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短暂的燃烧中 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日期:2019-09-11 17:51: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38
身处不同阶级的三位主角,惠美用旅行、猫、和不同男人来打发空虚;钟秀用不知什么时候能落笔去写的小说,和情欲去对抗虚无,后来他为惠美消失四处奔走打听,试着去同情感受她,这又变为了爱;Ben则是用高高在上的

身处不同阶级的三位主角,惠美用旅行、猫、和不同男人来打发空虚;钟秀用不知什么时候能落笔去写的小说,和情欲去对抗虚无,后来他为惠美消失四处奔走打听,试着去同情感受她,这又变为了爱;Ben则是用高高在上的上帝视角,来操纵玩弄生命,从对其他弱势生命的碾压中获得主宰的。

他无法从内获得存在感,为了逃脱自身的虚无感,只能从“燃烧的仓房”一些偏僻角落被废弃的无用仓房,一些社会边缘被人遗忘、无亲人朋友挂念的底层人,以毁灭无用之物的无意义来证明自身的有意义,被杀女子们留下的廉价饰品像胜利品一样供在洗手间里,给他带来确认存在的短暂狂喜。村上的小说倒是大片留白,女主莫名消失,也没有过多线索指向富二代杀了她,全文都是模糊不清的记忆,弥漫的虚无感更深,直到最后“我”也忘了她,彻底坠入虚空的深渊。

关于比《哭声》更让人矛盾的《燃烧》模糊了现实、梦境与创作的界限,构建出一个谜一般的世界,试图在不可解的悬疑预设与年轻世代的不可知的愤怒之间建立连接,关于“谜”的连接。就像惠美一开始在饭店对男主说的一样“想吃橘子的时候,我随时都能吃到,不要想这里有橘子,而只需要忘掉这里没有橘子,真正重要的是你要渴望吃到橘子。”关于意识与存在的一个问题。随着影片剧情又再申到惠美的猫,不要想这里有猫,而只需要忘掉这里没有猫,那只猫就真的在你的意识里存在了。而男主也正是在影片中随着女主的引导也开始这么想。如果把这个理论再引申到惠美本人,不要想这里有惠美,而只需要忘掉这里没有惠美,惠美就自然存在于男主的意识里。回到开头,如果一开始女主惠美就是男主想象出来的,商店门口的售货员也和男主根本不认识,只是男主意识中认为她是惠美。那么接下来对于社会底层的理解也就清晰了。再引申到男女主同处的社会底层人员,不要想自己是社会底层,而只需要忘掉这里没有社会底层人员,那么自己不是社会底层的意识也扎根于脑海。男主既可以把自己当成自己也可以把自己想象成ben,而女主也根本不是所谓的以前认识的惠美,只是一个偶然认识的人,而男主也就像搏击俱乐部中的男主一样因家庭原因人格分裂。那么影片也可以这样解释,男主在自身和女主的引导下,把女主当成以前认识的惠美(影片中女主说自己整过容暗示)自己也因为家庭和社会底层青年的迷茫而分裂出令一个处于社会上层的人格Ben(Ben也对男主说过,我即在这里,又在那里)他的追求也从小饥饿者变成大饥饿者,随着两种人格的矛盾,之后一切关于燃烧仓房(杀死社会底层)的故事也逐渐展开。

相关电影介绍:

燃烧

岑勇康、希罗·费尔南德斯加盟惊悚新片《羽毛》(Plume),乔什·哈切森、苏琪·沃特豪斯、蒂尔达·格哈姆-哈维主演,华裔Mike Gan自编自导。故事围绕一个孤独、情绪不稳定的加油站服务员Melinda(哈维)展开,她受够了被更自信、外向的同事Sheila(沃特豪斯)所掩盖,当一个急需现金、绝望的男人Billy(哈切森)持枪劫持加油站时,Melinda找到了一个机会和他建立联系,不管是否有人受伤。 岑勇康饰演刘警官,道德良好、正直,受到Melinda的迷恋。费尔南德斯饰演Sheila男友Perry,被无意中卷进了她的危险游戏中。 这是Mike Gan执导的首部长片,此前他执导的短片《No Evil》曾亮相多伦多电影节和棕榈泉电影节。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