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片《第七封印》观后感:对峙神明 亦敢换子

日期:2020-08-01 15:37: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380
再听《费加罗的婚礼》他们痛哭流涕。看《第七封印》没有人哭泣。演员对死神说,铁匠对随从说,观众都笑了。欲救欲害其命的神父的哑女最后说出唯一的话“it is finished”时,也无人哭。第一次在影院看

再听《费加罗的婚礼》他们痛哭流涕。

看《第七封印》没有人哭泣。演员对死神说,铁匠对随从说,观众都笑了。欲救欲害其命的神父的哑女最后说出唯一的话“it is finished”时,也无人哭。

第一次在影院看第一次看的伯格曼的片子,今年上影节有伯格曼系列,想补3部,只抢到其2。伯格曼说:我拍了5、60部,满意的大约10部,《第七封印》在其中。

命运是无情的,所幸人对于命运并非只能选择无情。

那只松鼠和死神的舞蹈是神来之笔,不讲象征,光是里的一盆野草莓,一碗牛奶,理想的“坚山”已经微流淌“泉”

伯格曼同期另一部片子叫《野草莓》小时候养蚕,树高如山,采桑叶,再采桑葚,桑葚甘香。光有理想,更需要野草莓。

特别留意下配乐,也值得再看。伯格曼片里说:他来了,他来了⋯

信仰是伟大的绝望

约翰福音第七章,第二十七节:

“只是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第十二章第三十七节:

“他虽然在他们面前行了许多神迹,他们还是不信他。”

“你们听是听见,却不明白,看是看见,却不晓得。”

绝望是伟大的信仰。木心

明天赶场,许久未见的小二郎,一日不见的伯格曼,东方西方。

其实整体看得不是很懂,不过台词很赞,金句频出,太帅,影片太精致。看经典老片总是会觉得很沉静很享受。

貌似意味很浓,15世纪的欧洲,欧洲,十字军东征,女巫,感觉很黑暗很压抑。上帝到底是否存在,信仰是不是就像片中扛着十字架自我鞭挞的队伍一样只是表演?如果不是,为何在灾难来临死亡来临的时候,上帝一直不出现?上帝一直沉默,魔鬼也不曾见到,死神却如影随形。也许就像忏悔时说的,也许上帝只是我们在为了对抗死亡想象出来的偶像吗?然而信仰再坚定的一样逃不过死神(比如随从的女管家)而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反而能跟死神下棋博弈周旋,最后还换得了小丑一家的生存。最后的最后,是他们跳着庄严之舞,步入了黑暗的国度。人间充满瘟疫,死去的人面目狰狞,活着的人充满了痛苦,死去的人却在跳着庄严的舞蹈。我们都恐惧死亡,却很难说活着是否真的比死去更幸福。

不过也许是因人而异吧。至少最后还是为小丑一家争取了生存的机会,所以,导演还是觉得人间比黑暗国度更有希望吧?如果像小丑一家那样善良,纯真,对生活充满希望,那么在人间也就可以幸福地活着了,而不在于,是否信仰上帝。

相关电影介绍:

第七封印

海滩边,巨浪滔天,英武的骑士布洛克(马克斯•冯•西多 Max von Sydow 饰)与黑衣死神(本特•埃切罗特 Bengt Ekerot 饰)摆下了一盘生死棋局。在下棋的过程中,骑士在回顾自己的人生,所见所闻暗合圣经的图景。十四世纪十字军东征后期,欧洲大陆瘟疫蔓延,民不聊生。布洛克曾遇到过马戏团的一对夫妻,丈夫笃信神明,无比虔诚,妻子则更加现实,唯命是从。他们的相濡以沫让幸福唾手可得。骑士在树林中邂逅了铁匠夫妇。铁匠非常粗鲁,他的妻子很是风骚,他们在树林里对着路人演出双簧,仿佛一对可笑的傀儡。最后,在经历过集体膜拜的祭奠仪式后,武士和他的朋友们再次遇到了死神,曾经的无助与恐惧,愤怒与怀疑,都化作了人生的诘问…… 本片获第10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