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双雄:江湖依旧

日期:2019-08-13 16:38: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391
一:像的破碎:代表了救赎的不可能。小庄作为职业,本身的存在就是在生命的统一和完整。在他完成喋血的同时,也伤害了女人和小孩(是否意在隐喻男性行为的真正受害者是女性和孩童)此为一重无可救赎;为了拿回报酬,

一:像的破碎:代表了救赎的不可能。小庄作为职业,本身的存在就是在生命的统一和完整。在他完成喋血的同时,也伤害了女人和小孩(是否意在隐喻男性行为的真正受害者是女性和孩童)此为一重无可救赎;为了拿回报酬,四哥最后死在他的枪下,此为二重无可救赎;和汪海团伙的,致使代表正义的警察参与了此次法律意义上的非正义行为,此为三重无可救赎;无论被杀者是正是邪,小庄最终也没能放下屠刀,此为四重无法救赎。四重救赎的不可能影响了小庄悲剧英雄形象的形成。

二、关羽塑像的存在:代表了江湖道义。四哥的死是江湖道义的冲动化结果,警探小马对小庄的信任和掩护也是江湖道义的情化效应。而汪海集团的覆灭也意在表明江湖道义只会缺席,不会消失。

三、正义和非正义的对立与结合。如果说警探小马代表是法律社会的道德正义,那么小庄对应的则是道义江湖的契约正义。小马从其警探的身份出发,将有不法行为小庄抓捕归案是他的职责所在;而小庄从他职业的位置出发,将上头要求杀的人处理掉才是正道。双方对于正义的定位因为职业的相异而不同。如果各自因为职业要求对双方的职业行为产生了阻挠和妨碍,那么此时就已经形成了双重意义上的正义和非正义对立。即小马眼里的正义是小庄眼里的非正义,小庄眼里的正义是小马认为的非法行为。而两者的结合则是江湖道义模糊法律后的传统表达参考《七侠五义》

四、随便说说语言吧。高反差的灯光和色调对比,以及超级有杜可风感觉的滤镜。对应于小庄的配乐则是颇具苦涩柔情和萧瑟悲愁的口琴独奏。

这次真的是很想哭了,估计是药吃得迟了。自己感慨自己是英雄到了夜晚就悲哀。

喋血双雄:江湖依旧(图1)

喋血双雄中的周润发和李修贤的英雄相惜

一、《喋血双雄》的知己文化

1989年,吴宇森连续拍了《喋血双雄》和《义胆群英》两部都是致敬恩师张彻的枪侠片。所谓枪侠片就是以枪代刀的武侠片,把武侠世界的善恶,情义放在现代社会的价值观下来展现。枪侠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枪战或者武打,他要突出的不是西方文化中的皇家礼炮的一亿颗子弹,也不是焰火表演中的空中芭蕾,而是困境中的人之将死、要击缶而歌,因为有歌,自然就要快乐,悲情人物脸上带着笑,化枪为刀,短刃相接,一招一式尽显名士风流。此风流不是牡丹花下死,而是中国哲学的内在精神世界。所谓武侠也不是表面的在八角笼里手撕鬼子和用奇技淫巧戏耍西方不败,他更深层次上是一种率性而为,率性就是回归纯净的内心并提升至存粹的精神,所以香港的武侠对自由的向往多了一分理所应当的快乐,少了一分向死而生的悲壮。

唯物的世界“精神”百无一用,吴宇森用“过气”来表达自己对武侠世界的眷恋。因为过气是多么的寂寞,所以格外珍视念旧的男人。“念旧”是吴宇森价值体系中的最高评价,此念旧不是物质世界里的前任攻略,而是对人之本善,心有仁义的信念。其在《喋血双雄》中的神来之笔是让李修贤描述周润发的相貌,连用了“很有男子气概”“眼睛很有神”“很有感情”等抽象短语,大有一种要透过具体的形象,直达事物本质的气势,这个本质就是精神,就是李修贤口中的气概和感情。画师不置可否提笔就画,也算是中国文化优越性的无师自通了。

喋血双雄让吴宇森满意的另一个原因是,这部影片用穿着西服的新独臂刀致敬了张彻武侠中狄龙和姜大卫的高山流水遇知音。 周润发的双枪就是浪子姜大卫的长短刀,当他一只手臂中枪时,发哥就变成了独臂刀;李修贤就是孤独的帅哥狄龙,因为英俊是多么的寂寞,所以叶倩文必须是个盲歌手,否则一睁开眼睛,她肯定要唱潇洒走一回那两个男人间纯粹精神上的欣赏就被了。两个门第不同的侠客如遇知己,李修贤坐在椅子上想象着周润发突出重围的场景,暗示二人虽然所处的世界不同(周润发代表武侠,李修贤代表法制)但在精神上早已惺惺相惜。周润发感叹世界变了,传统道德价值观不再流行,没有想到真正懂他的居然是个警察!最后李修贤打破法律,以情制罪,代表了吴宇森对武侠世界中知己文化的传承。

相关电影介绍:

喋血双雄

杀手亚庄(周润发)在一次暗杀行动中误伤了歌星Jennie(叶倩文),令其双目接近失明,自此,深感内疚的他开始暗中保护、帮助 Jennie,并想趁她眼睛完全失明前筹一笔款送她去国外医治,为此,亚庄铤而走险再当杀手,不想任务完成后不但没收到钱,反被雇他杀人的汪海派人追杀。 奉命侦查相关命案的警探李鹰(李修贤)在查案过程中知晓事情另有隐情,亚庄并非冷血杀手,开始同其惺惺相惜,而在应对汪海势力的追杀中,两人更是结成生死之交。然而亚庄的命运,似乎是被注定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