场种出妖娆的花,再次感谢曾经意气奋发的少年好友一起聊着各个派系的。

寄生虫影片讲述了处于社会底层无业游民的一家四口,寄生到上流社会家庭中发生的种种事情,故事可以往好的方面进行发展,比如社会底层的一家人通过部分隐瞒真相,慢慢过上好日子,像当幸福来敲门当然奉俊昊是不会这么考虑的,作为一个针砭时弊触痛社会问题的导演,选择了将故事往另一条阴暗面带领,直至最后的理想灰飞烟灭,社会底层更加的成为底层,富人的家庭也分崩离析,思维观念的不同,影响着整部剧走向新的结局,由最开始的欢愉到反目成仇。

相对于影片的观后感,对于审核人员来说一部片子的点评更倾向于是一门影视批评学的复杂演绎。根据审核员审核第一条规定,先审音乐有没有问题,这一期就从音乐来聊一下音乐对于一个影片的意义吧。

音乐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观众进一步解读的纽带,《寄生虫》影片一开场,舒缓的音乐 节奏拉开了整个的序幕,通过几组镜头介绍着一家四口生活的环境,找免费无线、借用道路消毒来消自己家的虫,结算匹萨包装盒费用讨价还价,想办法打听获得一份简单的披萨店工作,夜晚一家人庆祝着莫名其妙的小确幸,喝着啤酒庆祝着在厕所可以上网的新方式,虽然当醉汉在自己门口时,都不敢出去说一下过着自己感觉还可以的小人物生活。

转折人物敏赫出现送石头时,母亲的第一反应是“怎么不送些吃的”伴随舒缓音乐将小人物的细节体现的淋漓尽致,普通的日子也算是自己地一个世外桃源,作为一家之主的金基泽选择接受这一现状,就和片中流浪的野猫一样,似乎并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是想填饱肚子,至于活的怎么样,无关紧要。

相关电影介绍:

寄生虫

《寄生虫》讲述了发生在身份地位悬殊的两个家庭身上的故事:宋康昊饰演的无业游民父亲基泽,让寄托了家人生计希望的大儿子(崔宇植 饰)前往IT公司老总朴社长(李善均 饰)家应聘课外教师,随之发生了一连串意外事件。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