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进》分析影评:【图文影记】冰雪净土上的血色赎救

日期:2019-08-14 17:10: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127
这是一段一无所有的爱情,双方都极致简单,被减弃去衣着服饰父母同学社会常规等一切虚弱和冗余,只留下对方。极致的一无所有总能呼唤出极致的爱情乌托邦体验。因为一无所有,所以只剩纯粹,再不被他物沾染减损。这是

这是一段一无所有的爱情,双方都极致简单,被减弃去衣着服饰父母同学社会常规等一切虚弱和冗余,只留下对方。极致的一无所有总能呼唤出极致的爱情乌托邦体验。因为一无所有,所以只剩纯粹,再不被他物沾染减损。这是不发达的爱情,却是美学体验的完整和本质。美学是实然范畴还是乌托邦建构。范畴本质,关系本质,结构功能,作用体系,最终不再追问本质,消除本体与主体,在差异,边缘和个体中分析,不再建构普遍性,永恒性和真理,这时候美学如同福珂的惩罚,乌托邦只是其中一种功能体系,而还原有数不尽的作用体系可待发掘。

看过的惊悚片、恐怖片不算少,血腥的、诡异的、暴力的、玄幻的都见过,但《生人勿进》可以说是很另类的一部,可以说这才是真吧。这里所谓的不是鲜血满墙、脑浆遍地那种,也不是人兽杂交那种,而是说它用纯净、洁白的场景,轻柔、安详的音乐,天真无邪的儿童面孔,用一种静静的方式,来呈现暴力和被扭曲的人性,只有让人在回想的时候才会觉得毛骨悚然。这种对于恐怖和暴力平静的接受达到了荒诞的极致。整部的镜头语言可以说十分克制,甚至克制到了不正常的地步。作为一部有吸血鬼的影片,连放血扭脖子这样的桥段都做得很委婉。没有受害者和目击证人的失声尖叫,只有沉闷低回的呻吟:当两个女路人发现被倒挂在树上放些的受害者、当乔治发现被艾莉咬伤的女人时,竟都没有表现出恐慌,人物对超自然现象的接受赋予了这部奇幻的风格。结尾时,几个校园恶霸被艾莉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的情节并没有正面表现,观众和奥斯卡一起被淹没在水中,连听觉都被阻塞,只有一颗被拧断的头颅扑通一声沉入水底。远远的俯瞰镜头,场景出乎意料地干净,却充满死亡的气息。一片死寂中,唯一的者低声啜泣。这种克制的特点不止存在于镜头中,从叙事手法上看,也是暗示多于陈述,大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感觉,很多事件都要靠观众自行想象。从内容上来看,这部《生人勿进》讲的还是暴力,尤其是校园暴力对人性的扭曲,但又不止于此。更震撼的当然还是它对感情的剖析。开始和艾莉住在一起的老人,像是她的男仆,但显然他对艾莉怀有深沉的爱恋,把自己的全部肉体和灵魂都献给了她,而艾莉则以女主人的姿态照单全收,没有表达感激,更没有感动,甚至还在老人“捕猎”失败时粗暴地批评他。如果说艾莉以虚弱的形象出场,取血的事也不亲自去做。看似娇柔,实则是她控制男人的手段,让老人始终感到自己的存在有所价值,以为艾莉献身为自己的最高使命。但这样的一个吸血鬼却被校园霸凌的受害者奥斯卡吸引。只能说在感情中,不能指望付出一定能得到同等程度的回报,这不是一场交易,每个人其实都只是在用各种方式满足自己。有的人选择牺牲,有的人选择,有的人选择等待,有的人选择追求,没有谁比谁更幸福或更不幸。两人第一次一起过夜后的早晨,艾莉在奥斯卡醒来前就离开了,留下一张字条:逃离才是生活,留恋则是死亡(Flee is life, to linger, death)既无情又消极的一句话,逃离什么呢?生活的沉闷?权威的压迫?逃得掉吗?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逃了,影片越是接近结尾,死亡越是靠近,色调却明快了,尤其是奥斯卡,原本唯唯诺诺的男孩频繁地露出灿烂的微笑。可我却产生了一个让自己后背发凉的念头:多年之后,奥斯卡会不会走上那个老男人的道路?

相关电影介绍:

生人勿进

遥远的北欧地区,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一片银装素裹,寒气逼人。12岁少年奥斯卡(Kåre Hedebrant 凯尔•赫德布朗特 饰)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他在学校形单影只,饱受欺负;回家后则偷偷搜集关于各类凶杀案的剪报,或者深夜挥着小刀在树上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新搬来的小孩爱莉(Lina Leandersson 莉娜•莱纳德尔森 饰)走进了奥斯卡的生活,他们慢慢成为朋友,并逐渐产生爱情。而就在此时,奥斯卡无意中发现爱莉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 本片改编自瑞典小说家约翰•林德科维斯特(John Ajvide Lindqvist)2004年的同名畅销书,并荣获2008年翠贝卡电影节最高奖、2008高森博格电影节最佳北欧电影奖及柯达最佳摄影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